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入静香蕈
    大道上本来就人来人往,公良的叫卖声立即吸引来一批人。

    大荒中小部落的人看到桌案旁边那一大块品质上承的水晶灵盐,顿时骚动起来。

    一名彪形壮汉首先上前,从怀中掏出一物问道:“大焱上使,这东西能换灵盐吗?

    公良接过他手中的东西,看了看。这东西圆形,约有十厘米后,巴掌大小,重量奇轻,有如青玉质地,透出微微光亮。看了半天,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就问道:“这是什么?”

    彪形壮汉摇了摇头,“不知道,小部也是在林中捡到。”

    见他不知道,公良只得拿到圆滚滚面前,把它拍醒问道:“这是宝贝吗?”

    圆滚滚看了下,嗷嗷叫着摇头道:“不是。”

    “粑粑,粑粑,给偶看看,给偶看看。”见人家在看,米谷也飞过来凑热闹。

    公良就将东西给她。

    小家伙把东西抓在手里瞪着大眼看,根本看不出什么。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张嘴就往上面咬去。

    “咔”的一声,那东西竟然被她咬下一角,嚼了嚼,味道还甜甜的,香香的。

    一股淡雅清幽的香气从她咬下的口子中飘出,让人闻之心神安宁,再无杂念。

    米谷好像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连忙举着东西对粑粑叫道:“粑粑,粑粑,这东西能吃,好好吃喔!甜甜的,香香的,脆脆的。”

    公良一脸无语,这家伙,还吃出感悟来了。小家伙把人家的东西咬坏,不换也得换了,他就抽出大狗腿砍下一块水晶灵盐给彪形壮汉。那人也没想到自己捡到的东西竟然真的能换灵盐,顿时喜出望外。

    公良又对彪形壮汉说道:“以后要是有这东西,尽可以拿来找我。”

    “小部知道,小部知道。”

    彪形壮汉欢天喜地的挤开人群走了出去。看他的方向好像是城外,估计又是去找东西。

    围观人群看到他随随便便拿出一点东西就能换水晶灵盐,连忙从口袋中取出自家宝贝,伸手向公良换东西。

    一时纷纷攘攘,怎一个吵闹了得。

    米谷却不管他们怎样吵闹,拿着已经咬了一口的东西对粑粑说道:“粑粑,粑粑,你吃,你吃,好好吃喔。香香的,甜甜的,脆脆的。”

    公良哪敢吃这来历不明的东西。

    她是百毒不侵,完全可以靠吃毒物过日子,他可没那个本事。看小家伙还乖巧的递东西过来给他吃,公良连忙说道:“爸爸肚子不饿,你吃吧!”

    “嗯...”

    米谷见粑粑不吃,自己就坐在桌案上,抱着圆如青玉的东西“咔嚓咔嚓”咬了起来。

    淡雅清幽的香气不断从她咬出的缺口飘出,随风远去。刹时,一道皆香。

    一名身着灰色道袍,看起来是宗门子弟的青年男子刚刚走进城门,蓦然闻到香味,神色微动,立即飞速往香味传过来的方向寻去。

    东西不大,米谷小家伙不一会儿就吃完,还以意犹未尽的舔着嘴巴。哈了口气,香香的;闻了闻手,也是香香的,感觉好奇怪喔。天香果吃完后都没这个样子。

    片刻后,青年男子就循着香味找来。

    闻了闻,发现香味是从米谷身上飘出,就抱拳向旁边的公良问道:“朋友,请问方才那股香味是从此处飘出吗?”

    公良正忙着跟人换东西,听到旁边有人问话,看了他一眼,道:“是。”

    “能否把那东西拿出来让某一观。”

    “被她吃了。”公良指了指小家伙。

    “咯”

    这时,米谷打了个饱嗝,一股香气随口喷出,香飘处处。

    青年男子听到东西已经被米谷吃掉,脸色倏忽变幻,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怎样?

    换了几样东西,公良回头问道:“朋友,你可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你不知道那是什么?”青年男子诧异道。

    “不知。”公良摇了摇头。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你竟然敢随便让她吃,要是出事了怎么办?”青年男子厉声喝道。

    公良挑了挑眉,心说:这小屁孩吃东西要是能出事,那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忽然,青年男子看到米谷背后的墨黑翅膀,才想起她不是普通人。

    不过,说出的话他也没打算收回,就又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只是一次在林中偶然遇到,不小心踩在上面,就闻到一股让人心静的清香传来。那时还不知此物之妙,以为有毒,连忙服用解毒丹药跑出那处所在。回来问遍长辈,翻过典籍后,才知道那是一种香蕈。晒干磨成粉,只要挑出一点点燃,就能使人立即入静,殊为难得。可惜...可惜被她吃了。”

    青年男子看了米谷一眼,满满的都是怨念。

    “只是让人入静而已,那也不算是什么好东西。”公良不以为意道。

    “你懂什么?”

