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灵纹铠甲
    公良回到五彩云车内,只见里面东西被狂风吹得乱七八糟。

    因为迎面而来的风势太强,瘦弱汉子不得不蹲在车头开五彩云车,时不时露头观察一下前面地形,然后继续蹲下,避免受到高空寒风侵袭。

    五彩云车前的车窗也是用玉珀所铸。

    玉珀经过火烧后,质地会变得柔弱,这样才能随意变形制成车窗。

    也正是因为车窗柔弱,所以被大凶跂踵踩进来后,只是断为三段,并没有碎成一块一块。

    公良看着不停往里面吹来的狂风,感觉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想了下,就从空间取出两根圆木,顶在车厢两边的车壁上,然后将断开的车窗放在前面,再用兽筋紧紧绑住。

    如此一来,迎面刮来的强风总算变弱,至少不像方才那样,刮人脸皮撕疼,让人站都站不稳,想要飘起来。

    弄好后,公良发现圆木还不大牢靠,有被风吹走的危险,他就又取出几根圆木顶在上面,这才稳固下来。

    纳物宝袋虽然能存储活物,但并不能放太长时间。

    他连忙把米谷和圆滚滚从空间放了出来,免得被人疑心。

    圆滚滚一出来就四处紧张的看着,发现没事后,才放下心来,拉着被吹到后面柔弱兽皮继续趴着睡觉。

    米谷飞到粑粑身边,抱着粑粑的脖子亲昵的蹭着脸脸。蹭了一会儿后,小家伙又说道:“粑粑,你不要老是把偶放到里面去,偶可以帮你打大坏鸟,偶好厉害的。”

    “知道了,小屁孩。”

    公良笑着在小家伙额头亲了一下,紧紧的把她抱在怀中,这可爱的小家伙。

    米谷开心的笑着,她最喜欢粑粑这样亲她了。

    一时开心得满脸通红,双眼都乐成了一眉弯月。

    此后五彩云车一路顺风,直到神庙也没出过任何情况。

    等云车降落到车师国停放云车的场地,早有匠师等候在此。等云车停好,他们就上前对云车损坏的部位修的修、补的补、换的换。这些都不关公良的事,拿了点灵石谢过瘦弱汉子,再缴过坐车灵石的费用后,他就离开车师国驻地,在中等部落与东土人聚居的街道上闲逛起来。

    祭典临近,不只来自诸部的荒人增多,连东土人也多了不少。

    这些人中,有商贩、有修行者,也有无事晃荡的公子哥、落魄的江湖侠士、离开宗门游历的菜鸟。

    当然,这些人几乎都有同一个目的,那就是想趁着神庙十年祭典的机会,看能否从中寻摸到一些宝物。

    一句话,这些人就是来这里淘金,捡漏的。

    但好死不死,还真的让一些人淘到了宝贝,捡了大漏。以至于一些东土人整天无事在街道上浪荡,就奢望遇到傻头傻脑什么也不懂的荒人拿宝贝来换。

    可惜荒人对东土人不感冒,若非必要,都没人愿意把东西换给他们。

    看到中等部落与东土人聚居地方人流这么多,公良就起了一些心思。他那撒尿荒牛肉丸在神庙内城换取条件差不多固定下来,人家大多只会拿些普通的灵物去换,想要换到什么好东西根本不可能。

    或许,自己应该来这边看看,说不定有意外的收获。加上自己这次挖来的水晶灵盐,说不定能换到一大堆好东西。

    公良一边想,一边走回内城。

    出来几天,早已经过了巡察休息的时间。

    好在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跟驻地首领打过招呼,不过回来后他还是马上去跟首领说了一下,然后就往墨门而去。

    早前禽滑釐已经来跟他说过,让他过去拿已经炼制好的铠甲,只是一直没什么时间,今天总算有了空闲。

    禽滑釐一见他来,就拉着他来到放置铠甲的地方。

    这是墨门专门储存高级器物的地下室,等闲人根本无法进来。

    此时,一间空荡荡的室内只放着一副铠甲。铠甲通体乌金,上面浮现着一道道宛若天然生成的玄奥纹路,看起来十分神秘。

    “这就是为你专门定制的铠甲,在我和静真的通力合作下,再加入诸多材料,总算把铠甲提升到了灵器级别。如今就只差最后一步了,来,割血祭铠。”禽滑釐说道。

    公良也没废话,直接抽出大狗腿在手腕上划了一道伤口。

    瞬间,血如泉涌。

    一股股鲜红的血水不停从公良手腕往铠甲头盔流去,然后顺着头盔流遍铠甲周身。

    等血水把铠甲身上所有纹路全部覆盖后,那些纹路猛然爆发出一道璀璨光芒,铠甲上的血水立即被一吸而空。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公良感觉原本死气沉沉的铠甲恍如有了生命,竟然和他有了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这副宝铠不错,竟然炼出了灵纹,御敌效果一下增加数倍。以后若有机会,可以再找人加入材料炼化,或许还有提升的希望。现在祭炼过,铠甲与你血脉相连,你的意志就是铠甲的意志,你可以收入洞天温养了。”

    禽滑釐又跟公良说了一些使用铠甲的注意事项和使用方法,公良仔细听着。

    手上的血还在流,他连忙取出伤药敷在伤口,然后就以一丝神念沟动灵铠,收进洞天温养。

    忽然,心思一动,铠甲又出现在外面,将全身上下罩住,连眼睛都有防护。

    公良非常满意,这就是他想要的铠甲。

    “铠甲祭炼过后,与你合为一体,已经没了重量。你若想炼体,可以逐步解禁铠甲自身之力。”禽滑釐又将铠甲九重解禁方法教给他。

    公良试了一下,非常满意,就拿出准备好的金属锭作为工钱给他,然后就告辞离去。

    离开墨门,他又去了青阳书屋一趟,看到夫子正在编撰神文仙篆字典,就没打扰,转身离去。

    灵纹铠甲经过血祭后,与自身融合,人即是铠,铠即是人,根本没有半点重量。公良解禁一重铠甲的重量后,差点被压得透不过气来,很不适应。但穿了一段时间后,就慢慢适应下来,身体因为实力提升而产生的躁动也慢慢被压制下来,没有以前的浮躁气息。

    月夜,公良盘腿坐在窗前。

    一股月光从空中照下,逐渐在他身边汇聚成一片白雾。

    雾气被眉心空间吸收,一分为二,一股进入眉心空间深处,一股被果子空间吸收。

    果子空间吸收雾气转化成精纯气体在经脉中流转,滋润被铠甲压制变得疲惫的肉身。

    此时,公良的肉身就像黑洞一般,不停的吸收精纯月华,他的力气,也在一点一点的攀升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