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你永远无法挡住一只吃货熊猫的骚扰
    美丽的夜晚。

    圣洁的新月,宛如银舟般在深蓝色的大海中航行。

    无数颗小星星,漂浮在海中调皮的眨着眼睛,就像一群喜欢玩闹的小孩。

    山坡上的篝火,焰火熊熊。

    琅廷架在火上炙烤的两只松鸡,不过片刻,就散发出一股迷离的香气。

    这种香气并不是纯粹的肉味,还带着一股宛如松子,却又不是松子的气味,闻起来非常的清香。

    公良闻到香味,立马感觉肚子饿了,不由在心中腹诽道:这两个鸟人,这么晚了还烤东西,这不是逼自己起来吃夜宵吗?

    不过他并没有起来,而是继续眯眼睡着。

    他这人还是很矜持的。

    趴在圆滚滚背上睡觉的米谷闻到香味睁开眼来看了一眼,就继续趴在圆滚滚柔软的毛发间舒服的睡着。

    沉醉在梦中的圆滚滚闻到香味,立即睁开眼来,看到篝火旁有两人在烤东西,就悄悄的凑在公良耳边轻声的嗷嗷叫道:“公良,他们在烤东西。”

    公良懒得理它,继续睡。

    圆滚滚见公良不理他,只好趴回兽皮上,但那不断散发出来的香气好像在挠它痒痒一般,让它怎么睡也睡不着。抬头看了看,就又偷偷摸摸趴在公良耳边嗷嗷叫道:“公良,他们烤的东西真香!”

    公良懒得理它,继续装睡。

    但他低估了一只吃货熊猫的坚持。

    圆滚滚也没睡,就趴在地上,时不时探出大熊猫脑袋往琅廷烤的松鸡望去,然后就回来鬼鬼祟祟的对公良嗷嗷叫道:“公良,他们烤的东西变色了。”

    “公良,他们烤的东西皮熟了。”

    “公良,他们烤的东西冒油了。”

    “公良,他们烤的的东西好像熟了。”

    公良实在受不了这憨货的一再骚扰,一把将他背上的米谷抱起来放在自己肚子上,然后双脚跨在它身上,紧紧夹着,免得它再来骚扰自己。

    圆滚滚对他这个动作已经非常熟悉,早已经研究出了对付方法。只见它不断的把屁股往后挪,当脚跨在脖子上的时候,猛然把头一转,将它那大熊猫脑袋从胯下钻出,冲着公良嗷嗷叫道:“公良,我肚子饿了,我要吃东西。”

    公良快崩溃了,就用脚紧紧夹住它的大熊猫脸,让它无法动弹,免得它再呱噪。

    “哎呀呀...哎呀呀...”

    圆滚滚摇头晃脑,左右推拉的使劲挣扎着,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公良的双脚。

    见挣脱不开,它就不动了,趴在地上嗷嗷叫道:“公良,你再不把我放开,我咬你喽!”

    公良懒得理它,继续抱着米谷舒服的睡着。

    没想到它来真的。见公良不放开它,圆滚滚就张开大嘴,往他胯下咬去。

    这还得了,公良一脚把它那大熊猫脸给踢了出去。

    嚓,下半生幸福差点就没了。

    公良真想一拳给它两个黑眼圈加点颜色。

    琅廷看到他们在那边玩闹,就笑道:“小兄弟,既然睡不着不妨起来试试我的手艺。”

    公良听到他的话,就势坐起:“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既然尊客盛情相邀,公良也不好意思拒绝。刚好我这里有我大荒毛人部酿的万果酒,就让我们一起喝一杯。”

    米谷自从闻到香味就没睡觉,此时见粑粑起来,连忙扇着小翅膀坐在粑粑肩上。

    公良从空间取出一坛万果酒,三个石碗,抱到两人身边坐下。

    然后用手拍开坛上封泥,一股融合万果的酒气立即从坛中喷吐而出。

    “好酒。”那琅廷的朋友喝彩道。

    公良慢慢将酒倒在石碗中,只见一片琥珀光在碗中荡漾,阵阵酒香飘扬,馥郁芬芳。

    “请。”

    琅廷的好友迫不及待的端起酒,尝了一口,只觉一股清凉落入腹中,感觉就像六九伏天吃了冰块,全身清爽,毛发舒畅,遂一饮而尽。

    回味良久后,才见他出声感叹道:“好酒呀!没想到大荒还有这等美酒,我怎么从来没有喝过?”

