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又是树藤惹的祸
    圆滚滚在公良怀中使劲挣扎着,它今天要给公良一点教训,要不然他老是教米谷那小屁孩捉弄自己。

    哼,他以为它圆滚滚好欺负吗?

    它可是一只会功夫的熊猫,它也曾经打杀过一个人,它已经不是以前那只任人欺负不还手的圆滚滚了。

    它好厉害的。

    “嗷嗷嗷嗷”

    身子被公良抱着不能动,圆滚滚就张开大嘴往公良脸上咬去。

    公良歪着脖子躲开,这家伙虽然不敢用牙齿咬实,但真的会把嘴咬在你脸上,弄得你整个脸都是口水,非常恶心。被公良躲开头,圆滚滚就咬在它肩膀的衣服,疯狂的左右撕扯,不一会儿,那衣服就被撕开。

    一滴滴口水从它嘴里滴在身上,湿答答的,超级恶心。

    瞬间,公良感觉全身都不好了,连忙说道:“好了好了,不要再生气了。我拿青金橘给你吃,那东西酸酸甜甜的,非常好吃,你都还没吃过。”

    青金橘圆滚滚也知道,前几天进空间的时候它见过。

    只是那时候看到那果子怪怪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熟,就没有去摘。现在听公良说果子熟了,就停下动作,嗷嗷叫道:“我要十颗青金橘。

    “哪有那么多,最多给你三颗。”公良怎么可能给它这么多,青金橘,极力压价道。

    圆滚滚想了想,好像也感觉自己说多了,就主动降价道:“那就九颗。”

    “四颗。”

    “八颗。”

    “五颗,最多只能给五颗,要不然就什么都没有。”公良说道。

    圆滚滚想了下,就点了点头。这是它第一次从公良手里拿到这么多东西,瞬间开心得不得了,在旁边扭着屁股“啦啦啦啦”的唱起了乱七八糟的歌来。

    公良瞄了它一眼,无语,懒得说,就从空间里面摘下五颗青金橘给它。

    圆滚滚接过手,立马屁颠屁颠的跑回刚才躺的地方坐着,“哼哼哧哧”的吃了起来。

    青金橘并不大,和公良前世的金桔差不多,只是颜色如青金石般,上面布满了星空般的星星点点,十分奇怪。

    给了圆滚滚青金橘后,公良就又从空间摘了一些出来,给了米谷几颗,又抓了一把递到幻无静面前,道“你也试看看,这青金橘酸酸甜甜的,味道不错。”

    “嗯...”

    幻无静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在青金橘上擦了擦,才低头遮掩着放入口中品尝。只是瞬间,一股微酸的感觉随着咬破的青金橘传入口中,但下一刻,就被一股甜蜜代替。

    五颗青金橘根本不够大肚子的圆滚滚吃,即使是它一个一个的扔进嘴里慢慢吃,还是一样。

    吃完后,看到公良他们也在吃青金橘,圆滚滚立马屁颠屁颠的爬过去,叫道:“公良,我还要吃青金橘。”

    公良没好气的瞪了它一眼,道:“吃什么吃,这么肥了吃,一边去。”

    抬起头来,见幻无静已经吃完一颗青金橘,不由轻声的温柔问道:“怎么样,好吃吗?”

    “嗯...”

    幻无静轻轻的应了一声,又拿起一颗青金橘放入口中,仔细品尝起来。过了一会儿,只见她对公良说道:“你知道这果子叫什么吗?”

    “不是青金橘吗?”公良诧异道。

    幻无静摇了摇头,“宗门记载,此物名为碧玉桃,食之能使人聪慧,还能增强自身长处。”

    “碧玉桃?”公良拿起一颗青金橘仔细看了一下,怎么也看不出这东西有个桃的样子。

    幻无静伸手指了指下面道:“你看这里,是不是像桃子。”

    被她这么一说,公良转着青金橘看了一下,发现这东西还真的有那么一点桃子的模样。但也仅此而已,其它不管是味道还是什么,青金橘都和桃子联系不起来,味道倒更像他前世吃过的金桔。

    不过他也没纠缠这一点,反正爱叫什么就是什么。

    一样东西多种名字的他见得多了,就比如学名叫荸荠的马蹄,闽南叫葱藕;潮汕称钱葱;湖北说是蒲荠;湖南有的叫糍米,有的叫萁米,有的叫糍谷;江西呼为呸之;四川名糍谷儿;重庆又有蒲青之说,其它还有浮须、地梨子、水栗、白地栗、芽菇、莆萱、莆萩、黑三棱、芍、乌芋、莳菇等等之类的叫法。

    不只这个,单单是前世最为普通的马铃薯,就有的叫土豆,有的叫洋芋,有的叫地蛋,有的叫番仔薯。

    所以说,一种东西,多种名称一点也不奇怪。

    吃完东西,公良对幻无静问道:“你有想去哪玩吗?”

    幻无静摇了摇头。

    “那我带你继续去看那些奇花异草好不好,我们上次都没看完。”

    想起上次的事情,幻无静的脸又是羞红一片。轻摇着下唇,心中十分犹豫,但又忍不住好奇,想去看那里面那些奇奇怪怪,与东土完全不一样的花草树木,思量一番后,最终点了点头。

    “那我们走吧!”公良就叫上圆滚滚,带着米谷和幻无静往花草树木交易的地方走去。

    上次公良本来是想带幻无静去看会唱歌的花,还有会发出悦耳声音的树,只是不小心发生意外,就没有继续看下去。

    有过一次经验,这次幻无静小心多了。

    只是再如何小心,到了上次被绊倒的地方,那树藤还是又神出鬼没的从花草丛中伸了出来。

    速度之快,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人措手不及。

    幻无静没想到自己已经很小心了,还是被绊到,顿时一脚踢去。谁知道不踢还好,一踢更加糟糕,后面连续伸出几条树藤,飞快缠住她的脚,往后拉去。

    原来这种树藤只要你别动就没事,但只要动了,它就会感觉你要攻击它,使出所有手段来对付你。

    “啊...”

    树藤拉住幻无静的脚,不停的往后拉去。幻无静对敌经验少,猝不及防之下,竟然难以使出手段对敌。

    旁边公良一看,迅速上前,一把抱住幻无静的腰肢,右手抽出大狗腿飞速往树藤砍去,顿时,那些树藤被劈断开来,公良连忙带着它迅速离去。后面的圆滚滚和米谷立即跟上。

    离远一点,公良才把紧紧抱住的幻无静放开,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幻无静摇了摇头,连续两次都被他抱在怀里,她感觉好丢人喔,一张脸已经羞得火红,热乎乎的,不敢抬起头来。

    公良生怕再出现什么意外,就拉着她的手,再前带路。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疑,抓着她的时候,还轻轻的揉了一下。

    幻无静咬着下唇,也不知道该怎样,只好任她拉着,一颗芳心早已经跳出了正常人的频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