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喷香酥脆的隐翅虫
    汉子和御马堂剩下的喽啰看着被熊熊火焰淹没的坞堡,眼中神色莫名,有伤感、有兴奋、有无奈。

    但看到公良,所有的眼神只剩下畏惧。

    “你们御马堂怎么会有那么多粮食和兵器。”公良好奇的对汉子问道。

    汉子恭敬回道:“听说我们堂主是国都燕侯家中食客,受燕侯之命到此发展势力,以备将来起事之用。”

    公良点了点头,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粮库和兵器库中有那么多东西,而且御马堂的人为什么敢明目张胆的在县城中伏击他了,估计这苍梧县的官员也是那燕侯手下,要不然他不敢这么嚣张。

    这燕侯他也不想问是谁,估计又是一个觊觎王位的可怜人。

    讲真,坐在那万人之上的位置未必有多好。

    虽然执掌天下,手握生死,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各色美人任意品尝,但最后终究难免成为一杯黄土。

    再者说了,有多大权利,就有多大责任。

    你坐在那个位置上就要为天下万民着想,雨下久了担心,旱太久了担忧,又怕有人贪腐,又怕自己昏庸无道搞得天下大乱有人反你,心中凄凄惨惨戚戚,想想就让人头发发白,还不如一个人找几名良妻美妾常伴山水逍遥自在。

    只是一样米养百样人,有的人就是执着于权利,看不透,徒叹奈何。

    公良从果子空间取出一枚天香果扔给汉子。

    “这是解药,吃了就没事。御马堂没了,但你们这些人倒是可以再另外起个帮派,只要不欺压良善,多做一些有益社会的事就可以。不要到我回转大荒的时候路过此地,却发现你们又变成另外一个御马堂,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公良说完,也不管他们什么反映,就离开了。

    见识过他的赫赫凶威,汉子和那群喽啰哪敢再成立什么帮派,纷纷回家种田,最后倒是出了不少响誉乡野的善良之家。

    除掉御马堂,公良也没再回苍梧县,而是顺着通往穹隆郡郡城的官道往前走去。

    苍梧县和穹隆郡间隔着一片苍莽的天穹山脉,所以路上一片片古树丛林高耸,一座座山峰连绵起伏,两边猿啼兽吼禽鸣不断。

    虽然是官道,但从这里路过的人无不小心翼翼,除了要防备从山上或者茂密丛林里窜出来的猛兽;还有防备突然天上扑下来的猛禽;防备潜藏在路边青草地,悬挂在树枝上,盘缠在路边树上的巨蟒大蛇,更是要防备一些拦路抢劫的匪盗。

    也不知道是不是公良运气好,一路走来,竟然连个匪盗也没遇到。

    到了夕阳西下时候,他就在官道旁找了处视野宽阔的山坡过夜。

    前天米谷和圆滚滚挖灵蝉花的时候帮了大忙,但在坞堡边小山的时候,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公良并没有兑现自己在苦竹海中许下的诺言。

    昨天米谷又出了大力,所以公良今天打算给她做点好吃的。

    于是,他就拿出锅灶,倒了一锅油下去烧热,取出一百多只隐翅虫洗了洗,晾干后,放入油锅中炸了起来。

    “嗤...”

    隐翅虫下锅,没过多久,就被炸得金黄酥脆。

    公良将炸好的隐翅虫用盆子装上,在上面撒上一点点水晶灵盐和一点点野山椒粉,然后捞匀,就放在米谷小家伙的面前。

    米谷小家伙看到面前一大盆好好好吃的东西,口水都流了下来。顿时,一手抓起一只肥大的隐翅虫,放在嘴里咬了起来。“咔嚓、咔嚓”,酥脆无比,又带着一点微辣的口感,好好吃好好吃的。

    米谷开心得眼睛都笑成了小月芽儿。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好幸福好幸福喔,粑粑对她最好了。

    小家伙高兴的扇着翅膀将粉嫩的小脸凑在粑粑脸脸上蹭着,油腻腻的,被公良嫌弃的推开了。

    但小家伙一点也不介意,很开心很开心的继续吃着隐翅虫。

    “咔嚓、咔嚓”

    那喷香酥脆的味道一阵阵传入圆滚滚鼻中,这家伙已经馋得口水横流了。只是它不敢吃,因为这虫子有毒,它怕死熊猫。

    公良看到小家伙喜欢,也高兴的笑了起来,又炸了一点,放着给小家伙当零食,就把油锅拿起来,开始煮晚餐。

    圆滚滚挖灵蝉花的时候也很努力,所以他就用苦竹林中剥下的青玉蛇肉加上兽肉和大鲍鱼炖了一大锅好吃的。那清甜的汤头和烹煮得喷香的五色稻米饭,吃得他们一个个肚满肠肥。尤其是有隐翅虫下饭的小家伙,吃得小肚肚尖尖的。

