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书屋
    三十块金属锭,那可不少了。

    公良想了想,点头道:“可以。”

    “那就如此说定。”禽滑釐开怀大笑起来。

    他现在不缺灵石,就缺这些稀有金属。这些东西不管是在锻造,还是在他墨门的机关术上,都非常有用,让他怎能不高兴!

    在禽滑釐的相送下,公良离开墨门铸造兵器之所。当走出牌坊范围,他回头望了一眼,感觉十分古怪。其实在他看到有关于东土记载的时候,就感觉古怪。因为东土的一切和前世古代竟然有些相同的地方,却又不完全一样。

    不过,他知道,这地方绝非中国古代。

    因为中国古代绝没有这么浩瀚的荒莽丛林和荒人一族,也没有这么璀璨而丰富多彩的原始文明。

    “嘿,小子,你给爷爷站住。”

    公良刚刚走出墨门,就被大竜二竜两个憨货叫住。

    “有事吗?”公良问道。

    “小子,离阿依娜远一点,凭你这癞喇相,也想吃阿依娜那云中的飞鹄?真是瞎了你的贼眼,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记住,离阿依娜远一点,要不然我们兄弟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大竜二竜威胁了公良一下,就耀武扬威、昂首挺胸的走了。(癞喇:癞蛤蟆,飞鹄:天鹅)。

    公良都被气笑了,这两憨货,看来是忘了以前的教训,转头对米谷说道:“吐他们。”

    大竜二竜吃过米谷苦头,听到他的话,立马拔腿就跑。

    米谷最听粑粑的话了,口水顿时飞喷而出,一下正中两人。

    大竜二竜哪顶得住她的毒口水攻击,一下噗通倒地,在那边抽搐不停,看起来好可怜的样子。

    可怜之人自有其可怜之处,公良将他们一左一右,摆在写有“兼爱”两字牌坊的下面,让他们好好反省反省,感悟一下墨门兼爱非攻的境界。

    离开犄角旮旯的小巷,公良就在街上闲逛起来。

    神庙内城是大荒百部共治,其它中等部落和东土人的商铺以及住所都在第二重城墙之中,即使有人进内城来买卖,当晚也必须出去。这是神庙法令,违者杀无赦。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

    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忽然,闲逛中的公良听到一阵朗朗书声,心中一动,不由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何为无善无恶心之体?良知是心之本体,无善无恶即是无有私心物欲遮蔽之心,是天理,在未发之中,无善无恶之境。因是‘未发之中’,故不分善恶,无善无恶。何为有善有恶意之动?意本无善恶之分,当心欲入于其间,意就有善恶之别......”

    公良随着声音,走到一栋房屋前面,只见屋檐下一方匾额上写着“青阳书屋”四字。

    他还记得,来神庙路上,遇见一名叫季寓庸的四方游商,好像说他是青阳学宫的儒生,也不知这个青阳和那个青阳有什么关系?

    公良心里嘀咕着,站在书屋外面听了一会儿,感觉这教书人教的还算不错。

    过了一会儿,里面教书声音停了下来,书屋大门被打开,陆续走出一群健壮的小家伙和一名苍老儒者。

    苍老儒者和蔼的送别小家伙们后,才转身对公良说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小友,不如一起到屋中喝杯清茶。”

    “那就多谢夫子了。”闲来无事,公良也就没有拒绝。

    苍老儒者带着公良进屋,穿过走廊,来到后面庭院一处临水小谢中,一名老翁捧上炉火茶具伺候。

    公良打量着庭院,只见水池右边种着几株黄白蟹菊,此时正是菊花开放时节,一朵朵巴掌大的蟹菊盛开,绽放出一股浓浓的秋天喜气;而左边则有一株粗大金桂,恰好是桂花时,树上开满了金黄的桂花。微风吹过,一股迷人的桂花香,飘散在庭院之中。

    公良深深吸了一口,感觉是如此的迷人。

    他不记得有多久没闻过桂花香,多久没喝过桂味大红袍了。

    一时间,那故乡的山水漂浮在脑中,是那么的让人眷念。

    “小友看我这庭院如何?”苍老儒者摸着颌下白须问道。

    “夫子不俗啊!”公良由衷的感慨道。

    “哈哈哈哈......”苍老儒者闻言老怀大悦。

    此时水沸,前来侍奉的老翁娴熟的清洗茶具,泡茶。不一会儿,一股袅袅茶香就从茶盏中飘散而出。

    “请。”苍老儒者举起茶盏,向公良示意了一下。

    “请。”

    公良双手捧起,轻轻掀开茶盖,一股茶香顿时从中飘入鼻中,真香。再看那茶,色泽金黄,宛如玉琥珀一般,啜了一口,一口浅浅的涩意立即缭绕舌尖,但瞬间被一股甘甜所代替。好茶啊!即使在前世,他也没喝过这么好的茶叶。

    一时忍不住闭上眼睛,享受着这股别样的滋味。

    “粑粑,偶也要喝。”米谷小家伙看到粑粑那么享受的样子,也在旁边小声说道。

    公良一听,就将茶盏凑在她小嘴边,让她喝了一口。

    但那股涩意瞬间让小家伙的小脸纠结起来,顿时“哇”的一声,将口中茶全部吐到小榭外去了。

    看到小家伙的样子,公良和苍老儒者纷纷无良的大笑起来。

    “粑粑,那水水好难喝喔。”小家伙嘟着小脸气鼓鼓的说道。

    “你吸一口气试试。”公良说道。

    米谷依着粑粑的话,吸了一口气。说也奇怪,刚刚那股涩意随着这口气进入嘴中,竟然开始变得甘甜,一股股甜腻的口水瞬间溢满口中。

    “怎么样?现在不难喝了吧!”公良笑问道。

    “好难喝,偶才不喝那水水呢?偶要吃果果。”小家伙就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灵果咔嚓咔嚓的咬了起来。

    那娇俏的小模样,看得苍老儒者大笑不已。

    公良又喝了一口,才把茶盏放下,问道:“夫子这茶恐非凡种吧?”

    “这是百年前,我托人从东土带来,据说是青阳学宫昔年大圣手种古茶之籽。”

    说实在,公良前世并不是好茶之人,只是偶尔喝一些而已。但到了这里,太久没喝,竟然有点怀念那种味道。所以,就厚颜向苍老儒者请求道:“不知夫子这茶树可有新结茶籽,小子想带回去试种一下,看能不能种些茶树出来,也免得想喝茶之时,老是过来打扰夫子清静。”

    苍老儒者听到公良的话,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哈哈笑道:“这茶,也只有我们东土人来拜访的时候才有用,你们荒人更多的是喜欢喝酒,没想倒出了你这怪胎。”

    笑完后,苍老儒者摆摆手道:“不用茶籽,那茶树下有好多茶苗,等会儿自去挖一些带走就是。”

    “那就多谢夫子了。”公良连忙恭敬谢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