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虫壳
    “东土丝绸,柔滑细腻,以物换物,不要灵石。

    “东土兵器,东土大师所铸,斩金切玉,劈柴砍树,无所不能,以物换物,不要灵石,走过路过,千万莫要错过。

    “东土陶器,东土极品之物,精美绝伦,装酒盛饭,居家妙品,不要灵石,随便什么东西都能换,需要的过来看看啦!”

    “东土宗门大师炼制丹药,解毒、驱虫、疗伤、治病,今日特价出售,也可以物换物啦。”

    ......

    一路前行,公良听着路边传来的东土摊贩叫卖声,不由摇了摇头。

    东土和大荒一样,大小诸国林立。只是到了这边,荒人哪里知道你是哪国,也没人管你,只记得一个东土招牌。所以到了大荒,不管大国小国,都很自觉的称自己是东土人,要是说你是哪国人,鬼才知道。

    在大荒之中做生意,最好赚钱的无疑是以物换物。

    因为大荒之中,珍稀之物遍地皆是,有时随手抓起一根草,就是灵草;拾起一块石头,都是上品炼器材料,至不济也是美玉宝石之类。这些东西虽然在大荒不值钱,但到了东土,去除外面朴实石皮,稍微雕琢一下,随手就能换到超过原本价值千倍万倍的东西。

    所以,在大荒做买卖的人都喜欢以物易物,对灵石买卖反而没什么兴趣。

    因为这样子,才能从荒人手中捡漏,而且不会有人说什么,用灵石哪有这等好事。

    第二重城门通往第三重城门神庙内城的大道所在,原本只有第二重城门附近盖有酒肆、客栈、商铺等做买卖的店铺,而摆摊的都是在这些商铺前面。

    如今人多,有些人就接在这些商铺旁边盖房子做起了买卖。

    那些东土游商的巨龟就排在商铺边上,一直往神庙内城的城门口延伸。

    公良发现,做买卖的不只有东土游商的巨龟;还有一头头载着货物的巨兽,和一艘艘两三层楼阁高的飞天商船;有的人只是用储物戒带大量货物而来,到了这边才临时从车师国租借五彩云车摆在这里吸引客人。

    一排排巨龟、巨兽、商船、五彩云车,井然有序的往远处排去,直到神庙城门口,蔚为壮观。

    这些家伙做生意的头脑也是贼精,知道神庙不能进去,就直接把东西摆在神庙与第二重城门之间的大道上,既可以照顾到神庙中的大客户,还可以顺便捞些中等部落这边的小鱼小虾,真是绝了。

    公良看了下那些坐在巨龟上做买卖的东土游商,并没有自己认识的季寓庸,就懒得再看。

    忽然,前面传来一阵骚动,巡察队伍把一个摊位包围起来,让人无法进去。

    公良心中好奇,就让黑猛犸多吉走了过去。

    人群中已经人挤人,前面的人发现后面还有人挤过来,顿时不满的转头怒瞪。等发现是块头巨大的上古真种黑猛犸时,立马换成一副良善纯补模样,往旁边挪了挪。这位大大可不能惹,上古真种,惹了,那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不一会儿,公良就靠近巡察队伍围起来的摊位。

    只见里面一名大荒莽野汉子和一名东土壮汉拉扯着一块一抱大小,全身黝黑的东西。

    韫瑶坐在火狻猊上,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莽野汉子委屈的诉说道:“上使,这东土人要换小部东西,小部不愿换,他就打小部,还要强抢。”

    韫瑶一听,柳眉直竖。

    “什么强抢,我不是给你灵石了吗?”那东土壮汉连忙辩解。

    “谁稀罕你那灵石了,我要换灵盐。”莽野汉子大叫道。

    东土壮汉看到这么多人围观,又有巡察队伍在,不好强要,只好说道:“不换就不换。”说着,拾起扔在地上的灵石,就想走人。

    韫瑶听清事情经过,冷笑道:“虽然我荒人心性淳朴,但也不容许你们东土人在这边胡作非为。嬿儿、菡儿,把他抓了,关入神庙地牢,待后处置。”

