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杀戮(上)
    “正所谓‘劳有所得’,既然你把我留下来,那就要支付一定的酬劳。我这人信奉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合作共赢理念。所以,我也不贪心,只要你拿出八层所得作为留我下来的酬劳就好。”公良微微笑着向齐爷说道。

    齐爷身边的人听他这么说,愤然拔刀。

    齐爷摆了摆手,这些混账东西,难道还看不出眼前形势吗?

    不要看这荒人一脸笑意,他敢打赌,他要敢拒绝,指不定怎么死都不知道。

    齐爷从怀中掏出一个袋子,上前恭敬奉上。

    公良接过袋子,发现竟然是一个大荒产的纳物宝袋,打开一看,里面装了不少天品灵蝉花,就取出灵石盒倒了一些进去,剩下五颗还给他。

    齐爷偷看了一眼纳物宝袋,苦笑不已,说好的八层呢?

    “现在我可以走了吗?”公良问道。

    “您请。”齐爷赶紧说道,现在他就想这位爷赶紧走人,不要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你们是御马堂的人吗?”公良又问道。

    “不是。”齐爷连忙摇头道。

    公良就往苦竹海走去,忽然想到刚才那沈三白曾经提醒过自己,就回头问道:“两位,要一起走吗?”

    “谢了,不用。”沈三白拱了拱手道。

    公良点了点头,往前走去。

    天就要大亮,苦竹海中的隐翅虫已经陆续醒来,蠢蠢欲动,他连忙加快脚步离开苦竹海。走了片刻,蓦然发现一具尸体横在前方,上面血迹未干,显然刚死不久,不觉皱起了眉头。看来挖东西也不安稳,竟然有人在这里谋财害命。

    不过也是正常,在这荒山野岭之地,无官府管束,死了都不用埋,直接仍在林中。

    只要几日,尸体就会化成一具骸骨,谁知道是谁下的手。

    再前行一段,公良又发现一具尸体,看来苦竹海中死的人不少。

    突然,后面爆发出一道浩荡白光,久久才歇。

    公良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连忙加快脚步往前走去,因为他已经看到有些隐翅虫在动了。

    当他快要到苦竹海外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刀剑对砍的“铿锵”声。走出去,就看到一堆人在苦竹海外的树林中拼杀,看来都知道不能留在苦竹海中。公良懒得理他们,继续往前走去。

    可他不惹事,并不代表人家会放过他。

    一名面目狰狞的男子持刀过来,大声喝道:“放下灵蝉花,要不然爷爷不介意送你一刀归西。”

    回答他的是米谷一口口水,这家伙连叫声也发出来,就倒地死了。

    公良搜了下身,取出一个袋子,里面装了不少灵蝉花,有中品、上品,也有下品,算是意外收获。

    天色未亮,林中还是一片漆黑,旁边的人都没看到他有怎么动作就杀了抢劫的人,吓得纷纷往旁边躲去,生怕惹了这位爷。

    别人不过来惹事,公良也懒得花力气去教训他们,就离开树林,往山下走去。

    有人凑过去看了那狰狞男子一眼,只见他脸上被腐蚀出一个小洞,面目全非,阴森恐怖,吓得他连滚带爬的跑了。

    小鸡这一阵并没有被公良收入空间里面,到了东土这边,林中猛禽没有大荒那么多,所以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天上飞,只要不遇到什么强悍的人就没事。此时见公良走出苦竹海,小鸡飞下来打招呼。

    天穹山距离苍梧县还有一段路程,此时天色已亮,公良找了处地方,拿出一点食物与米谷它们吃了,就继续往苍梧县走去。

    挖了一夜灵蝉花,公良感觉全身都是泥土味。

    尤其是圆滚滚,身上沾染了泥水,黑白相间的毛发灰溜溜的,难看得要命。

    他现在就想赶紧回客栈给自己和圆滚滚洗个澡,然后美美的睡一觉。

    下了天穹山,天色大亮,从四周村庄前来县城赶早市的人络绎不绝。

    又走了一阵,他终于看到昨天下榻的客栈,连忙快步走了进去。

    只是一入客栈,公良就发觉气氛不对,因为里面黑得诡异,连点亮光也没有。照理说,现在已经天亮,应该会有一些阳光从隙缝间射进来才对。突然,四周传来一阵机栝声。公良暗道不好,连忙把米谷和圆滚滚收进空间,外现灵纹宝铠,开启玄莲圣光。

    一切只在刹那间。

    当他做好所有事情,就见一支支弩箭射在外面那层玄莲圣光上,玄莲圣光如波涌动,渐渐有不稳趋势。

    “再射。”

