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海兽凶猛
    “公良,你真不和我等在一起?”

    摆好战阵,隗雄在队伍中问道。

    公良摇了摇头,道:“算了,我就在旁边吧!如此互为犄角,说不定还比在队里好。”

    隗雄见他这么说,只好作罢。

    并非公良想特殊,愿意独立在外。只是他身具先天睚眦兽魂,一出现,那股来自血脉的恐惧,会让那些兽魂自动以睚眦为主。但公良实在不是个能发号施令的人,怎么能够呆在里面。再者说了,他这边有龙伯前丘等八人,再加上米谷、圆滚滚、多吉,就可以组成一个战阵,根本不用和他们一起组队。

    有昨天教训在,公良昨天下午也做了一翻功夫。

    特地跑去镇海城中最好的店铺,订做了几道坚韧的大网,以备海兽来袭时让龙伯前丘等人组成战阵,以网对敌,省得与海兽正面拼杀。

    小鸡高高的翱翔在天空,一对锐利双目紧紧的盯着前方海面。

    米谷坐在多吉身上,和它一样,注视着前方。

    圆滚滚却没有像它那般,而是退到后面,靠在墙边上站着,以防发生意外。

    公良感觉这家伙在这边纯属累赘,就把它收进果子空间里面。

    此时,天色微亮,海潮未涨,还如昨日一般,处在金沙滩外。

    阵阵海风夹带着大海特有的清新和湿润,迎面扑来,让早起的点点慵懒和睡意,一扫而空。

    一切显得那么平和,海面是那么的无暇、透明、纯洁、安静、温柔。粼粼幽光微微晃动,荡漾起点点涟漪,一声声哗响,宛如在吹奏一曲催眠的乐章。

    但,海终究不是风平浪静的池塘,不是流水叮咚的河溪。海就是海,有着跳动不息的脉搏,有一腔奔腾不息的热血。

    涨潮了,海水失去了方才的那种宁静与温柔,露出狰狞嘴脸,一道道海浪开始从远处不停的往前涌来,冲上沙滩,冲上地面,一波接着一波,一波连着一波。

    开始的时候,海浪还不是很大。

    但随着城墙下的土地被海水淹没,海浪慢慢变大,一浪高过一浪,一浪猛过一浪,逐渐形成一道高不可攀的巨浪,汹涌而来,飞撞在巍然耸立的墨黑城墙上,爆发出一阵如雷怒吼,再颓然退去。只留下一片泡沫,和一层迸裂浪花形成的水雾。

    “轰轰轰”

    前浪虽然退去,但后浪依然无所畏惧,一往无前的往前冲来,撞击在城墙上,发出轰隆巨响,宛如真龙咆哮,又恰是天崩地裂一般。

    渐渐地,海水越涨越高,越涨越高,到了距离城墙上二三十米处,终于停了下来。

    海面似乎又恢复了平静。

    然,远处海平面上,一道道白浪冲破海面,疾速冲来。

    仔细看,那哪是什么白浪,分明是一条条宛如航空母舰般的庞大独角龙鲸和长锯龙鲸。这些龙鲸飞快冲来,撞得周围波浪狂野翻涌,前面更是被刺起一道道数十米高的巨浪。

    近了,近了,近了。

    猛然间,条条龙鲸夹带着怒海狂涛狠狠撞在城墙上,巍然耸立的高大城墙宛如地震般剧烈晃动。

    诸部精英一个个站立不稳,战队一下垮掉,而随着龙鲸冲击而来的巨浪,更是淋得他们,一个个狼狈不已。

    公良及时穿上灵纹宝铠,才安然无恙。米谷很聪明的躲在粑粑后面,也没什么事。至于龙伯国人,这些水浪对他们来说,不值一提。

    “吼”

    龙鲸齐齐发出一声巨吼,然后转身,再次将身子狠狠的拍打在城墙上。可惜即使如此重击,城墙还是安然挺立。

    一连拍打了几下,看到城墙依然无事,一条条龙鲸才相聚离去。

    但接着,一头头比昨日更大的八爪石拒从海中跃起,故技重施,喷出一大团墨汁,墨汁化雾,城墙上顿时如昨日般,陷入一片黑暗。这些八爪石拒的爪子每条都有两抱大小,比昨天拥有水桶粗爪子的八爪石拒不知大了多少倍。

