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天品灵蝉
    米谷扇着翅膀飞到粑粑面前,兴奋的甩着九彩尾巴嚷嚷道:“粑粑,粑粑,你看偶挖到什么了?”

    公良埋头挖着灵蝉花,听到小家伙的声音抬起头来,就看到她抓着灵蝉花的花冠角在臭屁的甩着,顿时感觉全身都不好了。那可是一百灵石啊!这还是产地价,拿到外面都不知道能卖多少。

    他连忙说道:“我们家米谷真厉害,一下就挖到灵蝉花了。来,给爸爸收,回去爸爸给你做好吃的蛇羹。”

    “嗯嗯...”

    米谷听到粑粑的夸奖,开心得如竖起的螃蟹般,手舞足蹈起来。

    她就知道她好厉害,不像滚滚那么笨,都挖不到虫虫花。

    “公良,我也挖到灵蝉花了。”

    这时,圆滚滚也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从储物袋中取出两颗上品灵蝉花。

    公良拍了拍它憨厚的大脑袋,道:“不错,继续去挖,等回去我给你做一顿好吃的。”

    圆滚滚一听到有好吃的,立即转身跑去挖灵蝉花了。

    米谷看到圆滚滚挖的灵蝉花竟然比自己还多了一颗,好生气喔,她一定会挖得比滚滚多的。想了想,她就飞到上面,手搭凉蓬,眉心一轮竖目出现,放射出一道明光照在竹海之中。

    用竖眼扫射了一阵,米谷小家伙就往一处灵蝉花比较多的地方飞去。

    在三人努力下,没过多久,他们就挖到了一堆灵蝉花,而且每颗都是上品。

    他们越挖,也越往竹海深处而去。

    “唔...”

    倏然,公良感觉到更深处传来阵阵灵气波动,也不知道是什么,心中好奇,就快步往前走去。

    走了一会儿,眼前突然出现一片氤氲灵气的苦竹林,林中地面闪烁着点点玉光,让人恍若进入了萤火虫的世界。

    苦竹边,一条条比前面苦竹海中更加粗大的青玉蛇,或盘、或趴、或行,或附在苦竹上。另外还有一只只比先前林中大了一倍的隐翅虫在密布点点玉光的地面飞来飞去。

    仔细看,那玉光竟然是从灵蝉花冒出地面的花冠独角发出来。

    花冠角能发出点点玉光,真是不可思议。

    公良心中充满问号,这到底是什么灵蝉花,怎么先前没有见过?

    他来到苦竹林的时候,林前已经站了一批人。其中一拨十分古怪,全身罩在黑色斗篷中,身上还缠绕着无数藤蔓,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见这些人不进林,公良自然也不可能傻乎乎跑进去,就在外面呆着。站了一会儿,后面又走来两人,是他在前面林中遇到的名叫墨画魂的人和他的朋友。

    “咦,这里竟然有灵竹?”那名叫墨画魂的人讶异道。

    “这是苦灵竹,乃天穹山独有之物。”他朋友解释到。

    “有这么好的东西怎么没人挖走?”墨画魂奇道。

    “怎么没有,挖的人多了。可惜这些苦灵竹十分奇怪,只要离了天穹山地界,品阶就会下降,成为一无是处的凡物。有的人不信,连土一起挖走,但结果还是一样。后来大家看到这些苦灵竹实在是无法挖走后,才渐渐熄了这个心思。也是如此,这里才能保留下这么完整的一片苦灵竹。”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以前也挖过。起先听人家这么说,也是不信,后来费了一番功夫种下灵竹后,才知此言非假。”

    “那地上那些灵蝉花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发光?”

    “这是天品灵蝉花,上品之上,灵蝉花中至尊,只有苦灵竹中才有出产。但现在还没成熟,得再等一会儿。”

    “我们又不是专门来挖灵蝉花,等什么,你快把那些青玉蛇解决,我好收隐翅虫。”

    “好吧!”

    墨画魂朋友应了一声,就从怀中取出一枚朱红丹往林中掷去。

    群聚在苦灵竹林中的青玉蛇似乎不喜欢这东西,纷纷游走,离开朱红丹一段距离。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见蛇群没有退走,墨画魂朋友再次从怀中掏出一枚朱红丹,往先前那枚丹药扔去,两丹撞在一起,迸射出一片红雾,沾染到红雾的青玉蛇,一条条痛苦得在林中翻滚,不一刻就全部死去。

    “没想到你竟然带来了三黄丹,剩下的就交给我了。”

