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八爪石拒 飞天鳐鲼 毒尾魟
    静下来的海面宛如明镜一般,在海风吹动下,泛起粼粼波光。

    此时的海,是那么的蓝,那么的蓝,那么的蓝。

    蓝得如同靛沫一般,不带一丝瑕疵。

    就在此时,突地从海中跃起一群如巨型章鱼般的八爪石拒,猛然喷出一团浓墨。墨遇空气,脩然化雾。瞬时间,城墙上,一片墨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八爪石拒趁此时机,伸出水桶粗的长爪向城墙上的诸部精英卷去。

    猝不及防,一些精英中招被抓下去,生死不知。

    墨雾弥漫,公良看不清任何东西,干脆闭上眼睛,用心感应。

    米谷小家伙眉心眼睛开启,周遭一切,尽入眼帘。

    倏然,一条粗大长爪疾速飞来,小家伙咻的一下,躲到粑粑后面去,要是自己被这好多爪爪的怪物抓走,就看不到粑粑了。

    圆滚滚看到天这么黑,感觉不大对劲,赶紧趴到墙角边上躲了起来。

    八爪石拒的长爪的目标不是米谷,而是公良。

    速度太快,公良都来不及躲避,就连着通天神锤一起被长爪紧紧卷住,爪上的吸盘贴在身上,粘液一点一点滴落,要多恶心有多恶心。米谷看到粑粑被怪物卷住,连忙将口水往八爪石拒吐去。

    可惜口水吐在上面,瞬间随着粘液往地上滴落,没有任何作用。

    小家伙一看,连忙拿出长矛,往八爪石拒刺去。只是这点动静对八爪石拒来说,和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八爪石拒爪子越卷越紧,还不停的往下拉扯。

    公良心念微动,灵纹宝铠出现在身上,硬生生的把八爪石拒紧紧卷住的爪子挤开。

    趁此机会,他从腰间抽出大狗腿,往八爪石拒的爪子砍去,“嘙”的一声,爪随刀断。

    米谷小家伙见粑粑没事了,高兴的飞过来想抱抱。

    公良现在哪有心情跟她玩,感应到旁边龙伯前丘等人被八爪石拒卷住,连忙收起通天神锤,抓着大狗腿跑过去帮他们一一斩断。

    八爪石拒被他斩断几条长爪,疼得全身抽搐起来。

    但还是没有遁去,仍然顽强的伸出仅剩的几条粗大长爪往公良等人卷去。

    龙伯前丘等人虽然逃离八爪石拒的爪子,但四周一片墨黑,眼不能见物,公良就让他们到旁边呆着。感应到长爪卷来,脩然一刀刺入其中,然后使出蛮力,将八爪石拒往上拉来。

    八爪石拒现在只剩两条爪子吸附在城墙上,一条爪子攻击,这时被他拉住,竟然无可奈何,身子慢慢往上而去。

    只是八爪石拒粗大爪子吸盘上的吸附力无比强大,公良拉得也异常艰难。

    墨雾并不能全部阻挡住诸部精英,有的也和公良一样,靠着感应和来袭的八爪石拒搏杀。

    雨师部的人更是施法降雨,可惜范围不大,不多,对大局无用。

    在八爪石拒吐出墨汁化雾攻城的同时,海面上跃起一群由各种鳐类、鲼类、魟类等组成的飞鱼群,只见它们扇着肉翼,疾速往镇海城飞去。其中有犁头鳐、电鳐、锯鳐、牛鼻鲼、鹰鲼、鸢鲼、蝠鲼、鞭尾魟、鬼魟、刺魟等等等等,数目之庞大,无以述尽,飞入镇海城,宛如重云遮天,城中陷入一片黑暗。

    “呜呜...呜呜...呜呜...”

    飞入镇海城,这些由各种鳐类、鲼类、魟类组成的飞鱼群开始在城中肆虐。

    它们用庞大的身子撞击城中各类脆弱的建筑物,电鳐不停的发出阵阵电光,劈入人群,有不小心被电到的,立即死亡。

    犁头鳐、锯鳐、牛鼻鲼、鹰鲼等体型庞大的鳐鲼一下将脆弱的房屋撞到;鞭尾魟尾如长鞭,不停的往下抽打而去;刺魟等尾带毒刺的毒鱼,不停的滴下丝丝毒雨,被波及的人、物,无不脸色发紫,中毒而亡。

    “孽畜,敢尔。”

    终于有人看不下去,忍不住出手。

    镇海城巨大,隐藏的各路大人物巨多,飞进来的飞鱼很快被屠戮一空。

    有些精明的店家还想着,是不是要挂一头飞鱼在点前吸引客人。

    “噗”

    竜山一剑斩杀一头在他头上飞的犁头鳐,看着城墙的方向,有点担心弟弟和部落的新晋精英。

    他感觉今年攻城的海兽,要比以往强大许多。

    在他不远处,蕙娘手中剑锋滴血,身边落满了一地碎肉,有的还蠕蠕而动,煞是恐怖。

    “哈啊”

