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初
    园圃之中,奇花异草无数。

    红花绿树寻常事,紫叶褐须黄白身也没什么可奇怪。

    最怪的是那花看起来是花却不是花,那草看起来却不是草,那树看起来却不是树的东西,才让人惊奇。

    只是这些,幻无静却无心欣赏,手中传来的温柔让她依旧羞得地下头去,脑中一片空白,只能任公良牵着,往前走去。

    阳光从上空照下,在花草间洒落斑斑点点的痕迹。

    两人在其间行走,看起来是如此的美妙,好一对纯情的青涩男女。

    那小手是如此的温润,如此的柔滑。公良一边走,一边不露痕迹的微微揉着。凭良心间,两世为人,他还不知道牵着一名女孩的手是这么美妙。因为前世他是只单身狗,从来没这么正经八百的拉过小女孩的手。

    这一刻,那颗直男的心动了。

    那是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无法自拔。

    他好想就这么的牵着女孩的手一直走下去,直到永远,永远。

    但,地方到了。

    前面就是能唱歌的花的所在,公良不得不停下来。

    幻无静感觉到他停下来,不觉抬起头来好奇的看着,只见眼前是一棵高越两米的小树,上面挂满了一朵朵含苞欲放的纯白花朵,异常美丽。

    公良见她投来好奇的目光,也没解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猛然用力往前吹去。风吹动,那些含苞欲放的花朵突然绽放,从里面跃出一蕾蕾如同穿着粉红小裙的姑娘,在花朵边翩翩起舞起来。

    一阵阵清音随着舞蹈飘了出来,歌声婉转,就如山间的潺潺溪流般浅吟低唱,独具风韵;就如露滴竹叶般嗒嗒作响的凄美,耐人寻味。

    良久,声歇。

    公良看着她,轻声问道:“好听吗?”

    “嗯...”

    幻无静眼中一片空明,还沉醉在美好的意境之中,无法自拔。

    看着她樱红的嘴唇,娇翘的琼鼻,皎洁容颜,柔腻的肌肤,公良情不自禁伸出右手,轻轻挑起她的下巴,吻了起来。

    这是无法言语的温柔。

    幻无静不知道他会这样,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那男子的气息冲击得她几乎窒息,一时间,竟来不及呼吸,只是瞪着大眼,傻乎乎的任公良吻着、咬着、舔着。

    虽然她也是修行人,但从来没有闭息这么长时间。

    过了片刻,就忍不住大口大口呼吸起来,一张脸红得犹如火烧一般,不知该如何,下意识想逃得远远的,转身就走。

    但当她转身之时,却被公良一手抓住,拉了一下,瞬间整个人都,落在了公良怀里。

    公良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看着脸红如火的幻无静。

    此时的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爱,忍不住再次低头,咬住她的柔唇,轻咬、慢吮。

    幻无静张着嘴,傻傻的,脑中一片空白。

    公良的舌头循着那柔唇,闯入檀口,与那小灵舌纠缠在一起,肆意揉弄。

    初出宗门,从未见过男子,一片清纯天真的幻无静那见过这阵仗,顿时无力的瘫软在他的怀中,任他轻薄。

    圆滚滚在旁边看公良和幻无静咬了咬去,也不知道在吃什么,就走过去,想要问看看他们是不是在吃什么好吃的。公良感觉到它过来,哪会让它破坏自己的好事,手一挥,就把它收进了果子空间中,顺带着连米谷也收了进去。

    良久,唇分。

    幻无静娇羞的低下头去,恰是这一低头的温柔,像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公良轻轻的在她额头吻了一下,说道:“以后我叫你静儿如何?”

    “嗯...”

    幻无静羞赧的低着头,轻轻应了一声,娇柔的靠在他的肩上。

    在纯是女修的宗门中,从没教过她男女之间的事,她也不知道。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对于公良的轻薄,却没有抗拒。或许,在初初遇见的时候,她已经对他有了那么一丝丝好感,只是自己不知道,隐藏在心底而已。

    公良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吹动前面小树上长满了含苞欲放的纯白花朵。

    花朵再次开放,一阵声音随之传送出来。

    但此时听到的声音却和刚才的听到的有些不同,让幻无静心底感觉到了一丝雀跃、欢喜。

    之后,公良就拉着幻无静的手在花草树木交易的地方随意逛着,但此时幻无静的心却早已经不再风景之上,是不是偷偷拿眼看着旁边的人儿。

    静真回到客栈,看到徒儿抱着双腿坐在床上,下巴顶着退,目无焦距的看着地面傻笑着。

    “无静,遇到什么开心事了,说来和师傅听听。”静真笑着问道。

    她还不知道自己徒弟已经被公良夺去了初吻,要是知道,估计得马上飞过去一掌劈死他。

    幻无静听到师傅的声音,终于回过神来,她哪敢跟师傅说和公良的事情,那多丢脸,连忙说道:“没...没什么,徒...徒儿没遇到什么事,就是看到一棵会唱歌的树,感觉好奇怪。”

    静真也不疑有它,就说道:“这大荒之中,荒莽之地,不像东土开化,人流众多,很多地方还保持着非常久远以前的样子,所以蕴育出一些东西也不奇怪。”

    “哦...”

    幻无静应了一声,看着地面,又想起那无名花前公良的吻,一时羞红了脸。

    静真感觉徒弟今天怪怪的,但看她没什么事,也没去灌,自去做自己的事了。

    自此日起,公良带着她逛扁神庙的没处角落,还带她出去狩猎,领略大荒的无限风光。

    幻无静除了宗门,根本没除外过,顿时被大荒的苍莽魅力惊讶得合不拢嘴。

    公良喜欢上了这个女孩,自不免搂搂抱抱,两人的感情急剧升温,虽然不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也是无分彼此,幻无静的一颗芳心已经紧紧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可惜好景不长,过了一阵,静真炼制完公良的铠甲,回来就对幻无静说道:“无静,这两天你准备一下,我们回去了。”

    “哦”

    幻无静应了一声,但心绪四飞,早不知飘到哪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