    吃完东西,公良就进入果子空间收拾东西。

    首先他让新来的龙伯国小家伙们在一堆兵器里挑出自己能用的东西,剩下的就全部扔进小黑水池分解。

    而那些粮食,则全部收入仓库中。

    其实像这种普通食物,对龙伯国人身体并无多少助力,顶多只是饱腹而已。

    但现在空间的粮食产量还不是很高,为了避免到时候断粮,就先放着,以备不时之需。

    白天时候,公良发现外面山势连绵,估计里面藏了不少猛兽,所以就想明天放龙伯前丘他们出去打猎,存点肉食。要不然空间里面存的那点东西早晚得被这些家伙吃光。

    公良让孪生双芝兄妹把御马堂得来的灵药种下,其它的灵物和金银财物全部收了起来,其它杂七杂八的金铁之物全部扔进小黑水池中。

    他往小黑水池内看了一下,发现这段时间里面又沉淀了不少金属锭。

    处理往空间里的东西,公良就回到外面,本来想睡,忽然想起店家送的那本记载灵蝉花药膳的书,就拿了出来,借着山坡上的熊熊火焰看着。

    发黄古旧的书籍前面,赫然写着两字“道厨”。

    公良看得眉毛一挑,心中忖道:不是厨道吗?是不是写反了。

    翻开书页,上面大大的写了一个“序”字,然后下面就是正文。

    “入我门者,当诸事皆忘,生死全抛,一心做菜,方能领悟道厨之真谛。为厨者,首重德行,圣德、福德、功德、道德、阴德,五德其一在身者可学,无德之人不可学,否则必遭天谴。”

    看到这里,公良就忍不住吐槽了。

    五德不是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吗?什么时候变成圣德、福德、功德、道德、阴德了,这还是他知道的五德吗?

    吐槽了下,他就继续往下看去。

    “次者明性,犹丹者辨药,修者识气也。

    天下之大,可食之物繁多。或长于山野,或隐于土中,或高悬中天,或暗潜于渊。其生长之地不同,其性不同,其味不同。是以,为厨者不得不明其理,不可不辨其性,否则不利于食,好物变成毒药。

    再次者刀功。

    为厨者不可不重刀功,盖因刀功乃是获取食材,改良食材的唯一途径。

    重刀功首重力气,无力者可寻个清静之地,在永日金乌似起未起之时,面朝东方,意守脐下三寸之地,觉热起时,急以意沉下阴入尾闾顺龙脊而上,直入脑户,此法可开悟性,使人聪慧。

    行得几日,觉脑户热时,以意驭入脑中,下神觉、眉心、鼻梁,顺**间直入脐下三寸之地。

    日日行此法,可增力气,可延年寿。

    力气若成,可练刀功。

    练刀之前,须有一柄宝刀,以备日月观摩,使其与自身血脉相连,晋入人刀合一之境......”

    公良看了看前面的序言,怎么看都怎么感觉这不像是一本做菜的书,倒像是一本武功秘籍。直到把前面序言放过,翻到后面,才看到一些做菜的记载和各类菜肴的制作方法。

    翻了翻,没心情再看,就收了起来。

    天色不早,他就躺在圆滚滚睡觉的兽皮上,抱着这家伙毛绒绒的身子,睡了起来。

    而米谷,早已经趴在圆滚滚身上睡了。

    小鸡最近没有被公良收进空间,站在旁边的一颗大树上休息,漆黑的夜色给了它最好的隐身,让人一点也看不出那里有一只大鸟。

    山坡上篝火熊熊,山风吹来,微微摆动,宛如一名多情的女郎在摇曳着婀娜的腰肢。

    倏然,前面山上掠出两道人影。

    “咦,那里有人。琅廷兄,要不然我们就在这里过一夜,明日再继续赶路如何。”

    “也好。”那名叫琅廷的人点了点头。

    两人飞速往前,不过片刻,就站在山坡的篝火旁。

    公良瞄了两人一眼,就继续抱着圆滚滚睡觉了。

    那名被叫琅廷的人倒是很客气,拱了拱手道:“小兄弟,我等打扰了。”

    公良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客气,就继续睡了。两人看到他的样子,也不以为意,就在篝火旁坐了下来。

    “琅廷兄,快点把那两只松鸡拿出来,为了这东西我可是没少花力气,就等着你的手艺了。”

    “你呀!”琅廷摇了摇头,从储物袋中取出两只颜色花花绿绿的松鸡来。

    另外一人看了,连忙抓过去飞快的拔起毛来。

    这人手速飞快,只是眨眼工夫,两只松鸡就被他拔毛去肚。

    “琅廷兄,现在就看你的了。为了这一口,我可是足足等你两年了。”

    琅廷摇了摇头,接过他递过来的两只松鸡,用树枝串起来架在篝火上烤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