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有问题的水晶岩盐
    一名身材瘦削如猿的男子恰好走来买东西,听到公良的话,看了下他手中水晶岩盐,不由问道:“你这水晶岩盐换吗?”

    “唔”

    公良瞄了他一眼,看了看手中水晶岩盐,这么普通的东西也有人换?

    不过他还没贪财到这种地步,就把水晶岩盐扔过去,道:“送你了。”

    那人接住水晶岩盐,忙不迭谢过,也不再买东西了,转身就走。

    离开公良视线,那人就用左手拿着水晶灵盐,高高举起,昂首挺胸的往前走去。旁边人都投来一种看傻瓜般的眼光。不一会儿,男子来到一堆围观擂台赛的人群当中。

    有认识的人看到他的奇怪的样子,不解道:“阿不力,你拿那东西干什么?”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可是来自祖地的水晶岩盐,是我从那祖地来的家伙手中换到的。”

    他还捏了一小块水晶灵盐扔进口中尝了尝,一脸享受的说道:“不愧是祖地之物,果然不同凡响。”

    “真有那么好?”那人疑惑道。

    “自然。”瘦削男子傲然的说道。

    “那给我一块尝尝。”

    瘦削男子就给了他一块,那人扔进嘴中嚼了嚼,眼睛顿时一亮,“真不愧是祖地之物。”

    “祖地之物有那么好?那我要尝尝。”旁边一名壮汉毫不客气,直接伸手往瘦削男子手上的水晶灵盐抓去。

    “我也来一点。”

    “我也尝尝。”

    “我来试试。”

    不过片刻,瘦削男子手中的水晶岩盐就从一大块变成一小块,一时欲哭无泪,早知道就不拿出来显摆了。

    “嗯,果然不错。”试过水晶岩盐的壮汉眼中精光四闪。

    “确实不错。”

    “祖地东西果然与我大荒不同。”

    似乎感觉水晶岩盐不错,立即有人往公良摆摊卖东西的地方走去。

    换过几次撒尿荒牛肉丸和炸得金黄酥脆的昆曷部玉蝎,公良就站在一旁和蚕凫聊天。他的想法果然没错,大家在这边看擂台上看久了也会累也会饿,虽然每个人都有带东西出门,但哪有他做的东西好吃,所以不时有人过来换东西。他又把价格定得贼高,所以是挣得盆满钵满,乐得直笑。

    若是可以,他希望天天有这种好事情,就不用去第二重城墙那边摆摊了,可惜那是不可能的事。

    又有一人过来,公良问道:“你要换什么?”

    “换点祖地的水晶灵盐。”那人说道。

    公良闻之愕然,这家伙怎么不按常理出牌,不换点东西吃,换那没用的水晶岩盐干什么?

    那人见他不应话,还以为怕他没东西换,就从袋中取出一把珠子说道:“这是我族特产珠果,就换一块和刚才那家伙一样的祖地水晶岩盐。”

    公良看到这家伙拿出的珠果,就知道这人是赤水部人。

    赤水部在北荒,因部落位于赤水河畔而得名。而在赤水河上,厌火部北,天生一片三珠树,其树如柏,叶皆如珠。所以这东西虽说叫珠果,其实只是三珠树上的叶子,但灵气充沛,属于上等之物,用来换水晶岩盐,有过之而无不及。

    既然他一定要换水晶岩盐,公良就勉为其难的收了起来,然后拿出一块水晶岩盐给他。

    赤水部的人拿了东西后,迅即走人。

    不一会儿,后面又有人来换水晶岩盐。

    公良看得奇怪,怎么这没用的东西也有人换。

    随着来换水晶岩盐的人越来越多,他心中越来越是奇怪,难道这东西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不成?

    眼看水晶岩盐越来越少,公良立即决定,不换水晶岩盐了,所以就同来换的人说水晶岩盐没了。

    过来换的人顿时大失所望,一脸沮丧的走了回去。

    有人换到水晶岩盐,立即跑回部落,呈送给部落长老。

    那部落长老尝了一口,豁然发现,水晶岩盐中竟然有一丝丝能量在微微滋养肉身,强壮体质。虽然只是微微,但能够让他这种境界的人有感觉,也是惊人,连忙吩咐那人去多换一点回来。可惜那人再去后,却被告知没有了。

    一时间,水晶岩盐的惊人功效在诸部上层流传,只有公良还没察觉到。

    估计也是他吃多了,没了效果,要不然他应该早就知道才对。

    水晶岩盐的惊人功效很快传到大焱神庙祖地的长老刀勐耳中,他也尝过,确实感觉到一微微滋养肉身的感觉。

    能够让他们这种境界都有感觉,就足以说明这东西的不凡。

    没想到公良竟然拿这等宝贵之物出来随便换,气得红脸发黑,立即往公良那边而去。

    公良还在跟人换东西,忽然眼前出现长老身影,连忙上前恭敬问候道:“长老您也来了。”

    蚕凫因为清姑娘要上擂台,也跟着一起去了,要不然看到长老的样子肯定吓坏。

    “你那从祖地带来的水晶岩盐还有多少?”刀勐黑着脸问道。

    公良不知道他问这个干什么,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还有一些。”

    “都拿出来给我。”刀勐说完,又教训道:“这等宝物怎能拿出来随便换,你是嫌好东西太多吗?”

