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蚝油与豆瓣酱
    公良看着钢盆中仅剩的两颗花生,不由拍了一下自己的蠢脑袋。

    自己怎么这么笨,怎么尽想着炸花生,怎么就没想过做花生酱和花生油呢?还有,自己怎么就死死想着酱油,想着做豆瓣酱,自己不是有蚝干吗?怎么从来就没想过用蚝干制作蚝油?

    这蚝油做起来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当下,他也不忙着做豆瓣酱,开始准备制作蚝油。

    蚝油,其实就是将生蚝煮熟后留下的汤,经过澄清过滤煮制浓缩而成的精华,做起来非常的简单。

    公良现在在海边挖的生蚝早已经吃光,只剩下一大堆蚝干。没有生蚝,蚝干应该也可以。

    于是,他就从空间中取出装满蚝干的袋子。因为放了一阵,蚝干上已经染了一层白霜,这是上乘生晒蚝干的品质证明,蒸煮过的绝对没有。

    接着,他就将炸花生的油锅收起,重新取出一个大锅洗干净,放水下去烧。

    公良这个制作蚝油的方法也是从网上看来,毕竟是喜欢吃的人,偶尔研究一下配料,难免会接触到这些东西。

    他就先拿一些蚝干出来洗干净,然后扔进锅里去煮。因为没有过做蚝油的经验,他也不敢煮多,生怕毁了辛辛苦苦挖出来晒成的蚝干。一般来说,制作蚝油,就是将生蚝放在锅里面煮一下,然后捞起来,再将剩下的水过滤澄清,再煮到凝浓而成。

    但蚝干公良就不知该怎么办了,只能任它煮着,直到煮到快烂才全部捞出来。

    锅中的清水已经被煮成淡黄色泽,蚝干里面的精华已经全部融入水中。捞起来的蚝干其实就是一些残渣,公良直接扔了。

    米谷和圆滚滚也不知道公良在做什么,就围在旁边,瞪着大眼好奇的看着。

    部落驻地的人吃完花生后,再看了一阵,感觉无趣后就各自散去。

    公良将煮完蚝干的水澄清,用纱布过滤一遍,然后就洗干净锅,把澄清过滤后的蚝干水倒进锅里煮。随着煮的时间变长,锅中的蚝干水慢慢凝浓,色泽渐成暗黄之色。

    看到蚝油做成,公良尝了一下,味道非常鲜美。

    不过,现在的蚝油并不符合他的审美观。

    所以,他就又拿出一个钢锅,打算给蚝油加点颜色。

    一般要给蚝油调色,主要是用焦糖。

    焦糖是用砂糖冰糖等含糖值高的糖类东西熬成的焦糖色。只是公良现在手上并没有砂糖冰糖之类的东西,倒是有些果糖和蜂蜜。果糖有果味,他也不知道熬出的焦糖色味道会怎样,干脆就用蜂蜜。

    蜂蜜这东西很容易变色,所以公良熬制焦糖的时候非常小心。

    很快,蜂蜜就在锅中熬成焦糖,公良连忙将煮好的蚝油冲下去,免得焦糖变黑,味道变苦。

    蚝油冲下去后,他就用勺子慢慢在锅中搅着,让蚝油和焦糖色融合在一起。

    不一会儿,蚝油和焦糖就已经融合,变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又试了一下,蚝油的味道没变,依然鲜美,但多了一份蜂蜜的清甜。

    如此,真正的蚝油还不算做好。

    公良又取出山薯粉打成粉浆往煮成红褐色的蚝油中浇下去,没过多久,锅中的蚝油就变得粘稠。

    他连忙加了些油下去,这样既可以使蚝油颜色鲜亮,又可以让蚝油保存得更久一点。

    前世有的厂家为了使蚝油味道更加鲜美,放了大量的味精下去。

    但此时公良做成的蚝油,即使不用味精,味道也是非常鲜美。当蚝油做好,公良脑中瞬间出现了几道菜,有蚝油鳝段、蚝油牛肉、蚝油鸡翅、蚝油扒大鲍鱼等等菜式。可惜那是前世的东西,这个世界根本没有。

    不过这里有滑鱼,有箭栗,有荒牛肉,有雉鸡,换个花样,照样能做出一堆美食来。

    想想,都让人流口水。

    公良咽了口口水,将想象中的东西从脑中驱除,把蚝油装了起来,最后得到一石罐,省着点用,可以用很久了。

    制作蚝油相对简单,但做豆瓣酱,就要花费一段时间,因为豆瓣酱需要一个漫长的酵过程。

    公良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豆瓣酱,所以留下来的一半狸豆不敢全部放下去,只是取出大约一两斤的量而已。

    先,他将狸豆放在锅中煮熟,搓去外皮,然后拌上面粉,放在竹筛,置于阴凉通风的地方让它酵。酵,其实就是等待它自然长毛的过程。等的时候要时常去翻,让它酵均匀,这样酿制出来的豆瓣酱味道才好。

    等酵完后,就把狸豆放入坛中,加水和盐,放在太阳底下晒,让它继续蕴养、酵,然后等待成酱。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偶尔要去搅拌一下,上下翻弄,免得酵不均匀,但也不要翻得太勤,太勤不一定是好事。

    一连串时间下去,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但等待的豆瓣酱似乎还遥遥无期。

    公良只能一边巡察,一边到中等部落与东土人聚居的地方换东西,一边等待豆瓣酱出世。

    随着祭典临近,来神庙的人越来越多。

    这一日,公良巡察回来,照例去看了豆瓣酱一眼。刚刚要走。忽然,一股味道从坛中传出,依稀是前世吃过的豆瓣酱香味。公良连忙抓住坛子,使劲的摇了一下。瞬间,一股浓烈的酱香从里面飘散出来。

    公良大喜过望,豆瓣酱终于制成了。

    他也没想到,豆瓣酱竟然能够一举成功,真是出乎意料之外,他原本还抱着长虫子的最坏打算。

    当天晚上,他就用豆瓣酱和蚝油做了几道菜,一个是豆瓣蒸鱼,豆瓣炒菜;一个是蚝油滑鱼,蚝油荒牛肉,蚝油野菜。

    其实,不管是豆瓣酱还是蚝油,用来单独做菜味道并不是很好,所以公良做菜的时候,又用蟹肉粉调味,吃起来味道极其鲜美。

    米谷和圆滚滚、小鸡几个家伙还从来没吃过这种味道的东西,一时差点连舌头都吞了。

    公良最喜欢吃蚝油做成的箭栗滑鱼,其实这道菜里不只有箭栗和滑鱼,他还加了一点炖煮得糜烂的小香豚肉,味道鲜美异常,简直是人间美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