    而且公良还发现,这些石拒并不是普通海兽,已经晋入妖兽级别。

    这种级别的妖兽,远不是龙伯前丘等人所能应付,公良连忙把他们和米谷收入果子空间,只留下体型庞大的多吉。

    边上大焱部人对此早有对策,眼见黑暗袭来,纷纷拿出火珠照明。

    忽然见八爪石拒长爪飞卷而来,隗雄连忙喊道:“快用符文真骨。”

    瞬间,前排精英真气灌入符文真骨,口中紧念玄奥咒语,一道道如剑、如矛、如刺、如球的光影往八爪石拒轰去。后面兽魂也在主人的御使下,往八爪石拒跑去,钻入其体内。

    那八爪石拒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全身突然抽搐起来,八条长爪更是疯狂的四处甩动。

    部落精英连忙举起大盾挡住,并抓紧攻击。

    不远处,牛头部人齐声巨哞,一股刺耳声音传入八爪石拒脑中,让它动作为之一滞。

    牛头部人一见,猛然举起巨斧往前斩去,身后显化虚影在他们的齐心合力下,聚成一道无比高大伟岸的身影,如他们一般,举着一柄巨斧狂暴的往八爪石拒斩去。瞬间,八爪石拒被一斩为二。

    伏熊的人与胯下巨熊一起,拼命的挡住不断用长爪抽来的八爪石拒。

    石部人凭借战阵,安然无恙。

    女雀部的人有火鸟照明,丝毫不受黑暗影响,反而指挥火鸟往八爪石拒飞去,将攻来的八爪石拒被烧的好不浪费。

    并不是每个部落都像他们那么厉害,有的部落精英被八爪石拒的粗大长爪扫落水中;有的直接被一爪抽死,被突然卷走的也有不少。

    大焱部这边的八爪石拒终于受不了兽魂的攻击,挥舞着爪子掉下城去。当众人以为就这样结束的时候,猛然从海中再跃出一头八爪石拒。这头八爪石拒比先前那头更加凶戾,长爪上卷着不知道哪来的破烂,疯狂的往大焱精英和公良这边砸来。

    因为这头八爪石拒来得太快,而且力气惊人,猝不及防,一名大焱精英直接被当场砸死。

    一条卷着不知道是鼎炉还是什么的玩意儿长爪拍来,速度疾快,风声呼喝。

    公良不敢大意,连忙取出星纹象龟盾挡在面前,拼命的输入真气。

    “嘭”

    一声巨响,八爪石拒卷着东西狠狠砸在星纹象龟盾上,盾面星光浮现,抵去砸来重力,但即使如此,公良还是被砸得往后滑退了十几米。

    于此同时,海面上飞起一条条如海马般,两米来高黄金龙落。它们丝毫不受墨汁化雾的黑暗影响,一上来就在八爪石拒的空档间穿行,长嘴中不停的往诸部精英吐去一口口冰冷寒气,尾巴更是如长鞭一般,往前抽去。

    不只有黄金龙落,紧跟着飞跃起一条条暗纹毒。

    它们身具巨毒,一上来就往诸部精英吐出一口口毒液,中者立亡。

    还有一条条电鳗,蛇游上来,在精英中穿梭,速度飞快,让人都看不到身影,只见一阵光闪,就迅即消失,而原地则往往会留下一具黑炭般的尸体。

    眼见诸部精英不断死去,后面长老再也坐不住了。

    “出手吧!再这样下去,我大荒儿郎都要死光了。”

    一时间,倾盆大雨降下,黑暗消失,又复光明。

    眼见不妙,窜上城墙的黄金龙落、暗纹毒、电鳗等纷纷离去,只有八爪石拒依然狂野的往诸部精英攻去。

    诸部精英损失这么大,驻守镇海城的诸部长老哪容许它们离去。

    刹那间,条条雨剑自天而降,一只炽烈火鸟疾速飞来,一道道明光,一根根长矛,不断飞来。那些黄金龙落、暗纹毒、电鳗等刚刚逃到城墙位置,就被诸部长老使出的诸般手段消灭一空。

    即使是疯狂攻击精英们的八爪石拒,也能逃脱过长老们的攻击。

    或许是死了太多精英,让长老们心情非常不好。

    他们一个个飞出镇海城,使出无上法力,狠狠的往海中轰去。

    顷刻间,海鱼海兽死去无数,层层叠叠,铺满了整个海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