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伏熊揽月
    大焱女娘,是一个足以让人傲娇的身份。

    因为她们有着和男子一般的力气,和雄壮的身体,既可以养家糊口,又可以生儿育女,更可以守护部落保护自己。

    这在到处都是荒兽的苍莽大荒丛林中,是非常难得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们才能成为大荒男性孜孜以求的对象。

    阿依娜和几名女娘看着围过来的大焱精英,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公良在擂台下看了一会儿,等到一名上部精英将一名对手打落下去,就跳上擂台。

    那人看到公良,瞿然色变,连忙拿起一块大盾挡在身前,然后才手持一柄大头圆瓜锤往前攻去。

    “嘁”

    公良不屑的瞄了一眼,手抓神犀宝骨用力往那大盾砸去。顿时,一股无匹巨力连着大盾一起将他砸飞出去,再落在地上,那人已人事不知。看到他这么莽野暴力,一击解决对手,擂台下一时寂静无声。

    心中一动,灵纹宝铠出现在身上。

    火红披风飘扬在金色的灵纹宝铠上,无比的耀眼夺目。

    公良将面罩掀开,手拄神犀宝骨往下扫了一眼,猛然喝道:“某,金甲战神在此,还有谁上来受死。”

    “太嚣张了。”女雀部的女娘们纷纷说道。

    韫瑶抓着剑鞘的手,是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若是早前,她还有上去揍公良一顿的想法,但此时此刻,那点念头早已烟消云散。虽然她有些力气,剑法也不错,但在他那变态一般的力气面前,一点也不够看,估计一照面就能被那神犀宝骨砸飞。

    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做成,竟然有如斯重力。

    擂台下和她一样想法的不在少数。

    只是看到他那一脸嚣张臭屁的模样,不上去揍他一顿,韫瑶又很不甘心。

    忽然,灵机一动,从纳物宝袋中取出一枚拳头大的灵果,用力往上面砸去。

    脩然,耳边风来,公良一抓,手中顿时多了一枚灵果。

    往下望去,韫瑶在女雀部人群中狠狠的瞪着他。公良拿着灵果示意了下,一嘴咬去,果汁喷溅。这般狂野嚣张的模样,让下面很多人不满,也不知是谁带了头,纷纷从纳物宝袋中取出果子往公良砸去。

    瞬间,一片灵果如雨般向公良飞来。

    看守擂台的长老摇了摇头,手一挥,所有灵果尽入袋中。

    “不得往擂台乱扔杂物。”

    听到长老的话,擂台下的人立即偃旗息鼓。

    临时搭建的帐篷中,长老手一挥,一堆形状、颜色各异的灵果出现在面前。

    “最近没胃口吃肉,刚好拿这些东西填填肚子。”

    长老喃喃自语着,拿起一枚灵果吃了起来。

    公良差点被果子砸到,感觉很没面子,顿时大恼,飞快的吃完手中灵果,往下看了看,指着站在人群中的伏熊部小眼睛说道:“你上来。”

    伏熊部小眼睛左右看了看,似乎在帮公良找他指的那个人。

    “不用找了,就是你。”公良说道。

    旁边的人纷纷往伏熊部小眼睛看去。

    伏熊部小眼睛好像才发现公良指的是自己,连忙说道:“大焱人,你我都是大荒上部精英,不如大家一起坐下来喝喝酒,吃吃肉,岂不是很好。何必打打杀杀,互相伤害呢?”

    公良笑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第一个扔灵果的就是你。”

    “谁说的,谁说的。”

    伏熊部小眼睛大叫道:“方才分明是女雀部女娘第一个扔的灵果。”

    “嘙”

    话音刚落,伏熊部小眼睛头上立即被东西砸了一下,转头,就见女雀部女娘怒目圆瞪,好像要喷出火来。

    感觉有点惹不起,伏熊部小眼睛连忙转回头去。

    公良为韫瑶辩解道:“她是送果子来给我吃,你却是故意拿东西砸,怎能混为一谈。上来吧!让我看看你们伏熊部的手段。”

    “不上去。”

    伏熊部小眼睛怎么可能上去。他看过这家伙数次用巨棒砸飞人的情形,感觉这家伙有股恶趣味,最喜欢拿巨棒砸人。偏偏那巨棒也不知什么来历,竟然奇重无比,再加上他本身的力气,哪个受得了?

    小眼睛虽然自诩自己力气不错,但对上那巨棒,估计也是被砸飞的货。

    见他不上,公良又说道:“上来吧!我们不用兵器,不穿铠甲,不拿大盾,纯以拳脚论输赢,怎么样?”

    伏熊部小眼睛听到他的话,眼睛滴溜溜一转,有点心动。

    他就怕那巨棒的巨力,若纯用**力量比拼,他们伏熊部的人还怕过谁?

