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荒古禁地之上古秘闻(四)
    “老人家,这树枝里面也有一片空间吗?您在里面生活多久了?”

    公良好像好奇宝宝般,连续向诸稽问道。

    诸稽听到他的话,才从晃神中清醒过来,摇头苦笑道:“新主说哪里话,若里面有一片空间,小老儿何至于沦落到如今神不神、鬼不鬼的样子。至于说在里面呆了多久,恐怕要让新主吃惊了,不知新主可曾听过神庭与大力妖猿之战?”

    “神庭知道,乃是上古时期众神建立的天界之所,由神人共推的天地神主管理。至于大力妖猿就没听说过,只曾听说过元古神猿与天地神主大战一事。”

    “已经元古了吗?没想小老儿倒是苟延残喘了如许岁月!”

    诸稽一愣,道:“那妖猿说是神猿也是不差,毕竟这猢狲有我神灵血脉。

    既然你知道,我也不一一赘述,就从妖猿不满官卑职小闹离神庭说起。

    那妖猿离开神庭后,回归祖地,聚集手下,召唤同脉,整日里练兵习武,喝酒玩乐,且自逍遥。只是神主恐其势大,为祸一方,所以下令神兵神将将其捉拿上天问罪。谁知,这恰恰是浩劫的开始。

    神主为示神庭浩荡威严,就将妖猿缚于雷台之上,经受霹雳雷霆之苦。

    没想不仅没能劈死妖猿,反而炼化他体内在神庭中所食的一些神物,到了雷霆不伤的境界。

    神主一见于此,就命人将其悬于九天之上,经受罡风刮刺,却还是无事。于是,就令人将它直接斩杀,但那妖猿食了悬圃中的不死果,早已到了不生不死不死不生的不坏之境,又岂是小小刀兵所杀得了的。

    最后神庭诸神提议,将它扔入东极汤谷的地火熔炉之中炼化。

    这下祸事来了。

    妖猿不仅没被地火熔炉炼化,反而因祸得福,将一双眼睛炼成火眼金睛,并将吃下去的所有神物炼化,融为一体,将一生功力推升到与神主比肩的境界。

    至此,神主再无法奈何妖猿,只得任它离去。

    回到祖地后,妖猿见族人被杀,气冲云天,只身杀上神庭。

    那一战,杀得日月无光,天地昏沉,星河倒转,神庭破碎,我等先天神灵殒落者无数。

    小老儿因躲在神庭悬圃之中,苟延残喘了一段时间,但最后身体还是受妖猿与神主之战波及,化为灰烬,最后不得不将一丝神魂遁入不死树残枝之中,随其坠入凡间,到了此处所在。

    下凡后,因是一丝残魂,怕出去立即湮灭,是以终日只在不死树的残枝上修炼,凝炼魂身,轻易不敢出去。

    后来感应到有人过来,但都不敢声张,生怕出事,直到今日遇到了新主。”

    “这世上还真的有不死树?”公良看着手中的树枝诧异道。

    “自然是有。”

    诸稽点点头道:“这不死树生于流沙之东,黑水之间的不死国中,一向为其国民宝贝,后来神母寿诞,有不死国民献上一株祝寿,神庭中才有了不死树。其后妖族也不知从哪得知消息,说吞食不死树后可不生不死不死不灭。不死树因此被妖族一抢而空,甚至将那不死国民残忍加害,以至于天地间再也无不死国一族,而那不死树也仅剩下神庭所种一株。但那妖猿与神主一战,神庭中不死树已经化为灰灰,现在,就只剩下新主手中这点残枝了。”

    “这不死树还能种活吗?”公良希翼的问道。

    “不死树非常奇异,只要树身不灭,就有一线生机。新主不妨把它种在灵气充沛之地,应该能够恢复生机,只是要长出灵果,就不知要到何年何月了。”

    “那赶紧找个地方种去。”

    公良心头火热的说道。

    他就希望这东西长出不死果,要知道那可是能让人不生不死的神物啊!

    诸稽看到他的样子,忍不住提醒道:“新主切不可留恋这些外物,殊不知再好的神物也不如己身强大,想想以前神庭中的诸般宝物,到最后还不是在神主与妖猿的神力下化为灰灰。”

    “老人家说的是,不过这和种不死树并无冲突,我们先将东西种下。”

    公良就到灵果园中找了处灵气充沛之地,将不死树种下。为了不死树能早点恢复生机,他还放了一些灵石下去。

    诸稽随公良一起来到灵果林,打量了一下,点头道:“新主这片天地不凡啊!自然蕴育生机,比以前神庭之中的神将还要不凡。”

    “老人家也见过这么大空间?”

    “呵呵”

    诸稽笑道:“小老儿自然见过,以前在神庭之中,只要是一方神将都有一处容纳宝物的空间,只是空间有大有小,有蕴育生机者,亦有死寂之地,不足以论。”

    “老人家,您怎么一出来就叫我新主?”公良终于好奇开口的问道。

    “小老儿一出不死树,冥冥中就有一股意志让小老儿认新主为主,要不然小老儿恐怕现在就不能站在这里,早就消散在这片天地了。不过小老儿也是因祸得福,能够以一缕残魂现身,要是在外面,恐怕一出来就要飞灰湮灭了。”

    “原来这样。”

    公良点了点头道:“老人家以后就不用再称呼我为新主了,叫我阿良或者公良就好了。”

    “小老儿不敢。”

    诸稽正色道:“虽然小老儿多活了一些年月,但新主就是新主,岂能直呼新主真名?”

    公良劝说几下,见诸稽还是坚持己见,只得说道:“那不如叫我公子吧!那新主听起来怪怪的。”

    “是。”

    诸稽听到公良这么说,就没再坚持。不过又说道:“新公子,小老儿昔日在神庭身掌悬圃地祇,职管悬圃地力变化、节风调雨,以应草木生长时序。小老儿看公子这片天地似乎没人管理,多有荒废,不知可否交给小老儿打理。”

    公良想了想,感觉他在空间里面,也不怕出什么事,就点头,道:“那就麻烦老人家了。”

    “多谢公子,以后公子也莫以老人家称呼小老儿了。小老儿可受不起,公子就直呼小老儿真名好了。”

    “这怎么可以?虽然我是你新主,但您怎么说也小子长了诸多岁月,小子尊敬也是应该。但既然您不愿这么称呼,那我以后就称呼老人家为稽伯好了!”

    “这如何可以。”诸稽连忙说道。

    “就这么定下了。”

    听到公良这么坚决,诸稽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应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