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再闹事
    倏然,米谷咻的一下,扇着小翅膀从桌案飞到空中,张嘴往下喷出一股口水雨,似乎怕口水被他们大盾挡住,还特地喷出一股如丝雨雾。

    这雨雾,正应了杜甫那句诗:“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只不过此刻,这润物却变成了害人。

    那霸道推人进来的一群人纷纷中毒倒地,但意识还在,眼睛能动,耳朵能听。

    一股非人的痛楚不停的折磨他们的**神经,以至于他们肌肉不停的抽搐,痛不欲生。

    若是可以,相信他们绝不愿意再尝到这种滋味。

    不管这些人如何,自始至终公良都没出过手,只是静静的包着撒尿荒牛肉丸,有种“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的意味。

    过了片刻,感觉这些人躺在摊位前有碍观瞻,公良才把他们挪到南北街相交处,通往神庙的地方放着,然后转身继续包肉丸去了。很快,撒尿荒牛肉丸就全部包好,围观的人连忙上前换取新鲜出炉的撒尿荒牛肉丸。

    一般换了肉丸后,这些人就会离去,但今天很奇怪,不仅没有离去,反而齐刷刷站在旁边,一边吃肉丸,一边静静的看着,好似在等待什么。

    公良看得摸不着头脑,却又全无头绪,干脆不管他们,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

    忽然,眼尖的米谷看到后面的幻无净,咻的一下,飞了过去。

    “姐姐,姐姐,偶跟你说吰,偶刚才...”

    小家伙扇着翅膀,摇着九彩尾巴,飞在幻无净面前,兴高采烈、眉飞色舞的说着自己刚才对抗坏人的英勇事迹。

    说着说着,她还不过瘾,就跑去拿了两个大大的撒尿荒牛肉丸,又从自己储物袋中拿出小椅子坐在桌案上,和幻无净继续讲自己的故事。偶尔幻无净也会说些宗门的趣事,听得小家伙圆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一副萌得不得了的可爱模样,幻无净的心都快被融化了。

    公良对大荒以外的东西也很好奇,偶尔听到——嗯,是偶尔,感觉不错,就侧耳倾听起来。

    过一会儿,幻无净发现他在偷听,顿时羞恼的哼了一声。

    这是女儿家的秘密,哪能让一个陌生男子听到,连忙抱着米谷走到一边,继续小声说着悄悄话。

    这下,公良就算想听也听不到了。

    差不多一个时辰左右,米谷口水失去效果。南北街道相交处,那群到公良肉丸摊捣乱的人,终于可以动了。

    一想到方才那股蚀骨磨心的抽痛,他们就暴怒不已。更让他们愤怒的事,自己等人竟然连大焱人的毛都没碰到,就被一天鸩部的小家伙给毒倒,这让他们引为奇耻大辱,大恨不已,齐齐爆发出一声冲天怒吼。

    当下,一行人拿起放在一旁的大盾和双面大斧,往公良肉丸摊跑来。

    到了北街,他们并没有直接去摊位,而是站在街心,冲公良大叫道:“大焱人,可敢出来一战。”

    这些人也是有点头脑,不敢过去,是怕被米谷喷口水。站在街心叫战,不怕公良不来,要不然一传出去,公良在大荒就名声扫地了。

    公良听到他们叫声,直接将摊位上的东西一收,取出星纹象龟盾和神犀宝骨,走了过去。

    米谷看到粑粑要去打架,再也不顾和幻无净说话,连忙收起椅子,飞了过去。她要帮粑粑去打那些坏人。

    公良连忙以心灵沟通小家伙,让她不要过来。这是他的战斗,没人能够代替。

    经过龙犀十二炼第一炼之炼皮后,他的肉身之力已经达到一犀之力,总算是能轻松的拿起星纹象龟盾和神犀宝骨。这一犀之力的一犀可不是他前世的犀牛,而是现在大荒中的神犀,据说是媲美真猛犸的存在,无比的厚重伟岸,一踏之下,地动山摇,无人敢抵其锋。

    公良手持星纹象龟盾和神犀宝骨来到街心,站在一群罗陀部人面前,说道:“你们是想单挑,还是群战?”

    “什么单挑群战?”阿鲁亚不解道,他显然是这群人中的领头。

    “单挑就是一对一,你们那边出一人,我这边也出一人;群战就是我、米谷还有圆滚滚一起,与你们决战。”

    罗陀部人虽然莽野霸道,但并不代表他们傻。

    想到天鸩部小东西的厉害,和方才那种非人的痛苦折磨,直接把什么群战之类的玩意儿抛诸脑后,连忙说道:“我们与你单挑。”

    “那好,你们谁先来。”公良重重的将星纹象龟盾拄在地上,问道。

    “我来。”