    于是,他就跳上擂台。

    公良守信的收起神犀宝骨、铠甲等东西。

    伏熊部小眼睛一看,眼睛顿时冒出一道精光,招呼一声,立即冲上前去,使出他们伏熊部的绝招,“伏熊揽月。”

    速度之快,如流星赶月,两手微抱,真气隐现其中。

    伏熊揽月乃是伏熊部先祖观古熊抱月而创,一经揽住,不管任何生命,不是重伤就是死亡。

    公良一见,不退反进,身子更是直接撞入伏熊部小眼睛怀抱中,但等他双手抱来时,却忽然下蹲,一记钻拳从伏熊部小眼睛腹下往上钻去。

    小眼睛没想到他还有这招,差点吓死。当下也不管什么伏熊揽月,连忙往后急退。公良站起,快步追上,勾拳、直拳、劈拳、炮拳等种种拳法连环往前飞速打去,速度之快,若疾电风雷,快得让人看不清拳头,更不用说用手去挡了。

    不过,伏熊部小眼睛还是挡了几招,但更多的拳头落在身上。

    好在他皮糙肉厚,没什么事。

    只是眼睛中了几招,淤青一片,直接成了熊猫眼。

    伏熊部小眼睛看这样下去,自己就不是上来打擂,而是变成肉包被人家打了,连忙大叫道:“我认输。”

    公良听得奇怪,“认什么输,我们还没比完呢?”

    “我认输。”伏熊部小眼睛愤恨的说道,也不管他,直接跳下擂台走了。

    他感觉这大焱人太阴险了,竟然以不用神犀宝骨等东西引诱他上台,估计是想报复他扔灵果的事情,以后怎么也不能这么被他骗了。

    下台时候,他看到人群后面站着两道人影,连忙快步走过去。

    “阿姆、阿爸,你们怎么来了。”

    “你过来打擂我们不来看看怎能放心,你这眼睛怎么了?那大焱人下手真重,把你眼睛都打黑了。那大焱人到底想干什么,想把你变成和他那灵宠一样黑白眼吗?”

    “阿姆。”

    伏熊部小眼睛听到她的话,气急败坏的叫道。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先回驻地去,阿姆拿药给你敷敷,马上就好。”

    “嗯。”

    公良目送他们一家三口离开,才转回目光,往擂台下望去,开口喝道:“还...有...谁...”

    不过片刻,就有一名自感不凡的吠勒部人跳上擂台,拍了下腰间,放出一头肩高三米左右的文犀出来,坐了上去。

    公良仰头看着坐在文犀上的吠勒部人问道:“你这是想干什么?”

    “我等堂皇上部,自然该以战场厮杀为主,今天我们就骑坐骑比赛分输赢。”

    吠勒部人看了公良几次战斗,发现他都是用死力与人拼杀,所以才提议骑坐骑比赛。这文犀力气无双,是他从小养大,早已心灵相同。相信有它在,任公良力气再大,再文犀的巨力下,也终将烟消云散。

    “你的意思是让我骑坐骑和你比赛?”公良问道。

    “对。”

    吠勒部人说道:“若是没坐骑,你可以找人借一下,我等你。确实没有,其实认输也不错,免得被我坐骑踩到。”

    公良听得都快笑了。

    下面认识公良的人听到他的话,齐齐爆出一声大笑。这傻子,不知道他有一头真种坐骑吗?

    吠勒部人不知道擂台下的人在笑什么,他也不管,坐在坐骑上,昂首挺胸傲气的望着公良。心里有点飘飘然,不管你再怎么强大,终将输在我的手上。一瞬间,他好像已经看到自己把公良打下擂台,下面人传来的惊讶和欢呼声。

    公良见他执意要以坐骑比赛,就以心灵沟通多吉,让它过来。

    黑猛犸多吉听到他的召唤,立即从大焱部兽场中走出来,往神庙广场而去。

    等了一会儿,看到公良还站在那里,吠勒部人有点不耐烦了,就说道:“大焱人,你要是没坐骑就干脆认输,不要站在这里白白浪费时间。”

    公良气得都笑了,拿起神犀宝骨,就要往他坐下文犀砸去。

    忽然,心有所动,转头就见一道小山般的黑影出现在广场边缘。

    “欧喔”

    黑猛犸多吉看到公良,顿时发出一声欢快的巨吼,然后继续往擂台走去。

    坐在圆滚滚头上的米谷看到多吉,立即飞过去坐在它身上,叽里呱啦说起话来。

    吠勒部人看到黑猛犸,猛然瞪大眼睛。

    貌似那小东西是和公良在一起,和那真种猛犸那么熟,莫非...。坐在文犀上面的吠勒部人有点不敢想了,但还是开口问道:“大焱人,那真种猛犸该不会是你的坐骑吧!”

    “你说呢?”公良乜了他一眼说道。

    如山般的黑猛犸慢慢走近,那凶野的如勾双牙掠起的凛然寒芒,让吠勒部人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黑猛犸穿过人群,慢慢走来,那股真种的气息直欲让人窒息。

    吠勒部人再也顶不住了,连忙叫道:“我认输。”

    说完,他就飞快收起坐骑,跳下擂台跑了。

    速度之快,如迅雷不及掩耳,让人都来不及反应。

    片刻后,擂台下的人才齐齐爆发出一阵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