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灵蝉花
    苍梧县,乃珠崖郡辖下县城,也是最后一县。

    此去经过巍峨高耸的天穹山,便进入穹隆郡内。

    大雨小雨淅淅沥沥下了半个多月,到了今日终于放晴,但空气中却带着一股燥热,让人感觉烦躁不已。

    公良带着米谷和圆滚滚风尘仆仆的来到苍梧县外,连高耸的城墙都懒得去看一眼,就直扑城内客栈。这种天气赶路实在让人难受,走没多久就出了一头大汗,全身湿透,黏得人受不了。所以,他现在最想要的是找个客栈好好洗个澡,舒服睡一觉,而不是欣赏什么鬼风景。

    进入城内,他就找了家最大的客栈走进去,叫道:“店家,来一间上房。”

    客栈掌柜看到他,连忙恭敬的说道:“荒爷,真是抱歉,小店已经客满,请您到其它家看看。”

    公良二话不说,转头就走,往下一家走去。

    “荒爷,您来晚了,小店最后一间客房刚刚有人入住。”

    “客官,真是抱歉,小店已经客满。”

    “爷,您来晚了,小店客房早已经满人了。”

    走了几家,城中客栈竟然家家爆满,公良一路走来都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真是咄咄怪事。没奈何,只得往下一家走去。苍梧县也不大,客栈不是很多,好在他运气不错,从南门走到北门城门处的时候,又发现了一家客栈,连忙走了过去。

    刚刚走到客栈门口,旁边忽然窜出两人拦住他。

    其中一人喝道:“此店不开,速速离开。”

    公良往前望去,客栈店门大开,这家伙是不是眼瞎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落脚客栈,他怎么可能走,懒得跟他废话,直接走了进去。

    “喂你这唔”

    另外一人听到他要叫,连忙拉住他,小声说道:“你找死不成,没看到他是荒人吗?这些莽野人个个脾气不好,要是惹恼他们,咱们谁都讨不了好,说不定还有性命之忧。反正只他一人,放进去也不碍事,堂主就算知道也不会说什么。”

    那人想了想,望了下公良那魁梧粗壮的身子,最终没有说话。

    这里距离大荒很近,时常有荒人往来,有些荒人脾气不是很好,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运气不好被打死的不在少数,还是少惹为妙。

    公良带着米谷和圆滚滚走进店内,发现里面空无一人,静悄悄的,连个声音也没有,宛如鬼屋一般。

    站了片刻,见没人出来,公良就大声叫道:“喂,里面有人在吗?”

    不一会儿,一名中年男子掀开后面布帘走了出来。看到公良,不觉诧异道:“咦,荒爷您怎么进来了,莫不是外面那些看守的人不在?荒爷您赶紧走,免得那些人回来,害了荒爷您。”

    “怎么回事?你们开门不做生意吗?”

    公良直瞪眼,从来都只见有人往自己店里拉客,还从来没见过把客人往外推的傻子。

    “荒爷,小店当然也想做生意,只是怕连累了您,小店是有苦衷的,真是抱歉,荒爷您到别家去看看。”店家连连拱手说道。

    “什么苦衷,说来听听。”

    公良走到一张矮桌子边上,盘腿坐下问道。

    瞄了瞄桌子地板,一尘不染,看来即使没生意,店家也是有在打扫卫生。

    看到公良好像有不走的趋势,店家无奈,只好坐在一边说道:“唉,说起来都是老祖宗留下的祸事。当年我祖上也曾是修士,可惜根骨不佳,到了中年还是毫无进展,干脆离开师门下山游历。到了这里,见此处山水不凡,索性在此住下,娶妻生子。后来因为生计,就开了这家店。我那老祖虽然根骨不佳,却也非凡人。经他研究,以天穹山中出产的灵蝉花,精心研制出一道药膳。这药膳十分不凡,不仅可以疗伤,去除暗疾,还可定魄安神。

    所以,药膳一出,食客如云,客栈日日爆满,生意非常红火。

    可惜老祖一去,这药膳好像也跟着消失一般,我等后人竟然怎么煮也煮不出来,生意也跟着江河日下。到了如今,也只能是开个普通客栈而已。

    原本靠着客栈,我们一家也能够养家度日,甚至还有少许盈余。

    可谁知那御马堂的人也不知从哪知道我家祖上曾卖过药膳,硬是逼着我等把那药膳配方交出来。

    那是祖上所传,岂能随便交出,那不是显得我等子孙不孝。

    也就是从那开始,我这客栈开始出事。

    御马堂的人进来赶走客栈中的所有客人,还派人在外驻守,不允许人进来住店。先前有不听劝的,都被赶走。赶不走的,都被打断手脚扔了出去。所以小的才劝荒爷赶紧离去,免得受小店连累,害了荒爷性命。”

    “他们就没把你们抓去严刑拷打逼问药膳配方?”