    阿鲁亚走出人群,他对公良已经恨到了极点,一上场,就弯腰低头,斧敲盾面,发出一阵干扰的粗重声响。这是荒人最常见的决斗方式,也是最莽野最原始的碰撞。

    公良对他的干扰视若无睹,右手抓着神犀宝骨放在肩上,左手扶着星纹象龟盾,看他耍猴,静候他进攻。

    阿鲁亚手持大绕着公良走了一圈,见他全无防备找死的模样,感觉到自己被深深的鄙视了,顿时暴怒,手持大盾往前冲去。

    待到身前,只见他一跃而起,手持双面大斧往公良劈去。凛冽的斧芒在阳光照射下,发出一道狰狞的血光。

    只是他太高估自己,也太低估了公良。

    就在此时,公良猛然抓起星纹象龟盾往前掷去,龟盾疾速旋转,上面的纹路变成一道美丽的黑白图案,让人叹为观止。

    阿鲁亚根本无心欣赏,眼见星纹象龟盾飞至身前,顿时大喝一声,再次加力,将双面大斧狠狠的劈在星纹象龟盾上。星纹象龟盾爆发出一道星纹挡住利斧,虽安然无恙,但也被两面大斧的重力劈飞出去。

    公良快步上前,抓住被劈飞的星纹象龟盾,顺手将神犀宝骨如旋风般狂舞而出。

    风声凛冽,刮得人脸面嘶疼。

    阿鲁亚身在半空无法借力,根本无法抵挡神犀宝骨的威力,一见不好,连忙翻身躲过神犀宝骨的攻击。

    公良岂会轻易放过他,旋转的神犀宝骨顺势往前扫去。

    赫赫风声,刺入耳间,阿鲁亚哪敢硬接,连忙将大盾仍在脚下,跳上去,一脚划地,往后飞退。

    公良没想到他这么粗壮的人,竟然能把盾牌玩得这么滑溜,都赶得上前世的滑板了。一时之间,看得目瞪口呆。但他没想过就这么放过这家伙,因为一切事情都是他惹出来。当下快步上前,身子如箭矢般往前射出,只是片刻,就追上阿鲁亚,手中神犀宝骨立即疾速挥出。

    一瞬间,一股撕裂空气的宏大声音,轰然作响。

    兵器未至,声势已然非常吓人,阿鲁亚再躲已然来不及,只能跳下大盾,用尽所有力气,举盾相迎。

    但瞬间,他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得非常离谱。

    “嘭”

    神犀宝骨的巨大力量,直接将大盾砸得粉碎,未尽的力气落在身上,阿鲁亚情不自禁的往后飞去,重重砸在地上,嘴角鲜血直流,生死不知。

    阿鲁亚的同伴一见他出事,顿时大吼着冲了过去。

    “旋风锤”

    公良来者不惧,疾舞神犀宝骨。那些人不知死活,竟然直接往神犀宝骨撞去,瞬间,一个个被砸飞出去,口吐鲜血倒地,晕了过去。

    米谷看到他们这么多人竟然敢欺负粑粑一个,哪肯善罢甘休,咻的一下飞过去,往他们身上猛吐口水,还用脚在他们脸上狠狠的踩着。

    “看你们还敢不敢欺负粑粑!”小家伙一边踩,一边气呼呼的嚷嚷道。

    幻无净在旁边看到她的可爱模样,掩嘴笑了起来。

    胆小的圆滚滚一直躲在旁边观看公良与那些人的决斗,这时看到米谷踩人,感觉好好玩,也屁颠屁颠的跑过去,跳到那些人头上踩着,偶尔还会魔性的摇摇它的肥臀,看得围观的人哈哈大笑起来。

    公良拍了下额头,这憨货,真是没救了。

    巡察队听到动静,走了过来。

    公良也是北街的巡察者,巡察的人自然都认识他。

    “公良,怎么回事?”巡察队中,大焱部的兀蒚问道。

    “这些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过来就抢我的东西,结果就成这样了。”

    兀蒚看了下倒在地上的人,说道:“这些是罗陀人,向来与我们大焱不对付。估计是欺你年幼,过来捡便宜,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你要记住,以后遇到罗陀人的挑衅,能避则避,不能避就直接打,打不过就走,要不然被他们抓住,会有苦头吃。”

    “他们部落为什么和我们不对付?”公良好奇道。

    他原本以为大焱部已经很强,是可以在大荒横行无忌的存在,没想到还有人敢挑衅。

    兀蒚摇摇头道:“这我怎么知道,已经很久了,但听说当年祖地灵气散尽后,我大焱部就是被他们联合其他看我们大焱不顺眼的部落一起驱逐出祖山附近,说起来我们也是因祸得福,要是在祖山附近还不知现在会怎样?”

    公良没想到还有这种狗屁倒灶的事,看来这次自己是当了部落的替罪羊。

    “这些人我带走了,不关一阵,这些家伙又会过来惹事。”

    “多谢了。”

    “客气什么?”兀蒚招呼巡察人员把中毒受伤的悲催罗陀部人带去神庙地牢。

    没戏可看,围观的人顿做鸟雀散,公良摊位这边总算清静了。

    ....................................

    ps:(吰:在这里是口语,没有后鼻音,作“ho”,第一声)

    找不到我想要的那个字,只能用这个代替了。

    蒚:读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