    墨画魂从怀中取出一幅卷轴打开,赫然是公良先前在林中见过的那幅画。

    他手一指,画轴就往前面苦灵竹飞去,缓缓打开。刹时,一轮灿烂明月从画中喷吐而出,一片浩荡明光辉耀在苦灵竹林中。林中隐翅虫受到月光吸引,纷纷往明月扑去,消失不见。

    旁边人看了,不由往他们望了一眼,但迅又转回头去。

    不远处冒出一人身影,是先前那名被称为老秦的人。

    老秦往苦灵竹林中深深的望了一眼,摇了摇头,又退回到苦竹海中。

    过得片刻,苦灵竹林地面上的灵蝉花忽然发生变化,上面花冠独角发出的莹莹玉光倏然变浓、变黄,最后变成一派金黄色泽。这金黄,不是那种艳俗的金子色泽,而是透出一股尊贵、高雅、大气磅礴的气息。

    那拨罩在黑色斗篷中,又身缠藤蔓的怪人看到灵蝉花变色,立即从怀中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竹制小笼别在腰间,往林中走去。

    说也奇怪,他们进去后,不仅青玉蛇纷纷躲避,竟然连隐翅虫也没有攻击他们。

    他们飞快前行,挖了灵蝉花就走,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眼前

    墨画魂的朋友在后面看了,说道:“画魂,灵蝉花已经成熟,我们也进去吧!”

    “好。”

    两人就一起往前走去。

    倏然,从围观的人群中跃出一道人影,一个起落来到两人面前,抽出一把长刀挡住两人去路。

    墨画魂的朋友冷然问道:“朋友,为何拦住我们?”

    “人可以离去,但那丹药和画轴要留下,否则,死。”

    “若我说不呢?”

    “那就去死。”

    浑然间,那人一刀劈下,在月色中焕出一片凛然刀光。

    “找死。”墨画魂朋友手一挥,一道气芒往那人疾射而去。

    那人连忙躲开,往旁边喝道:“老七,你们还不过来,在那边等死吗?”

    那人话声刚落,立即从旁边跑出几人,将墨画魂和他的朋友团团围住。

    “死。”

    那人厉喝着,挥刀向墨画魂和他朋友斩去。跑来几人也纷纷启出兵器往前劈落。一时间,墨画魂和他朋友两人凶险万分。

    不过奇怪的是,墨画魂朋友却没有任何动作,而是退后几步,来到墨画魂身边。墨画魂立即从怀中取出一幅卷轴,缓缓拉开。蓦然间,一道剑光如疾雷速电般飞泻而出。

    那几人只见一道光闪过,就感觉情景不对,自己怎么看到自己的脚了。

    剑光一出,人头落地,画轴也化为灰烬。

    后边人看到此处情形,一时心头凛然,连忙往后退了退。

    “可惜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蕴养出的一道剑气。”墨画魂看着地上灰烬叹气道。

    “这有什么可惜的,回去再蕴养一幅就是。”

    “你说的倒是轻巧,为了蕴养这幅剑气,可是花了我无数时间和精力。你怎么不拿你师傅送的那幅字出来,那里面可是有大儒意志,一出现妖魔鬼怪立即化为灰灰,还可以反复使用,哪像我这种一下子就没了。”

    “我那字用在这里可惜了,哪有用你的实惠。”

    “嗬,合着不是你的东西不心疼。沈多白,我告诉你,若不是要和你一起去探秘地,我根本不会和你这吝啬坑友小人在一起。”

    “好了好了,哪来这么多废话,赶紧走。还有,我不叫沈多白,而是叫沈三白,不要给我乱取名字。”

    “三不就是多吗?还不是一样。不是我说,伯父给你取这个名字真的不错,衣白、脸白、臀白,号曰:三白...”

    “哎,你怎么动手了,君子动口不动手嘛。”

    “你不是说我是小人吗?小人自然是要动手了。”

    “好好好,你是君子,君子好吧!不要再动手动脚,这样很伤友情的,我们赶紧去挖灵蝉花,要不然都被挖走了。”

    公良在后面看着他们打打闹闹走进苦灵竹林中,后面又有一些人进去,但还是有些人呆在外面。

    他也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进去,因为他不清楚身上带的驱虫丸对里面的隐翅虫有没有效果。想了想,还是抵挡不住那天品灵蝉花的诱惑,走了进去。再者他还想挖一些苦灵竹种在空间里,至于沦为凡物,不试过怎么知道?

    前面苦灵竹中的青玉蛇和隐翅虫已经被那叫墨画魂和沈三白的人清除干净。

    公良就在这里停下来,开始挖苦灵竹放进空间里。

    在他前面不远的沈三白看了,以过来人的身份劝说道:“朋友,你挖这些苦灵竹没用,回去没几天就会变成凡种,白费一番力气。”

    “多谢告知,但我还是想试试。”

    公良说完,就继续挖了起来。

    沈三白摇了摇头,想当年他也是这样不听劝,没想到费了一番精力把苦灵竹种下后,竟然慢慢变成凡种,那时候真是欲哭无泪啊!有些事只有亲身体验过,你才能明白,要不然别人怎么说,你不懂,还是不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