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小娘子
    崎岖山道间,一群甲士护卫着一架犀车前行。

    此时,天色已然不早,远处天际已经泛起一抹晕红。

    领头的将领往四处观察了下,发现不远处有一座庄院,连忙说道:“前面有一处院子,大家加快一点,我们晚上就到里面休息。”

    听到他的话,队伍行进的速度顿时快了起来。

    不过一会儿,他们就来到将领看到的庄院所在,只是却发现庄院四周杂草灌木丛生,屋瓦老旧,墙皮剥落,里面有的荒草已经长到了屋檐下,显然已经荒废许久。

    将领上前一看,庄院门前,歪歪斜斜的挂着李和庄的匾子。匾上掉漆严重,斑驳不堪。将领手一挥,后面立即出来几人走进院内查看,片刻后回复道:“头领,里面没人。”

    “那今夜就在里面休息,大家进去清理一下,再请小娘子进去。”将领喝道。

    “喏。”

    在一群甲士的清理下,前院长到檐角的杂草很快就被清理一空,然后他们就护送着犀车进入院内。

    自始至终,里面的人都没有出来过。

    .......................................................

    公良抱着米谷小家伙躺在铺着毛皮的长椅上,悠哉悠哉的随着黑猛犸多吉的走动摇摇晃晃。

    他最喜欢这样抱着小家伙,感觉摸着她滚滚的小肚子特别好玩。

    圆滚滚趴在旁边,呼吸绵长,肚皮一鼓一鼓,显然已经进入睡梦之中。

    远处浑圆落日正在慢慢沉入山巅,但它似乎不甘就此寂落,使劲的放射出一道道耀眼霞光,看得人好不真实。

    眼见天色不早,公良就想找个地方休息,左右察看了下,发现没有村落的痕迹,就想找个山洞,或者干脆在树林中随便搭间木屋过夜。忽然小鸡传来一段信息,说前面有一处大庄院。公良通过它的视野看了一下,前面果然有一处庄院。当下,他连忙让黑猛犸多吉加快速度,往前而去。

    赶路的时候多吉速度也是很快,听到他的话,顿时“嘭嘭嘭嘭”的飞速往前。不过一会儿,就来到庄院门口。

    天色逐渐暗淡下来,公良连忙上前敲门。

    “叩叩叩叩...”

    “有人在里面吗?”

    其实是明知故问,刚刚通过小鸡的眼睛他已经了解了里面情况。但这是最基本的礼貌,总不能冒冒失失的闯进去。

    不一刻,门“咿呀”的开了。

    一名甲士露出头来打量了一下公良,问道:“你有何事?”

    “天色已晚,不知可否在此借宿一宿?”

    “你等一会儿,我问问我家头领。”甲士又把门关上。

    公良听到他的脚步声远去,然后里面就传来两人对话。

    “头领,外面来了一名荒人,说想在庄里借宿一宿。”

    “荒人!借宿?”那将领想了下,摆摆手道:“现在小娘子的安全最重要,你让他到其它地方去。说话时候要注意一点,荒人脾气都不大好,不要惹出麻烦。”

    “喏。”

    甲士领命,就要离去。

    忽然,犀车中传来一声悦耳声音,“且住。”

    头领听到声音,连忙上前恭敬的问道:“小娘子有何吩咐?”

    “我等亦非此地主人,哪有不让人家借宿的道理。我看这院子宽广,应该还有后门,你就让他们从后门进去,住在后院中,不要与我们在一起就是。”

    头领听到小娘子的话想了想,最终还是应了声喏,然后冲甲士甩了个眼色,甲士立即意会的往外走去。

    公良早已经将里面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等甲士再打开门,就听他说道:“荒人,此地也非我等所有。只是我们先来,前院已被我等占下,你要借宿可以从后门到后院去。”

    “多谢。”

    公良点了点头,就沿着墙角往后门而去。

    后门荒废的比前面更加严重,路面已经完全被荒草掩盖,连门也被一条条杂七杂八的藤蔓给堵住了。公良抽出大狗腿把杂草藤蔓清理干净,一脚踹开后门,走了进去。发现院中更是惨不忍睹,荒草蔓蔓,野藤处处,落叶枯枝更是积累了厚厚一层。

    米谷坐在粑粑脖子上,好奇的看着里面的东西。

    圆滚滚对此无感,因为比这里更加荒莽的大荒丛林它都走过,像这种荒草丛生的院子,属于小ks而已。

    天色已暗,小鸡从天上飞下来,站在前面的屋顶上梳理翅膀。

    公良看了看后面黑猛犸多吉的大块头,后门太小,它根本无法通过,就问道:“你有办法进来吗?”

    “喔呜...”

    多吉叫了一声,就往前走去,后门厚实的墙壁对它恍如虚设一般,就这么被它强壮高大的身子毫无疑问的推平了。

    公良无语,他的意思是让多吉跳进来或者以其它方式进来,可不是用这种破坏方式。但已经进来,他还能说什么?

    他也没心情清理后院高耸的杂草和藤蔓、灌木,就抱着圆滚滚骑在多吉背上,以碾压的方式往后院中的房屋走去。

    来到房屋面前,找了间最大的清理一下,公良就从空间取出大床放在房间,铺上兽皮躺了上去。米谷跟着趴在粑粑身上,圆滚滚就睡在他们旁边。而小鸡则蹲守在屋顶上警戒。

    黑猛犸多吉也进不去,就留在外面守门。

    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公良并不习惯用陌生人的东西,谁知道那床上有什么人躺过,所以还是小心为好。

    “头领。”

    “怎么样了?”

    “回头领,那荒人到了后院,就找了间房子进去休息,没再出来过。”

    “那就好。”

    头领摆了摆手,让前去打探的甲士下去。为了小娘子的安全,他一刻也不敢马虎,不得不检查一下身边的陌生人。

    天慢慢暗了下来,一轮皎洁圆月从山巅慢慢升起,放射出的璀璨月华,把天地照得宛如白昼一般。

    一片月华透过窗户,照在公良身上,脑中巨犀望月图乍然出现,自然而然的吸引了无数月华过来。随着月华越聚越多,逐渐汇成一片凝浓白雾,然后再被公良一一吸入体内。

    他身旁的米谷和圆滚滚,也趁此机会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一缕缕月华化成的白雾不停的被它们吸入口中。

    不一会儿,玄莲圣光从它们身上涌现,帮忙过滤驳杂气体,只放最精纯的一丝月华进去。

    慢慢的,罩在两人身上的玄莲圣光,越来越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