    公良奇道:“长老,这天天吃的东西算什么宝物?”

    “或许在祖地焱部中不是宝物,但到了这里,就是宝物。这东西有滋养强壮肉身之效,即使我这等人吃了都有感觉。你说不是宝物,什么东西是宝物?”刀勐开始还是用说的,到了后面直接怒吼了。

    公良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怎么自己就没感觉呢?

    想了想,估计是自己吃多了,没有效果。

    他空间里本来还有一些,见水晶岩盐对长老这种境界的人都有用,就留了个心眼,截下一部分,只拿出一半给他。

    刀勐也不管多少,随手收了,再次消失不见。

    公良挠了挠头,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怎么在祖地无用的东西到了这边竟然这么珍贵了

    神庙之中,一团爝火熊熊。

    大长老司图坐在正中,大焱部的战长老和一名鸡皮鹤发的老妪分坐两旁。

    前面左右两边,分别坐着大荒百部的巫,他们都是部落的智者、先知、掌事人,有绝对的话语权。

    下一刻,刀勐出现在战长老身边,将从公良那边拿来的水晶岩盐呈上。

    “大家尝尝,这是我部儿郎从祖地带出来的普通岩盐。”

    战长老手一挥,那些水晶岩盐就化成无数小块往左右两边大荒百部的巫飞去。

    各部的巫接过飞来的岩盐,放在嘴中尝了尝,只觉一丝丝微妙的能量渗入血肉之中,滋养壮大身体。因为极其微小,有时不仔细感觉还无法发现。但这只是普通岩盐,是最不起眼,最寻常的东西,竟然能让他们这种境界的人有感觉,不能不让人赞叹。

    “不愧是祖地之物,果然天生不凡。”左边一名巫说道。

    “确实如此,对我等就有如此效果,对下面儿郎,应该更有用才对。”右边一名巫跟着说道。

    “如此,毫无灵气的祖地也不是一无是处。”

    “奇地必有奇物,这是必然之事。”

    “虽然没有灵气,但没有灵气也有没灵气的好处,可以让下面儿郎到里面历练,夯实根基。”

    “如此,我部赞同前往祖地。”

    “我部也赞同。”

    “我部赞同。”

    今天神庙所议的就是进入祖地,营救身在祖地族人的事宜,公良的水晶岩盐来得恰如其分,让很多部落都做了表态,但也有一些部落只是静静观看,只是这些人已经无碍大局。

    战长老看了看各部的巫,说道:“要进入祖地,照以往经验,就是走沿海,然后从勒毕部进入,经过鬼方、青桑、操蛇等部,才能到达通往祖地的海域。如此费时费力,耗费颇多。所以,我与司图长老商量,打算以神庙为起点,打通一条通往祖地的直道,诸位请看。”

    说着,战长老就从纳物宝袋中取出一卷兽皮扔了出去。

    兽皮在爝火上空漂浮,放出丝丝毫光,将上面图形路线呈现在众人面前。

    有巫看到上面的路线,说道:“虽然直道可以省略无数时间,但要从莽莽丛林中开辟出这条直道,就必须经过深渊、沼泽和群妖盘踞的两座大山,恐怕会和妖族起冲突。”

    一直闭目养神的司图听到他的话,猛然张开眼来,说道:“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至于妖族,让路就罢,不让路,那就杀。诸位,你们要记住,我百部立足大荒,靠的不是所谓的仁慈,而是与凶禽猛兽拼杀的武勇。我们可以学习东土人的文化,把好的东西吸收进来,但不能将他们那套迂腐的仁义、虚伪的慈善带过来。再说东土诸国,父子相残、兄弟相残或者母子、兄妹伦乱者比比皆是,哪有什么仁义可言。”

    坐在两边的各部落巫听到司图的话,都哈哈大笑起来。

    “就算开通直道,通往祖地的海域还有巨鼋一族挡路,根本无非过去。”又有人说道。

    “那就请战长老去一趟,若巨鼋一族愿意配合,我等不吝给点甜头,若是不愿,那巨鼋一族,就没存在的必要了。”

    司图虽然不紧不慢的说着话,但话中凛然杀气却听得人胆寒。

    又有人提议道:“开通直道需要耗费无数人力,不如把在外历练的儿郎叫回,顺便检验一下他们在外历练的成果。”

    “这个提议不错。”

    “确实可以。”

    诸部的巫纷纷赞同这个决定,司图就点了点头,同意这个方案。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