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前往东土
    公良忍住怒火,向龙伯国的几个家伙问道:“你们怎么带这么多人回来了?我不是说不要人吗?”

    龙伯前丘瓮声瓮气的说道:“主人,他们都是我们龙伯国的弃人,没人养活,没饭可吃,要是我们不带他们回来,他们就会饿死在我们龙伯国。主人就留下他们吧!别看他们小,却能帮主人干活,主人留下他们吧!”

    “主人留下他们吧!他们一定会好好干活的。”

    “主人留下他们吧!”

    旁边龙伯国的几个家伙也纷纷开口求情道。

    龙伯茜红推了一下前面一个小弟乱晃的小子,小家伙这才怯怯的上前,将手中紧紧抓着的一条大鱼递上来,奶声奶气的说的:“主...主人,吃...吃鱼。”

    不用说,肯定是龙伯前丘他们几个家伙教的。

    见小家伙眼巴巴的看着他,公良也不好说什么,就把大鱼接了过来。

    但想到这二十八名大小龙伯人的安排,就蛋疼不已,奶奶的,这是打算吃死老子的节奏啊!

    可人既然来了,难道还能赶回去?

    幸好自己趁海兽来袭的时候,把空间扩大到了八千亩,倒是可以再化出几百亩灵地出来种,再加上那些出产量高的虎豆,应该能养活这些家伙才对。

    于是,在龙伯国几个家伙的热切目光下,公良就点了点头,把他们留下。

    龙伯前丘等人顿时开心得大笑起来,连那群新来的大小龙伯国人也高兴得直跳。

    来了新人,公良就亲自出手给他们做了一顿可口饭菜,结果累得他手都快脱臼了。

    这些家伙实在是太能吃了,真是半大小子吃死老子。

    所以,在第二天,公良就带他们到树林里狩猎,然后把他们和龙伯前丘等人一起收进空间干活。

    现在多了这么多人,真的是不干活就没得吃了。

    为此,他还取出先天息壤在空间化出一片灵地,和以前的灵地一起,就有了一千亩灵地,再加上那些无须在灵地种的三色稻,和高产量的虎豆,喂饱这些龙伯国的小家伙应该是没问题才对。

    收容这些家伙也不是全无好处。

    等以后长大就是一群好帮手,最不济也可以放在空间种地,可谓一举多得。

    龙伯国人回来,镇海城的事情就了结了。公良开始整理东西,购买路上用的东西,准备前往东土见识一下与苍莽大荒不同的别样风情。

    隗雄等人在镇海城呆了一阵,感觉无聊,想回部落。

    于是,就来问公良要不要一起回去。

    公良摇了摇头,“不了,我想趁此机会去东土看看。”

    “你要去东土?”隗雄听得两眼一瞪。

    “嗯。”公良点了点头。

    公良是几百年间从祖地出来的唯一族人,现在要去东土,隗雄不得不谨慎从事,连忙跑去禀报首领。首领听了后,赶紧上报驻地长老。

    数百年前祖地族人经过碧落海被海族所杀,是大焱部最痛心的事。

    如今听祖地族人要去东土,驻地长老连忙召公良前去问话。

    “听说你要去东土?”

    公良站在下首,听到长老问话,连忙恭敬回道:“是。”

    长老坐在大堂之上,道:“趁年轻出去游历,见识一下外面的广阔天地也是不错。但要记住,东土之地人心狡猾诡诈阴险,切不可听他们的片面之词。要多看,多想,多听。很多初到东土的人就是被东土人的花言巧语骗去身上的所有东西,到最后只能沦落到给人做苦力为生......”

    公良在下面聆听着着长老的教诲,实在没想到这种小事也劳动长老出面。

    长老跟他说了一些去往东土的注意事项,又说道:“去东土之前,记得到大荒神像前虔诚叩拜,在识海种下一枚神念。以后若是遇到不可匹敌之人,可以自身功力催发神念,帮你渡过劫难。但切记,催动神念必然会消耗功力,越是强大,消耗越多。你要量力而行,不要到最后逃过劫难,却因为燃烧自身精血而死。”

    “公良谨记长老教诲。”

    公良恭敬的应了一声,又问道:“那神念是不是要回去神庙种。”

    “不用。荒神无所不在,你到大庙前的大荒神像下虔诚叩拜,就能种下神念。”

    公良和长老聊了一阵,就告辞离去,前往大庙种神念。

    这等于给自己贴上一道护身符,危急时刻可保无恙,就像在大焱部时对付妖兽请来祖神一样。

    来到大庙荒神像前,公良虔诚跪下,双手合什叩拜,然后依着长老所教的方法,观想荒神,种下神念。

    旁边米谷都不知道粑粑在干什么,不过看粑粑虔诚的模样,自己也依样跪下叩拜。

    圆滚滚也是如此。

    也不知过了多久,公良只觉脑中好像多了一道莹黄光团,探进去一看,一股浩荡神威顿时从光团中传出来。

    看来,这应该就是神念了。

    种下神念后,公良又在镇海城中逛了一下,然后就回驻地,同要回部落的隗雄等人吃了顿送宴。大荒男儿没那么侨情,没那么多伤感,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好不欢快。

    其实,他们这些人中也有很多人要去东土游历,可惜不像公良一般,孑然一身,了无牵挂,想走就走。

    翌日一早,公良就早早起来,打算前往港口坐船。

    没想到隗雄等人竟然在门口送行,一时间倒是有种别离的伤感。

    他这人喜欢快乐一点,不喜欢离别的惆怅,向众人拱了拱手,就在众人的目送下离去。

    镇海城的港口在离城十里外,金沙滩下游五里的一处深水湾处。

    此时天还未大亮,但港口上却已经人来人往,无数荒人、东土人从船上上上下下,或卸货、或算账、或做事,种种不一。

    公良打量着停泊在港口的一艘艘大船,有的是铜皮蒙面,有的是闪着铁光的黝黑船体,但无一不是巨大无比的艨艟巨舰。不如此,根本无法在海上航行。

    公良在港口上走了走,打算挑一艘比较大,比较结实的艨艟巨舰前往东土。

    米谷坐在粑粑脖子上,她从来没看过这么大的船,一时眼睛瞪得大大的。

    圆滚滚就没那么多好奇心,在前面屁颠屁颠的走着,时不时尿一泡熊猫尿做个记号。

    海风猎猎,海波涌动,一排排船只起起伏伏。

    倏然,公良发现两艘艨艟巨舰之间竟然停着一艘乌蓬小舟,上面站着一名手抓双桨的苍白老人。看他站在小船上随海波起起伏伏,公良都怕他被海浪给掀翻了。

    老人看到他,摸着苍白胡须高声问道:“少年人,要不然坐船,老朽免费渡你到东土去。”

    公良听的一头黑线直插而下,什么鬼?这老头竟然想用这破船渡自己过海,有没搞错。

    不由好心劝道:“老人家,您还是早点回家吃饭吧!不要在这边瞎折腾,免得大浪来了把你这小船给打翻了。”

    老者听得两眼一瞪,“你这小东西,是不是看不起我这船?”

    “没有没有,老人家赶紧回家吧!这边风高浪大,呆久了对身体不好。”公良懒得跟这老头废话,继续往前走去。

    “嗬,想走,没门,给我上来。”

    老人手一招,公良和米谷、圆滚滚就往船上落去,然后就见他摇起双桨,船只立即如箭般,急速划破重重水波,往前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