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公良,你敢给我吃毒药,我要咬死你
    饭后,公良休息一下,就把门窗关紧,带着米谷它们进入果子空间。

    空间得益于最近所换得的灵物分解,已然从三千五百亩扩大到三千七百亩。

    现在里面有果林,有草原,有湖泊,有兽群,充满勃勃生机。

    一进空间,公良就看到一大群荒牛悠闲的在草地上吃草,胆小的灵香麞也悄悄从旁边果林中探出头来。

    小香豚们神出鬼没,一会儿从天香林中跑出,在荒牛群边绕了一圈后,又跑回林中;一会儿又从另一头跑出,在附近树林饶了一圈后,又跑回来。跑来跑去,一刻也没闲着。

    文马、小马和新抓进来的九色鹿也在草原上一嘴一嘴的啃食青草,和荒牛互不侵犯,一派和睦祥和景象。

    孪生双芝兄妹感觉到他们进来,迅即从土中钻出,来到米谷身边,高兴得手舞足蹈“咿呀呀、咿呀呀”的叫着。

    看到好朋友,米谷小家伙也开心得如同螃蟹般的手舞足蹈起来,然后就在一边,跟它们说着自己在外面的所见所闻。

    不一会儿,绿树小呆也顶着发光的脑袋走过来,围在米谷身边,听她讲故事。

    有时候公良真的很奇怪,这破树既没有耳朵,也没有眼睛,只有一颗发光的脑袋,它是怎么看路,怎么听东西的?他来大荒也见过诸般奇奇怪怪的事物,但就没见过一颗树既可以长在土里,还可以自己把根拔出来走路的。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好在他这点好奇的心思也不过是无聊时候想想罢了,想不通也就放弃,总不能把它切片研究!再说,他也没那本事。

    公良带它们进来,可不是让米谷小家伙在这边讲故事。

    于是,就把它们叫过来,拿出三颗淬体丹给它们吃。

    米谷拿过去扔进嘴里嚼了嚼,顿时皱着小脸说道:“粑粑,这东西不好吃,苦苦的。”

    而圆滚滚拿过去,直接扔进嘴里,还来不及嚼,已经吞入肚中,都没尝出半点味道。

    小鸡没有牙齿,根本没法嚼,只能和圆滚滚一样,囫囵吞枣般的吞下去。

    看到它们吃了淬体丹,公良连忙问道:“有没有什么感觉?”

    “木有。”米谷小家伙摇了摇头。

    圆滚滚和小鸡则傻傻的看着他,吃东西哪有什么感觉,而且只有一颗,连垫肚子都不够。

    看到这个情况,公良估计淬体丹还要一段时间才有效果,就让它们在里面玩,自己离开了空间。

    坐在床上,打开窗户,公良拿出新得来的聚灵丹,想试试到底效果怎么样。

    聚灵丹,顾名思义,就是聚集灵气的意思。

    也就是修炼的时候,聚灵丹能够帮忙,聚集到更多的灵气用来修炼。

    这种丹药在东土并不算什么宝贵之物,但在大荒却是价值不菲,当然淬体丹更在其上。淬体丹是用来淬炼身体丹药,可以洗伐掉体内杂质,让身体更趋于自然,与天地同步,让体质增强,使自己修炼起来更加事倍功半。

    公良倒出一颗聚灵丹放入口中,丹药入口,立即化成一股灵气遁入丹田。

    瞬间,体内传来一股吸力,一丝丝灵气不断从周边聚集而来,循着毛孔空隙,进入丹田。

    只是半途就被果子空间吸收,去除里面的驳杂之气后,再注入丹田。

    灵气不断涌来,越聚越多,越多越浓,逐渐在公良身边汇聚成一层白雾,如同蚕茧一般把他包裹在里面。

    丹田之中,凝浓的真气环绕在绿豆般大小真液身边,不停的翻滚。

    星辰籽、九天十地诸神福咒钟、灵纹宝铠趁此机会,大口大口的呼吸、吞吐起来。

    倏然间,一道精纯无比的灵气注入,原本翻滚不休的凝浓真气更加剧烈的动荡起来,快速旋转,如龙飞腾。

    不一会儿,又有一道精纯灵气注入;再过一会儿,还有一道精纯灵气注入。在一道道精纯灵气注入下,凝浓真气反而不翻滚了,逐渐静止下来。慢慢的,丹田中呈现出死一般的静,好像在蕴育什么。

    片刻后,只见绿豆般真液旁边的凝浓真气忽然传来一股无匹吸力,将周围的凝浓真气吸收过去。

    那原本凝浓的真气越来越浓,越来越浓。

    倏然间,爆发出一道刺眼毫光,又转瞬消失。仔细看,一滴绿豆大的真液出现在原本凝浓的真气位置,而四周的真气,已经变得极其淡薄。

    这滴真液一出现,就自动往星辰籽、九天十地诸神福咒钟、灵纹宝铠围绕着的真液飞去,两者融合在一起,变得有黄豆大小。

    虽然凝浓真气因为真液出现,变得淡薄,但随着外面的精纯灵气不断注入,又开始凝浓起来。

    空间中,趴在地上听米谷讲故事的圆滚滚忽然感觉肚子有点不对劲,不过也没当回事,就继续趴着。可是过了一会儿,肚子却是越来越古怪,开始咕噜作响,它赶紧往旁边树林跑去。

    “噗...嘭...咙”