    东土壮汉一看不妙,撒腿就跑。

    韫瑶抓起手中长矛飞速掷去,瞬间刺入那人小腿之中,鲜血飞溅。那人疼得躺在地上,抱腿痛苦大叫。女雀部人立即上前,粗鲁的拔出长矛,给他敷上伤药,然后一巴掌拍晕,扔在了坐骑上。

    旁边围观的人看得直吸凉气,心中暗暗警告自己:千万不能在这里惹事,要不然后果不妙。

    他们不清楚,自从女雀部女娘到这边巡察后,第二重城墙范围内的买卖纠纷至少少了一半以上。

    韫瑶收回族人送过来的长矛,看了莽野汉子一眼,顿时拿起长矛狠狠的打了下去。那莽野汉子不敢躲,只好乖乖站在那里让她打。

    打了几下后,韫瑶才停下来说道:“你也是个无用蠢货,人家打你难道你就不会还手吗?平白被人打了,置我荒人威严于何地。换完东西后,自去荒神面前领罚,最少要跪三天,要不然被我看到,有你好看。”

    “多谢上使,多谢上使。”

    莽野汉子被打,不仅没有懊恼发怒,反而感谢起来。

    公良在旁边看得都不知该如何说了,这人也是贱,被人打还感谢,照他说也应该一起关入神庙地牢反省反省才对。

    他有时候还在用前世眼光看待大荒事物,哪里知道大荒百部对下等部落和莽野部落的威严。予生予死,予取予夺,不过是在上部一念之间而已。

    女雀部和雨师部的人处理完事情,就继续往前走去。

    公良看那莽野汉子手中的东西有点奇怪,就跳下黑猛犸,走了过去。

    那莽野汉子正要转身收拾东西,看到公良过来,连忙迎上前去,恭敬叫道:“大焱上使。”

    公良点了点头,道:“把你手中那东西给我看看。”

    莽野汉子连忙恭敬呈上。

    公良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这东西好像是甲虫类虫子背部的甲壳,黝黑的颜色表面晃着一层明光,抓了一下,感觉很硬的样子。他就拿起大狗腿用力砍去,刀看在上面,好像砍在柔弱的皮革一般,往下陷落,但随即弹了起来。仔细看,甲壳上竟然一丝刀痕也没有。

    他再次用真气刺了一下,甲壳还是丝毫未损。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这么坚韧,他就把甲壳放在黑猛犸多吉脚下,让它踩一下。

    “嘭”

    一阵地动山摇,甲壳被踩得扁平,但随着多吉收回粗腿,甲壳迅速恢复如初。

    看来这东西有非常坚韧的性质和伸缩性,最重要的是入手很轻,几乎没什么重量。这可是难得的铠甲材质,怪不得那东土壮汉要抢。

    公良觉得这东西不错,就想拿去请禽滑釐帮忙给米谷做一副铠甲。

    这小东西在天上飞,穿这种轻柔坚韧的铠甲无疑最合适。

    于是,他就对莽野汉子问道:“你还有没有这种东西?”

    “有有有,小部这里还有很多。”莽野汉子连忙从腰间解下纳物宝袋,递了过去。

    公良打开一看,一袋子都是甲壳类的东西,不由问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莽野汉子摇了摇头,道:“小部不知道,不过有点像虫壳。小部也是无意中在山中发现这东西,感觉很硬,就带过来看看能不能换点灵盐。”

    倒是和自己想法差不多。见他要换灵盐,公良就从空间中取出一堆水晶灵盐出来,问道:“这些够了没有。”

    “够了,够了。”莽野汉子看到一大堆上品的水晶灵盐,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公良将所有甲壳收起来,又问道:“你还有没有这种东西?”

    “小部这里没有,不过山里还有一些,上使若要,小部可以去捡。”

    “那你去捡吧!有多少捡多少,过几天我再过来看看。”

    “是,小部回头马上捡来给上使。”

    “嗯”

    公良点了点头,就跳上黑猛犸,继续往前走去。

    在大荒之中,水晶灵盐属于硬通货之一,自己空间中的水晶灵盐已经快用完。公良想着,是不是找个时间,再去玄蛄部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