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上缴所得
    公良用一粒先天息壤在青桑果林边上化出一片灵地,然后把苦灵竹连根带土挖进空间,让孪生双芝兄妹种在上面。

    他一边挖,也一边在想,到底为什么这些苦灵竹被人挖去后就会变成凡种,难道只是因为地理气候的原因?

    这种鬼话他向来不信。

    想着,想着,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每处苦竹间都有青玉蛇和隐翅虫。

    莫非两者相互依存?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大自然中绝不会平白出现一种事物。但既然出现,就有它的道理所在。或许其中有他不知道的生物链。所以,他打算抓些隐翅虫和青玉蛇放在新种的苦灵竹中,或许有意外收获也不一定。

    挖了大大小小差不多万根苦灵竹,公良就不再挖,往林中走去。

    忽然,刚刚进去的那拨罩着黑色斗篷,身缠藤蔓的怪人飞速从里面跑出来,后面一群隐翅虫扇着翅膀紧追不舍。

    公良吓了一跳,连忙退出苦灵竹林。

    那拨怪人跑出苦灵竹林后,那些隐翅虫就不再追出来,转身回了苦灵竹中。

    看到隐翅虫离去,那拨怪人才松了口气。其中一名身材比较高大的怪人开口问道:“我们损失几个人了?”

    “三个。”一人黯然说道。

    “也是不幸中的大幸,回去多给他们一点安家费,没想到漪萝藤功效这么短,我还以为能够持久一些。”

    “这隐翅虫对他们忌讳的东西适应能力是越来越强了。”旁边一人说道。

    “走,我们回去。”

    一行怪人转身往前面苦竹海走去。

    这时,从未进苦灵竹林中的人群中,走出一名身穿铠甲,腰别长刀的大汉,上前挡住他们去路,“丘三,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齐爷,小的怎敢忘记。”那名身材高大的怪人连忙从怀中取出一个袋子给大汉。

    大汉打开袋子看了一下,望着怪人,“丘三,你身上没藏吧!”

    “小的哪敢呀!”

    “没有最好,你应该知道藏东西的下场。”那叫齐爷的大汉朝后面招了招手,立即有一人过来,从怀中掏出一只灰白豚鼠在怪人身上闻了闻,发现没什么异常后,这才收起豚鼠。

    “很好,我喜欢懂规矩的人。”

    齐爷点了点头,从袋中拿出一些天品灵蝉花,就把袋子还了回去。

    “走吧!”

    “多谢齐爷。”

    后面又有一个怪人上前,乖乖的把装着刚挖出的天品灵蝉花的袋子奉上。

    看到这里,公良算是明白了,这些怪人就是专门从事挖天品灵蝉花的人,而后面齐爷那些人应该是守在外面等候抽成,有点像黑社会收保护费的性质。这些家伙,脑袋真是聪明,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公良看了下,就往苦灵竹林中走去。

    “你竟敢私藏,找死。”

    “齐爷饶命,齐爷饶命。”一名怪人跪地哀求道。

    旁边怪人也纷纷开口求情道:“齐爷,就饶他一次吧!”

    “我饶你,那谁饶我。”

    齐爷抽出腰刀往怪人劈去,瞬间人头落地,吓得后面的人噤若寒蝉。

    公良回头望了一眼,连连摇头,这就是**裸的弱肉强食,远比大荒的荒莽丛林要来得残酷。

    前面发光的天品灵蝉花早已经被采摘一空,公良就往旁边没人走的偏僻角落行去。盘缠在苦灵竹中的青玉蛇感受到米谷和双头龙蝰的气息,纷纷往四处遁去。那些隐翅虫起先也是避开,但过了一阵后,就往前扑来。

    无奈,公良只得启动第二计划。

    “米谷,吐它们。”

    “嗯嗯...”

    米谷兴奋的摇着九彩尾巴,她最喜欢帮粑粑做事了。只见她猛然张嘴,吐出一股雨雾。那些被雨雾沾染到的隐翅虫纷纷往下掉去,只不过片刻,苦灵竹地面上就铺了厚厚一层隐翅虫尸体。

    隐翅虫也不是那种无脑蠢物,知道趋利避害,见飞上去的同伴都被米谷毒死后,就再也没有一只敢再上去。

    公良松了口气,幸好没过来,要不然他估计得把所有隐翅虫灭掉才行。

    米谷见隐翅虫不再过来,就从地上抓起一只肥大的隐翅虫向粑粑邀功道:“粑粑,你看,偶好厉害吧!”

    “我们家米谷最厉害了。回去爸爸给你炸隐翅虫吃,喷香酥脆的,非常好吃。”

    米谷听到粑粑的话,口水都流了下来。回去有好吃的,粑粑对她最好了,粑粑就没对滚滚这么好。

    小家伙看了圆滚滚一眼,飞到它面前,昂首挺胸的虚空踏步显摆起来,圆滚滚才不会理她呢?