    “这倒没有,除了不让人进来住外,一切如常。兴许是还念着几分同乡之情吧!”

    “天真,他们哪是念什么同乡之情,分明是怕你们出事拿不到药膳配方。”

    公良无语,又问道:“你们就从来没想过离开此地?”

    “怎么会没想过,我和夫人带着孩子明里暗里都不知走过多少次,可每次都被他们抓了回来。没奈何,我们只好在店中呆着。幸好家中还有些余财,可以勉强度日。只是这银钱日日见少,眼看就要过不下去,小的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一想到以后生活,店家就有满腹心酸泪,忍不住悲悲戚戚的哭了起来。

    后面也传来一阵压抑呜咽,好像是个妇人的声音,看来应该是店家妻子。

    公良听得难受,就说道:“不要哭了,赶紧去给我安排一间客房,多少挣点银子,让你们再撑几日。”

    “这这怎么行,这会连累荒爷您的。”店家连忙说道。

    “说什么连累,我会怕那些宵小?那些人若是进来,尽管让他们来找我,看我怎么收拾他们。再者说了,外面那些客栈间间客满,都没地方可去,你让我去哪里住?”

    “现在是灵蝉花采挖时节,人是多了点。等灵蝉花开尽,人就会散去。荒爷可以到城中庙里去住,那些没有找到客栈的人都去那里住了。”

    公良都不知道怎么说了,自己都已经很明白跟他说,那些人进来不关他的事,怎么还劝他出去?真是死脑筋。

    不由瞪眼道:“你废话怎么那么多,赶紧去给我安排一间上等客房,有什么好酒好菜给我拿出来。”

    “荒爷”

    “咳咳咳”

    店家还要再劝,忽然后面传来一阵咳声。店家转头,就见前后隔帘间伸出一只手来向他招了招,当下连忙说道:“荒爷您稍待,小的去去就来。”

    店家起身往后走去。

    一掀开布帘进去,就听妻子小声训道:“你这呆头呆脑的死货,一点眼色都没有。也不看看那荒爷是什么人。你看看他带的灵宠,说不定是来自大荒上部,又怎么会怕那些御马堂的人。再说了,就算御马堂的人过来,他打不过还跑不过吗?而你我夫妻现在已经这样,难道还怕被他连累?”

    “说的也是,是为夫糊涂了,那我就去安排荒爷住下。”

    “去吧!”

    店家从后面出来,就对公良说道:“荒爷,请跟小的来,小的为您安排一间清静上房。”

    “嗯”

    公良随店家来到楼上一间上房,里面十分干净,摆设也是精致。公良点点头,道:“不错,就这里了。你再去给我准备一桌你们店里的拿手好菜,我们饭量都很大,你就按照正常人的五倍安排。”说着,他又拿出十几两银子递给店家。

    “这些钱先存在柜上,不够再说。”

    店家忙不迭的说道:“够了够了,吃点东西哪需要这么多银子。”

    “那就去安排吧!我先洗个澡,躺一会儿,你做好东西再来叫我。”

    “好的,您要洗澡在下面。”

    “嗯”

    吃完饭,睡了一晚,公良恢复精力,顿觉神清气爽。米谷也是一样,不再有想打瞌睡的样子。圆滚滚被尘土弄得灰黑不一的毛发在昨晚洗了一遍后,又恢复了往日光亮。

    “呜”

    米谷伸了个小懒腰,见粑粑醒来,就爬过去贴着脸脸蹭了蹭。

    每天早上她都要这样,她就喜欢这样蹭粑粑,她最喜欢粑粑了。

    而圆滚滚则还在呼呼大睡。

    公良把它叫醒,洗漱一下,就出了客栈,在苍梧县的街道上闲逛起来。

    昨晚吃饭的时候,他听店家说,这苍梧县的特产灵蝉花是山野灵蝉蛰伏于地中十二年,受地气之气氤氲蕴育而成,感春雨生机而出,非常不凡。

    这灵蝉花又分为上、中、下,三品。

    下品凡物,适合凡人所用,可用金钱购买;中品灵物,可制成一些下品丹药、药丸之类,每一只价值十枚灵石;上品非凡,要百枚灵石,十分难得,用其制成的上品灵蝉丹,有定神安魄,去除杂念等种种神奇功效。

    所以,每到这个时节,都会有很多人涌到苍梧县来挖灵蝉花。

    其实,这灵蝉花也不只是苍梧县有出产,只要在天穹山附近的山脉都有,但唯有苍梧县的灵蝉花品质最好,其它地方要稍差一些。

    公良没想到这个小县城竟然还有这种特产,就想在这里停留一阵,去挖一些再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