    声音从左边传来,公良取出一支短矛,用力飞掷过去。只听“呃”的一声,再没了声息。但机栝声再次响起,一支支弩箭飞速射来。

    已经不稳的玄莲圣光一下被弩箭射开,不过却被里面的灵纹宝铠挡住。

    有灵纹宝铠在,这种程度的弩箭公良根本不看在眼来。

    心中被这些偷袭的人惹怒,顿时拿出青龙偃月刀,往弩箭射来的方向挥出。

    妖魅刀光,带着一片凛冽寒芒,挥出一弯月轮。“噗”的一声,刀光及身,一道道血花飞溅。

    公良已经愤怒到了极点,持刀肆意狂舞,客栈中的桌、椅、柜台等物被劈的支离破碎,一道道血光冲天而已。

    客栈中的木窗也被他劈得四碎分离,片片阳光从外面射进来,让他看清了里面情形。原来那些人都躲在客栈的角落里,拿着一张张桌子挡在前面用弩箭射击,怪不得他进来的时候没发现。

    还是江湖经验太少,太大意了。

    射箭的人差不多已经被他杀光,只剩几人活着,躲在矮桌后面涩涩发抖。

    公良持刀冲过去,结果几人,拍晕一人。

    就在他以为事情已经结束的时候,突然从外面涌进一群手持大盾长刀,身穿铠甲的人。

    公良一见,立即收起青龙偃月刀,拿出通天神锤,运起真气,奋力往进来的那群人锤去。

    “轰”然一声。

    前面几个身穿铠甲,手持大盾的人立即被通天神锤的巨力锤成肉泥。

    后面的人吓得连连后退,公良哪会放过他们,手持神锤向前,无情砸下。那些人哪是对手,一个个被公良狂野巨力砸得一片模糊。他身穿灵纹宝铠,在日光下,宛如战神一般,手持狰狞通天神锤,往剩下几名手持大盾长刀,身穿铠甲的人走来。

    那几人见他宛如神祇般,威风凛凛而来,吓得转身往后跑去。

    公良冷哼一声,拿出墨门连弩,扣动扳机,一支支弩箭咻然飞出,贯透几人胸前,钉入地面。

    至此,来袭的人全部死去。

    为免影响不好,公良将射死在外面的人收起来,扔进小黑水池中分解,还有客栈中的那些死人,全部扔进去化做空间成长的养料。

    处理完这些事情,他才来到那名被打晕的人面前,一脚把他踹醒。

    “荒爷饶命,荒爷饶命。”

    公良还没问话,那人已经吓得胆碎,连连开口求饶。

    “我来问你,是谁派你们来杀我的。”

    “荒爷,不关小的事,都是我们堂主的命令。”

    “你们是什么堂?”

    “御马堂,是御马堂堂主派我们来杀荒爷的,不关小的事啊!荒爷,荒爷,求求你放了小的吧!小的可是上有老下有小,家里十几口人都等着小的拿米下锅啊!求求你了,荒爷,求荒爷放了小的吧!”

    “呱噪。”

    公良一掌将他拍死,扔进小黑水池变成养料了。

    既然吃这口饭,那就要有想到死在这口饭上的准备。

    公良都不记得自己和御马堂有什么仇,竟然派这么多人来杀自己?难道是因为自己杀了他们千里飞蹄,收了鲛马的事?就那点小事情,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吗?

    但不管怎样,既然敢杀自己,那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事情已经结束,没有什么危险,公良就把米谷从空间招出来。小家伙有点不开心了,粑粑老是把自己收进去,一点也不顾她的感受。

    看到小家伙生气,公良连忙哄了她一下,小家伙这才又开心起来。

    “米谷,看看客栈里还有没有人。”公良吩咐道。

    米谷听到粑粑的话,立即手搭凉蓬,往四处看去,很快就有了结果,“粑粑,那里有人,是昨天住店的那个店家。”

    公良听到她的话,连忙快步往后院走去。

    来到店家住的房屋中,打开门一看,就见店家夫妇和一个小男孩被绑在床上,用布堵着嘴。

    他连忙上前给他们松绑。

    “荒爷快走,御马堂的人要杀你。”堵在嘴上的布被拿开,店家立即说道。

    “人已经来过,不过都被我杀了。这地方不能再呆下去,现在我就送你们出城,你们找个地方躲两天,听到御马堂被灭再回来。”公良对店家说道。

    听到公良杀了御马堂的人,店家也知道不能再住在客栈里,就算没有这回事,他也想离开这里。

    不过又担心道:“可是城中到处都是御马堂的人,我们怎么出去?”

    “放心,由我护着你们,谁来谁死。”

    听到公良杀气凛然的话,不知怎么的,店家夫妇倒安下心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