    公良将死去的隐翅虫全部收起来,用以前空出来的天香木盒封存,这些都是小家伙以后的零食。处理好后,他就让米谷去抓一些青玉蛇和隐翅虫过来,放进空间种植的苦灵竹林中。至于能不能活,苦灵竹是不是会褪为凡物,那就不得而知了。

    离开前面人群经过的路线,公良终于挖到了天品灵蝉花。

    这种天品灵蝉花和前面所见的灵蝉花全然不同,全身散发出一股尊贵金黄的至上气息,内蕴澎湃灵气,似乎还有点点生机隐藏在其中。

    上品、中品、下品等三种灵蝉花公良知道他们的用途,但这种天品灵蝉花却只是刚刚听说,都不知道有什么用。

    但这并不妨碍他想挖这种灵蝉花的心。

    他把挖到的天品灵蝉花收起来,就继续往前走去。林中的青玉蛇不再上来,倒是那些隐翅虫过一会儿后,又扑了上来,但都被米谷消灭了。公良估计,今天收获的隐翅虫,够米谷小家伙当零食吃很久了。

    圆滚滚在这里也不是一无是处,帮公良挖了很多天品灵蝉花。

    米谷这次没有帮粑粑挖东西,被粑粑派在旁边,防止隐翅虫过来。

    苦灵竹林并不是很大,公良和圆滚滚挖来挖去,也只不过才挖了一千多颗天品灵蝉花而已。

    到了天快亮的时候,他就带着米谷它们往外走去。

    因为天大亮后,隐翅虫就会开始活动,到时一群隐翅虫围过来,那就可怕了。

    虽然有米谷在身边保护,但小家伙的口水也不是无穷无尽,有停顿的时候,所以还是早点离开为妙。

    穿过重重苦灵竹林,来到外面,公良发现昨晚进去的人都已经走出竹林。此时他们正被昨天那叫齐爷的人带着一批人挡住去路。

    “老规矩,每个人都上缴八层所得。”

    进入苦灵竹林挖天品灵蝉花的人似乎都知道这事,听到他的话,一个个乖乖上前排队,把挖到的东西上缴。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显然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因为每一颗天品灵蝉花都价值连城,即使最后只剩下一颗,不说能保一世衣食无忧,但也足够享用好久了。

    但墨画魂和沈三白似乎并没有要把天品灵蝉花交给他们的打算,仍然往前走去。

    “站住,你们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每个人都上缴八层所得才能离去。”齐爷望着两人喝道。

    “如果我们不给呢?”沈三白淡淡的说道。

    “那就不要怪我把你们留下来。”齐爷冷冷的说道。

    沈三白和墨画魂却是不信,依然往前走去。

    “找死。”

    齐爷顿时抽刀斩去,沈三白随手挥出一道气芒,忽然感觉手疼,收掌一看,手心已经被刀划破,鲜血直流。

    “武修!”

    沈三白皱眉道:“没想到堂堂武修竟然在此做这等下贱之事。”

    “在齐某眼中,没有高贵低贱以说,只有灵石最实在,现在愿意交了吧!”

    若非看到两人一身儒生打扮,生怕得罪青阳学宫,齐爷早就把两人杀了,哪会和他们在这里叽叽歪歪。

    “三白,你没事吧!”墨画魂关心道。

    “没事。”沈三白从怀中取出创伤药敷上,看着齐爷,心头大怒,就要伸手从怀中掏出师傅送的字,将这群跳梁小丑杀光。忽然看到公良从林中走出来,就停了下来。

    “站住。”齐爷大喝道。

    “干嘛?”公良装作不解的问道。

    “每个人都要上缴八层所得才能离去。”齐爷说道。

    “你竟然让我上缴辛辛苦苦挖出来的东西,你是不是傻了?”公良鄙视道

    齐爷没想到公良竟然会说出这种话,顿时气炸,勃然大怒道:“找死。”猛然抽刀往公良砍去。

    公良取出神犀宝骨,往上一抡,倏忽风声,轰然作响。

    齐爷的刀刚好砍在神犀宝骨上,一股无匹的力量从刀身传入手中,身子立即被一股巨力撞飞在后面苦竹上,慢慢往下滑落,胸口一股热血窜上喉间,他连忙死死咽了下去。

    “荒人。”

    齐爷嘴中迸出两字,他早该发现才是,只是公良穿着东土服饰,天色又暗,以至于失察了。

    早知道他就不会傻傻的拦下他,没人比他更清楚得罪荒人的下场,他一个朋友就是被来自大荒的百部精英一巴掌拍扁。没错,就是一巴掌,那次他运气好逃了一命。

    公良手拄神犀宝骨,饶有兴致的望着他,问道:“现在还要我上缴八层所得吗?”

    “不...用。”齐爷脸色憋青。

    “那我可以走了吗?”公良问道。

    “...请...”

    “但我现在却不想走了。”

    齐爷听得脸色一变,差点就跪下哭求道:“爷,您到底是要搞哪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