    公良终于将八爪石拒拉上城墙。刚刚又有两条长爪来袭,都被他砍断了,现在八爪石拒只剩下一条长爪挥舞,公良索性也砍了,然后心中动念,丹田中的白豪针化作一道极光往八爪石拒脑袋飞去,瞬间刺出一个大洞,飞了回来。

    他把八爪石拒尸体收起来,这家伙费了他好大功夫,晚上得让它付出代价。

    倏然,他感应到,刚刚那群离去的龟、鼋、鲎等类海兽又重新爬上城墙了。

    米谷也看到了,咻的一下飞过去,把它们全部吐死。她的水水还是很厉害的,只有那臭爪爪怪物不怕。

    公良没想到海兽还会再次来袭,连忙大叫着向诸部精英提醒道:“刚才那群海兽又来了,大家小心。”

    与此同时,城下海中冲来几头如山海牛,张嘴向镇海城中喷出一大波海水,后面更有一条条体型庞大的虎头蛟、双髻蛟、苍沙蛟、巨齿蛟凌空跃起,往城上扑去。

    城墙上一片墨黑,诸部精英不仅受到八爪石拒袭扰和诸般海兽的攻击,还要接受即将来临的庞然大物考验,一时情况危机。

    藏身后面的诸部长老终于忍不住动手,他们是让诸部精英过来历练,不是让他们前来送死。

    刹那间,一阵波及全城的大雨从天而降,墨雾弥漫的城墙顿时清朗起来。

    一道光幕挡住了如山海牛喷来的海水,一支支长矛、一道道炽烈明光冲出城外,落入如山海牛与群蛟之中,被击中者不是身化飞灰,就是当场身亡,连逃亡的机会都没有。

    诸部长老出手,也就意味今天的攻城结束。

    原本还气势汹汹的海兽纷纷退去,城墙上瞬间一片清静,只留下一堆海兽尸体。

    公良往部落精英看去,好像少了几个人。

    “朴彔、嗒咖、蟆蝲他们被八爪石拒卷走了。”隗雄神色黯然的说道。

    公良感慨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知道那些八爪石拒会突然来袭,我们经验还是太少了。”

    “我们人太分散了,明天要用战阵才行。”隗雄思忖道。

    诸部精英今天损失惨重,一个个开始反思,并考虑明天要如何对付海兽。

    早前几天太过顺利,让他们以为海兽不过如此,但今天,海兽给了他们一个沉重的教训。

    在这苍莽大荒之中,荒人一出生并不是顺风顺水,在这个缺医少药不注重卫生的年代,幼年夭折者比比皆是;长大后也不一定就意味平平安安,来自丛林的毒虫猛兽,随时有让人丧命的危险。

    所以,对于死亡,他们已司空见惯。

    重要的是,死得是否值得。

    城墙上堆积了一层高高的海兽尸体,眼看已经没事。公良就去把尸体收了,留下一些相对完好的鼋、鲎与八爪石拒,其余的全部扔进小黑水池中扩展空间。得益于今天的海兽尸体,果子空间已经疯狂扩展到五千九百亩之多。

    而城墙下的海面,还漂浮着几头死去的虎头蛟、苍沙蛟和巨齿蛟。

    公良看得两眼发光,也不知道这些体型庞大的家伙放入小黑水池分解,空间能够扩大多少。

    没了海兽攻击,潮水开始退去,从距离城墙上只有二三十米,落到五六十米,到七八十米,再到百米左右,慢慢露出城下地面。

    只是被海水浸泡一段时间,城下土地显得异常泥泞,一些贝壳、海藻等物静静躺在上面,有些随水而来的鱼虾来不及游走,在泥土中活蹦乱跳。

    天地一片宁静,仿佛回到了最初的样子。但城墙上的碎肉残渣和浸入城墙的血迹,无不昭示着一场刚刚结束的惨烈战事。

    潮水越退越远,露出一大片地面。所有的草木都想潮水退去的方向倾斜,看起来十分有趣。城门再次打开,一些人开始清理堵在城门的淤泥,一些以海为生的人纷纷走向城外,捡拾贝壳、鱼虾等物。

    公良看几头虎头蛟、苍沙蛟和巨齿蛟还躺在泥泞中,一时心头火热,连忙和隗雄等人打了一声招呼,就带着米谷和圆滚滚、龙伯前丘等人离开城墙。

    回部落取了黑猛犸多吉后,就带领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城外而去。

    虽然城外地面泥泞,但对多吉来说,却一点事也没有。至于龙伯国人,这些泥泞还没没过脚踝。

    不一会儿,公良就骑着多吉来到几头虎头蛟、苍沙蛟和巨齿蛟所躺的位置,只见几头虎头蛟、苍沙蛟和巨齿蛟的头上,各自插着一支绘就符文的粗大长矛。

    矛身黝黑,散发出一股凛然威严。

    公良摸着下巴,思忖道:也不知道那些长老还要不要这些海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