    青年男子怒道:“人食五谷杂念,就有七情六欲。当你修炼打坐之时,无数杂念涌来,若不一一驱除,根本无法修炼。若不小心,甚至可能入魔,将苦苦修炼而来的修为废掉。但有了这香蕈就不一样,修行时取出些许点燃,闻着香气根本一点杂念也无,更能让人迅速入静,而且还可以反复使用,却没有任何后遗症。你说这还不算好东西吗?”

    “嘁!”

    公良不屑的瞄了他一眼,从空间取出一根天香木在他眼前晃了一下,道:“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操蛇部的天香木,制成盒子储物,可保物品永久鲜美;用其做菜,可去除兽禽鱼的血气腥膻。若取一片点燃,不仅满室皆香,更能辟秽驱邪除臭,让人心安神宁。”

    说完,他又从空间中取出一颗天香木心珠,对青年男子问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青年男子摇了摇头。

    公良说道:“这是天香木心珠,乃是天香木砍伐后,放置久远而成。看这颗珠子上面的纹路,再看看这颜色,已呈玉化。若非放置久远,决难办到。这种东西即使在操蛇部,现在也不多见。只要把它佩戴在身上,就可诸邪辟易,万魔难侵。不要说杂念,什么心魔的之类通通去死吧!你闻闻看,是不是有效果。”

    青年男子上前问了下,一时神清气爽,心魂安宁。哪会不知道这是好东西,连忙问道:“这东西怎么换?”

    公良没有直接回答,问道:“知道水月净土宗吗?”

    “知道。”

    “那水月净土宗静真宗主为了向我换取此物,不惜耗费大量炼器材料,为我铸造一件灵纹宝铠,你说这东西怎么换?”

    公良心念一动,灵纹宝铠立即浮现在他身前。

    青年男子看了看铠甲上的灵纹,咽了口口水,不再询问珠子的价格,转而问道:“那天香木怎么换,总不会也是珠子那种价格吧!”

    “自然不是。”

    此时摊位前已经围了黑鸦鸦一片人,很多东土人都聚集在青年男子后面看热闹。此时听到他问天香木的价格,有的眼神闪烁,有的暗自盘算,有的和同伴窃窃私语,显然已经意动。

    公良看了,就拿着天香木轻敲桌案叫道:“操蛇部出品上等天香木,辟秽驱邪除臭,清静安心凝神,修炼的无上佳品,现在开始拍卖,价高者得了。”

    青年男子没想到他竟然来这套,连忙说道:“好了好了,朋友,不要叫,你这天香木我要了。一瓶十粒聚灵丹,你看怎样?”

    “五粒玉容丹。”

    正当青年男子从怀中掏出丹药要给公良时,后面又有人叫道:“五粒玉容丹。”

    这已是相当高的价格,顿时让一些蠢蠢欲动,想要叫价的人打消了心思。

    青年男子转头一看,却是一名中年男子。见他望过去,中年男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五粒玉容丹换天香木。”

    公良摇了摇头道:“我一个男子要玉容丹干什么,再说我长得这么帅,需要那玩意儿吗?”

    旁边的人听得大笑起来。

    中年男子听到他的调侃也不以为意,又说道:“那就三粒淬体丹。你们荒人以力纵横山林,这淬体丹可以淬炼身体中的杂质,让你的力量更上层楼,怎么样,换不换?”

    公良有龙犀十二炼的修炼法门,对这淬体丹倒不是很看重,但这东西对米谷、圆滚滚和小鸡他们却有用,不觉有点心动。

    青年男子一听,脩然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把宝剑。

    “你想做什么?”公良面无表情的问道。

    “你别误会,我只是想用这柄剑跟你换天香木。这是把法器,可比那淬体丹价钱高多了。”青年男子说道。

    “法器对我没用,我还是要淬体丹吧!”

    那中年人立马把丹药抛了过来,公良也把天香木扔了过去。

    青年男子没换到东西,神色黯然,转身就要离去。公良连忙叫住,“你还要天香木吗?”

    “你还有?”青年男子闻言愕然。

    “自然。”

    公良又从空间取出一根天香木,青年男子取出宝剑给他。公良摇了摇头,道:“法器没用,你给我聚灵丹吧!”

    青年男子就拿出聚灵丹给他,然后收起天香木,挤开人群走了出去。

    天香木其实并不是什么难得之物,只是操蛇部卖出的少,导致市场货物稀缺,才变得珍贵起来。等过阵子操蛇部人过来,估计价格就会回落。所以公良也是抱着能捞一点多捞一点的心思,要不然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