    半响后,圆滚滚才从林中走出来,原本肥胖的身体变得有点瘦削,走起来软绵绵的,四肢酸软无力,好像随时都要倒下去。

    也不知怎么回事,进去后竟然一直拉肚子,蹲下去就没停过,而且拉的都是污黑油腻的东西,看起来好恶心。

    一股臭味从林中飘来,米谷连忙带着小伙伴跑开。

    不一会儿,小鸡也感觉肚子有点奇怪,连忙往树林飞去。

    过一会儿,才见它从林中一步一步的走出来,步伐都有点开叉。

    聪明的圆滚滚看到小鸡的样子,好像想到了什么,连忙向米谷问道:“米谷,你肚子痛不痛?”

    “偶不痛。”米谷摇了摇头。

    圆滚滚听得瞪大了眼睛,难道自己想错了。想了想,感觉应该不会错,公良一定是给它们吃了毒药。米谷不怕毒,它和小鸡怕,所以才会拉肚子。公良,你竟然敢给我吃毒药,看我不咬死你。

    它身上那蓄积许久的肥膘,那可爱的肚子,那圆圆的屁股,全没了,全没了,只剩下肉。

    熊猫要是不肥,能叫熊猫吗?

    公良,等会儿进来,看我不咬死你,竟然敢给我吃毒药。

    天色微光,围绕在公良身边的白雾已经消散。

    公良发现,只一夜时间,体内真液就从绿豆大小涨大到半指节大。心道这聚灵丹果然不凡,看来以后得多备点,不过得到东土去才行。在大荒之中,只要是丹药,价格无不高得吓人,他可不想去当这冤大头。

    往外看了一眼,天已快亮。他连忙关紧门窗,进入空间看吃了淬体丹的米谷它们怎样了。

    “唔...”

    一进空间,有心灵感应的圆滚滚立马察觉到了。

    当公良出现,立即飞扑过去,嗷嗷大叫道:“公良,你敢给我吃毒药,我要咬死你。”

    说着,圆滚滚就在公良身上疯狂的咬了起来。

    不一刻,公良身上的衣服就被咬成布条。

    公良都不知道这家伙在发什么疯,见它还要继续咬下去,一把将它按趴在地,坐在它背上。圆滚滚可不是容易屈服的熊猫,依然顽强的嗷嗷叫道:“公良,你放开我,看我不咬死你。”

    “你咬我干什么,我又没犯你。”公良无奈道。

    “你给我和小鸡吃毒药,害我们拉肚子,把我的肥膘都拉出来了,我的可爱肚子没了,我的圆圆屁股也没了,你放开我,我要咬死你。”

    圆滚滚一边嗷嗷叫着,一边手脚挥舞如同乌龟划水般趴在草地上拼命挣扎。可惜公良坐在背上,任它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听到它的话,公良才知道是淬体丹起了效果,就解释道:“那不是毒药,是淬体丹,是帮助你淬炼身体用的。”

    “我不管,你把我的肚子肥膘弄没了,我就要咬死你。”圆滚滚才不管那么多呢。

    这憨货,真是不识好歹。

    公良估计它还要闹一阵,就不再管它,转而对米谷小家伙问道:“米谷,你拉肚子没有?”

    “偶没有。”米谷摇了摇头。

    公良听得奇怪,怎么会没有呢?难道淬体丹对她不起作用,那真是奇了怪了。

    外面天色已然快亮,为了避免有人发现他没在屋中,公良连忙带米谷和圆滚滚离开果子空间,而小鸡则留在了里面。

    圆滚滚还在生气,不过公良煮早餐的时候,特地给它加餐,比米谷多了两大块炸滑鱼和香煎乌龙鱼子,这家伙高兴得合不拢嘴,瞬间把公良给它吃毒药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开始蓄积肥膘,猛吃起来。

    这一顿饭,这家伙足足吃了以前两倍之多,米谷也是。

    公良看得直瞪眼,要不是自己有点积蓄,早就被两个家伙吃破产了。

    只是看到米谷也这么能吃的时候,不由在心里嘀咕道,难道淬体丹对这小东西来说,只是促进消化的小药丸。

    想了半天,依然不得其解,干脆不再去想。

    吃过早餐,天色已然大亮。

    公良开始拿出锅灶来做撒尿荒牛肉丸,昨天桌案没拿回来,他就从空间拿出一块巨石削平,用来做锤打荒牛肉的砧板。得益于一顿美味的早餐,圆滚滚勉强原谅了他,开始勤快的帮他干起活来。而米谷,依然和往常一样,非常闲的飞在上面,看来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