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偷蛋小狂魔米谷
    “哇,好多蛋蛋喔!”

    米谷小手伸进野鸭窝里摸了下,发现好多蛋蛋,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轻轻掏出一个看了看,发现都没有自己以前找到的蛋蛋白。但对她来说,有蛋蛋吃就很满足了。

    小家伙把蛋蛋放好,就继续往野鸭屁股底下摸去。

    赤颈花脸白眉鸭正在睡觉,忽然感觉屁股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动来动去,随即睁开眼,就看到一名长着翅膀、九彩尾巴的小肉嘟趴在沙地上,伸着一只小手在它屁股底下摸来摸去。

    喔哝,这是什么鬼?

    赤颈花脸白眉鸭猛然竖起脖子,张嘴往米谷咬去。

    “噗”

    米谷速度更快,看到野鸭醒来,立即吐出一口口水。

    毫无意外,赤颈花脸白眉鸭中毒死去。

    米谷也不再偷偷摸摸了,爬起来搬走野鸭,将沙窝里的野鸭蛋一个个收进储物袋里。

    好多蛋蛋喔!米谷幸福得眼睛都笑成了一弯月芽。从明天开始,她就可以天天吃蛋蛋了,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蛋蛋了,她最喜欢吃蛋蛋了。

    小家伙拍了拍胸前的储物袋,观察了一下四周情况,就要往下一处野鸭窝爬去。忽然看到死去的赤颈花脸白眉鸭,感觉不能浪费,就收了起来,然后往下一处野鸭窝小心翼翼的爬去。

    粑粑说,偷蛋蛋不叫偷,叫拿。

    那些有蛋蛋的鸟鸟呀!兽兽呀!它们生的蛋蛋太多了,搁着屁股不舒服,所以我们要帮它们的忙,拿走一些蛋蛋,让它们舒服一点。

    嗯,就是这样,粑粑说的都是对的。

    抱着这样的思想,米谷不停的穿梭在各个野鸭窝中,最后也不知掏了多少野鸭蛋,反正公良看到她的时候发现这小家伙的嘴已经笑得合不拢了。

    公良收了二十窝野鸭蛋和孵蛋的野鸭后,就不再收了,转而跑去抓旁边警戒的野鸭。这种负责警戒的野鸭,公鸭比较多,这也是为了空间鸭群的生态平衡,要不然母鸭子太多也不好。

    抓了差不多两百只公鸭,公良感觉差不多,就叫摸蛋的米谷回来。

    小家伙立马屁颠屁颠的扇着翅膀飞了过来,兴奋的对粑粑说道:“粑粑粑粑,偶拿了好多好多蛋蛋喔。”

    “知道了,我们走。”

    “嗯嗯...”

    米谷躺到粑粑怀里,让他带着离开,心里想着自己拿到的蛋蛋,越想越是开心,时不时打开储物袋看看,兴奋得手舞足蹈的唱起了不知名的歌曲。

    白天小鸡在天上飞的时候,发现附近山上有一间小庙。

    当下公良就往那间小庙而去,御气飞行,速度很快,不过片刻就来到小庙所在的山上。或者是位置太过偏僻,抑或者是其它原因。小庙已经斑驳不堪,屋瓦零落,庙墙半颓,外面更是杂草树木丛生,掩没了通往小庙的路径。

    在朦胧夜雾的笼罩下,这间偏僻的小庙看上去就像一幅飘在浮云上的剪影般,显得格外孤寂。

    公良抽出大狗腿,砍开一条路往小庙走去。

    进入里面,只见大殿内尘封土积,蛛网纵横,边上的壁画更是因为年深日久,色彩斑驳模糊不清了。

    而殿**奉神像上的彩色,更是早已经不见踪影,只剩下里面那具不知道是泥土还是木头的神躯。

    大殿不是很大,只有一百二十平方左右,但已经足够休息。

    当下,公良就把圆滚滚招出来,让它打扫卫生。

    自己则去捡来一些柴火点燃,取出几只黑松鸡宰杀干净后,架在火堆上烤了起来。除了黑松鸡,他还拿出三脚钢炉,放了两只赤颈花脸白眉鸭、一点青玉蛇肉和一半大鲍鱼下去炖,然后又煮了一大锅五色稻饭。

    小家伙坐在粑粑身边,拿出一个蛋蛋,取出长矛在上面戳了个洞,喝了起来,感觉味道甜甜的,美美的,棒棒的。

    圆滚滚闻到蛋香,立即跑过去嗷嗷叫道:“米谷,我也要吃蛋。”

    “偶不给你吃。偶以前给你吃很多很多果果,你都不给偶灵蛇蛋蛋吃,偶也不给你吃。”米谷转过身子,将屁股对着它。

    以前有一段时间米谷给圆滚滚灵果吃,本来是想以此为要挟,让圆滚滚给她灵蛇蛋蛋。

    谁知圆滚滚就是一只有进无出的貔貅,一颗灵蛇蛋蛋也不给她。

    为此两个小家伙还吵了一架,最后在公良公平公正公开透明的公证下,圆滚滚拿出二十枚灵蛇胎作为吃米谷灵果的赔偿。

    这让它心疼了非常久,以至于对公良很长一断时间不理不睬。

    米谷就不一样,她感觉粑粑对她最好了,要不然也不能让圆滚滚拿出那么多灵蛇蛋蛋来。

    圆滚滚没想到小家伙这么记仇,到现在还想着那事。

    它本来不想吃,但那蛋的味道实在太香,最后忍不住嗷嗷叫道:“米谷,我拿灵果跟你换蛋吃好不好。”

    “偶不要,偶有很多果果。”米谷很快吃完一个蛋蛋,舔了舔嘴,感觉味道好好,就又取出一个蛋蛋戳破,吃了起来。

    圆滚滚都快流口水了,想了想,就说道:“那我用腌肉跟你换。”

    “偶不要。”米谷摇摇头道。

    “那我拿大包子跟你换。”

    “偶不要。”

    公良在旁边听得直翻白眼,那包子自己已经很久不做了,没想到这家伙还有,也不怕臭掉。都不知道它那储物袋里面到底放了多少东西,真该收上来检查一下。

    “那我用灵蛇胎跟你换。”

    米谷眼睛一亮,比着两根小手指道:“偶要两颗灵蛇蛋蛋。”

    “不行,只能换一个。”圆滚滚很坚决的说道。

    米谷想到有灵蛇蛋蛋吃,就答应了,然后就见她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大堆赤颈花脸白眉鸭蛋来,“偶这些全部跟你换灵蛇蛋蛋。”

    圆滚滚看到地上那么多蛋,直接傻懵了。

    然后,就见它生气的嗷嗷叫道:“我没有那么多灵蛇胎,我只跟你换二十枚。”

    有灵蛇蛋蛋吃,换多少米谷都不要紧,反正她储物袋中还有好多好多蛋蛋。

    火堆上的黑松鸡渐渐熟了,一股迷离的香气飘散出来,公良深深吸了一口。这黑松鸡的味道果然与其它鸡肉不同。其它鸡肉烤后飘出来的香气,充其量只是肉味,而黑松鸡却是肉味中带着松类树木特有的清香气息,让人闻之陶醉。

    本来在吃蛋的米谷和圆滚滚闻到香味后,立即围了过来。

    小鸡原本是站在小庙屋顶警戒,闻到香味,也飞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