    公良笑道:“这万果酒是我大荒毛人部族人自大荒中采集各种药材与灵果放在石洞蕴育后,再经洞中美玉层层过滤而成,十分难得。我也是运气好,才从毛人部得了几坛,外面根本买不到,你怎么可能喝过。”

    “原来如此。”琅廷的好友恍然大悟。

    这时,他和琅廷才发现万果酒的酒坛竟然是用美玉雕成,通体明澈,借着明亮月光,还能看到里面酒液流动。

    一时,惊讶不已。

    圆滚滚看到公良过去,顿时屁颠屁颠的扭着大熊猫屁股跑到他身边趴下,眼睛直直盯着琅廷手中已经烤得金黄酥脆的松鸡。

    过了片刻,终于忍不住嗷嗷叫道:“公良,我要吃鸡翅膀。”

    坐在公良肩膀的米谷听了,也赶紧说道:“粑粑,偶也要吃鸡翅膀。”好像怕晚说一会儿,就被圆滚滚占了便宜似的。

    忽然,公良感觉后面一阵风来,转头就见小鸡从树上飞下来。

    这家伙倒是没说要吃什么,只是用一对硕大的鸟眼看着你,看得你惭愧,看得你内疚,看得你不得不拿东西给它吃。

    公良翻了个白眼,这些家伙,就是一堆吃货。

    不一会儿,松鸡烤好,琅廷从树枝上拿下一只递给他,“小兄弟,来试试我的手艺。”

    “多谢。”

    公良接过松鸡,那从松鸡身上飘出的松香味道更加浓郁了。

    “公良,我要吃鸡腿。”看到他手中的松鸡,圆滚滚激动得嗷嗷大叫道。

    “粑粑,偶要吃大腿腿。”米谷也在旁边嚷嚷着。

    小鸡把头凑了过来,心里没说,但那对眼睛瞪得那么大是怎么回事?

    公良没好气的对圆滚滚说道:“你刚才不是要吃翅膀吗?怎么现在想吃鸡腿了。”

    “刚才没有,现在有一大只,我当然要吃鸡腿了。”圆滚滚理所当然的说道。

    公良懒得跟它说话,刚好四个,就把左右两个大腿分别给了圆滚滚和米谷,然后把剩下的身子分为两半,带着松鸡头、脖子比较大的部分给小鸡,自己拿小一点带屁股的部分。

    圆滚滚双手抓住大松鸡腿,一嘴咬下去,一扯,油水飞溅。

    “嗷嗷嗷...真是太好吃了...嗷嗷嗷...真是太好吃了...比八珍鸡还好吃。”

    它也没吐骨头,直接嚼一嚼吞入了肚子里面。

    公良乜了它一眼,已经对这憨货彻底免疫了。

    他也抓着松鸡吃了起来,松鸡肉入口,并没有一般山野禽类肉的结实、粗糙,反而十分细嫩,肉中还带着一股松子或者松类树木的清香,非常美味,让人忍不住想一吃再吃。

    一个松鸡腿不大,圆滚滚很快就连皮带骨吃完,转头看了看,马上就盯上了好朋友小鸡。

    只见它挪着肥大屁股来到好朋友小鸡面前说道:“小鸡,这松鸡脖子太长了,都没有肉,要不要我帮你咬掉。”

    小鸡可没少上过好朋友的当,现在学精明了,看到好朋友眼睛盯着身前的松鸡肉,口水直流,连忙咬起来,飞到大树上慢慢吃了。

    看到好朋友不给面子,圆滚滚只好另找下家。

    米谷小家伙手里倒是还有一大半松鸡腿,但它不敢去要,生怕被她一口水把它吐得动弹不得。这小家伙可不好惹。

    于是,它就把目光转向公良,他手中还有一大块肉,连忙跑过去嗷嗷叫道:“公良,我还要吃松鸡肉。”

    “刚刚不是给了你一只大腿了吗?”

    “我已经吃完了,我还想吃。”圆滚滚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

    可惜公良没理他,继续吃着手中松鸡。这松鸡味道真是不错,比八珍鸡味道还好,也不知道是哪抓的,等会儿要问问。

    “公良,我要吃松鸡肉。”

    “公良,我要吃松鸡肉。”

    圆滚滚见公良不理他,开始放出大招,不停的骚扰他。

    公良被它吵的烦得不得了,随手抓下松鸡屁股,道:“喏,给你。”

    圆滚滚看了,一脸嫌弃的嗷嗷叫道:“我不吃鸡屁股,有一股鸡屎味。”

    这憨货,有得吃还挑三拣四。

    当下,公良就循循善诱道:“松鸡这么香,哪有什么鸡屎味。我把上面这两个东西挑出来,就没有味道了。你要是不吃,我就给小鸡了。”

    “妈妈,我不吃鸡屁股。”小鸡以心灵相通跟他说道。

    这些家伙,都被他养得开始挑食了。

    于是,公良就把松鸡屁股上的两块淋巴腺去掉,递给圆滚滚。

    圆滚滚将信将疑的接过松鸡屁股,闻了闻,果然香香的,一点也不臭。咬了一口,满嘴肥油,还带着一股别样的味道,就放心的吃了起来。

    琅廷和的朋友在旁边看到他们主宠之间的互动,大笑不已。

    公良吃完松鸡,把剩下的骨架扔给圆滚滚。这憨货也不嫌弃,埋头啃了起来。

    “两位,不知道这松鸡是哪抓的,味道真是不错。”

    “你想去抓?”琅廷问道。

    公良点了点头,道:“这么好吃的东西,只吃一点怎么够,怎么也要来个十只八只才行。”

    琅廷和他的朋友对视一眼,好像听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一样,大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