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百味揉杂
    幻无静随公良一边走,一边四处看着,她从未见过如此多奇奇怪怪的花草树木,一时竟有点忘我。

    忽然,她看到头前地面长着一棵形如兰花,却开着螳螂般淡黄花朵的小草,不由走了过去。

    仔细观察,她发现花朵上还有两个黑色斑点,点缀在上面,就好像眼睛般,让螳螂般的花朵看起来更加生动。

    看了一下,忍不住心中好奇,就伸手往螳螂般的花朵轻轻点去。谁知那螳螂般的花朵忽然动了起来,慢慢收缩,最后竟然缩成一朵如同未开莲花的花蕾,非常的神奇。

    继续往前,前面又有一棵如兰花般的小草。

    只是这草却不像前面那般翠绿,叶如剑而殷红,中间开着一朵脂白小花。这花就像一只小蛙,静静的趴伏在那里,仿佛在等待什么一样。

    幻无静看得好玩,就用如意拂尘玉柄轻轻的碰了一下。

    蓦然,那脂白小蛙“呱”的一声,吐出一条殷红长舌,然后又迅速缩回去,静静的趴在草心。

    仔细一看,哪是什么舌头,分明是这形如兰花草的殷红剑叶,只不过那剑叶从脂白小蛙中间刺出,让人以为是舌头罢了。看来这根本不是什么兰花草,兰花草哪有这样子的。

    “喜欢吗?”

    公良见她在小草前停留,上前问道。

    幻无静摇了摇头,她对这东西只是好奇而已,还远远谈不上喜欢。

    再往前走了一阵,眼前忽然出现一片藤蔓,藤蔓上花开朵朵,有的刚刚结出青嫩果子,有的果子却已经有拳头大,透出一派橘红之色。

    公良看着藤蔓间垂下的一个个如同小金瓜的果子,不由对小屋中的儋耳人问道:“这瓜能吃吗?”

    “能。”儋耳人坐在屋中,头也不回的说道。

    听到能吃,公良就从上面摘下几个看起来比较成熟的小金瓜分给幻无静、米谷和圆滚滚她们,然后自己也摘了一个吃了起来。谁知刚刚咬下一块果肉,一股浓厚的酸涩口感就传入口中,瞬间整个脸都忧愁了起来。

    “噗”

    刚一入口,米谷就将咬下来的果肉全部吐出,气鼓鼓的将手中小金瓜狠狠的扔了出去,然后瘪着小嘴儿向粑粑控诉道:“粑粑,这果果不好吃。”

    “难吃死了。”

    圆滚滚也在旁边嗷嗷叫道。然后就见它把小金瓜仍在地上,踩个稀巴烂。

    幻无静轻轻的将果肉吐在一边,不是她不想矜持一点,委实是这东西太难吃了。

    公良也跟着吐出果肉,看到小家伙的表情,连忙安慰道:“没事没事,我们吃天香果。”

    他赶紧从空间中取出几颗天香果递给幻无静、米谷和圆滚滚。

    幻无静咬了一口,一股香甜的果汁立即遁入口中,将刚才的酸涩味一扫而空。不仅如此,或许是调和了小金瓜的酸涩味,这天香果的味道变得与众不同起来,带着一股她从来不曾尝过的别样味道,就如初初遇见的甜蜜,让人回味无穷。

    幻无静抬头望了公良一眼,迅又低头吃着天香果,好像刚才一幕从未发生过般。

    米谷喀嚓喀嚓三两口吃完天香果,才感觉口中的酸涩变少,但心里还是很生气。

    转头看了一下,发现靠在小屋中休息的儋耳人。刚才就是他说果果能吃的,咻的一下飞过去,恼怒的冲他吐了一口口水。

    公良连忙叫道:“米谷,不要乱吐口水,快给他解毒。”

    米谷不依了,叽里呱啦的说道:“粑粑,他让偶们吃那么难吃的果果,偶要吐他。”

    “好啦好啦,说不定我们不喜欢,别人喜欢吃这种果果呢?快点给他解毒。”

    米谷听到粑粑的话,气呼呼的瞪了儋耳人几眼,才慢慢吞吞的往他身上又吐了一口口水。

    儋耳人一解毒,顿时连滚带爬的来到公良身边,大叫道:“大焱人,我真的没有骗你,这瓜真的能吃,就是还没熟,要等瓜变成金黄色才能吃。”

    “刚才怎么没说?”

    “你不是没问嘛?”

    公良乜了他一眼,刚才估计是这家伙想看他们笑话,所以才没告诉他们小金瓜还没熟的事情。如此说来,这家伙被米谷吐口水也是活该。

    儋耳人见米谷依然气鼓鼓的瞪着他,生怕这天鸩部的小家伙再吐口水,连忙飞速跑到园圃之中,摘了几朵如同喇叭的粉红小花,一人给了他们一朵,然后热情的说道:“这东西很神奇,吹一下就会发出声音,我也是刚刚得到不久,你们试试。”

    公良听到他的话,将信将疑的将粉红小花凑在嘴边吹着。

    粉红小花的喇叭上立即传出一阵如人轻吟,好像女娘的歌唱,好像伊人的呢喃,又好像是几个女娘在窃窃私语,非常奇特。

    旁边米谷和幻无静、圆滚滚看到这么有趣,立即拿起粉红小花吹了起来。顿时,一阵声音入耳,非常神奇。

    儋耳人见他们喜欢自己送上来赔罪的礼物,也不打扰,继续回小屋休息起来。

    幻无静哪曾见过如此神奇的东西,随即放下女孩的矜持,和米谷、圆滚滚一起吹着粉红小花,玩闹起来,快乐得不得了。

    公良看她一派女儿家天真的模样,不由笑了起来。

    她们几个就这么的拿着喇叭般的花朵,一边吹,一边往前走去,玩得好不欢快。

    倏然,草木间窜出一条树藤,拉住幻无静的脚腕。

    幻无静只顾和米谷、圆滚滚她们吹粉红小花玩闹,忘记提防,一下被拉得一个踉跄,往后倒了下去。

    公良在后面一看,连忙快步上前,揽住她的纤纤细腰。

    低头望去,惊慌失措的幻无静是如此的可人。那弯弯的琼鼻下,宛如樱桃般的柔唇微张,露出里面的丁香小舌,让人有股冲动,忍不住想要凑上去含住轻吮,细细轻咬、品味。

    一时,心动,意乱,情迷,慢慢低下头去。

    幻无静哪曾与男子这般亲密接触过,腰间传来的男子体温,让她芳心悸动,而迎面扑来的雄浑男子气息,更是冲击得她脑中一片空白。

    这时,她全然忘了自己是水月净土宗新一代中最出众的弟子,全然忘了自己修行多年的功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公良慢慢低下头来。

    胸前小蓓蕾起伏不定,心脏不知怎么回事,“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仿佛要从胸腔跳出来,刹时心中一片慌乱,却又隐隐夹杂着些许期待。

    一时间,百味揉杂,怎个了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