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再遇 险途
    “公良,我也要吃肉。”

    听到米谷的话,圆滚滚也在旁边嗷嗷叫道。

    对于两个喜欢吃肉的家伙来说,连续几顿以灵果和干粮充饥,简直是要命的事。尤其是圆滚滚,让它吃自己好不容易存下的粮食,简直是要亲命啊!

    “哇,好可爱的小孩!公子,琪儿能抱抱她吗?”

    突然,一阵惊讶声响起,正是藏在神槐木牌中的琪儿。

    米谷和圆滚滚听到声音,都好奇的往公良手中木牌看去。

    公良听了琪儿的话,说道:“你现在是灵魂之体,白天出来的话会被烈阳灼伤,晚上出来就没事。”

    “喔”琪儿丧气的应了一声。

    公良又说道:“以后没事的时候最好不要说话,要不然被人听见不好。”

    “知道了,公子。”

    公良见她明白自己的意思,就没再说什么。神槐木做成的平安牌拿在手中太过累赘,他就在上面戳了一个小洞,用兽筋串起来挂在胸前。然后,就找了个地方,给米谷和圆滚滚它们煮了顿好吃的。

    要是再不给它们肉吃,这些家伙恐怕要闹翻天了。

    他也不急着赶路,到晚上,就找了处山洞歇脚,开始修炼。

    得了那么多灵石,想到丹田已经充满一半真液,再修炼出一半,就可以铭刻天地道纹,晋入铭纹之境,心中不由热血澎湃,巴不得天天修炼。

    山洞之中,公良手中拿着一块极品灵石,一点一点的吸收里面的澎湃灵气。

    灵气不能一次吸入太多,太多会造成经脉损伤。吸进去的灵气循着经脉进入体内,立即被果子空间吸收炼化精纯纳入丹田之中,丹田中的凝浓真气涌动,开始凝聚出一滴滴真液。

    因为有了即将晋级的动力,手上又有大批灵石存在,所以一路上公良闲着的时候就拿出灵石握在手中修炼。

    在他日夜不停的修炼下,大量的灵石被他消耗掉,最后只剩下上品灵石千块,中品灵石万块,下品灵石百块。

    而他丹田的真液,却堪堪到了十分之七,还差三成就可以铭刻天地道纹晋级了。

    若是再吸收掉剩下的灵石,应该可以晋级,但这时候公良却停了下来。

    因为随着真气暴涨,力量增加,肌肉中每时每刻都在不停的跳动,让他有一股热血沸腾,狂躁的冲动。这是力量暴涨的后遗症,所以接下来他也没有让黑猛犸多吉载着,而是开启灵纹宝铠上的重力,如苦行僧般,一步一个脚印的负重,以此来锤炼肉身,夯实根基。也可以说是用来发泄暴涨的力气。

    路途中,空闲的时候,他把百毒幡炼制了出来。

    百毒幡幡杆用的阴属乙木。

    公良空间里别的不多,各类品种的树木却非常齐全,其中品级最高的莫过于不死树枝。

    不死,意味着生生不息,用来做百毒幡幡杆再好不过。

    所以,他就从粗大的不死树枝上截了一段枝桠,来做幡杆。幡面用的是灵蚕丝。以前经过青桑部的时候,蚕娘子送了他一些灵蚕丝,因为用不着,他一直留着,今天倒是派上了用场。

    炼制百毒幡其实相当繁琐。

    首先要先把幡杆炼化,但说真的,不死树枝连小黑水池都无法分解,公良何德何能能将不死树枝炼化,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此事掠过。

    再下来,就是炼化灵蚕丝,以真火一点一点炼去灵蚕丝中的杂质,然后再以意御物,将炼制好的灵蚕丝织成幡面。

    幸好不是很复杂,公良勉强能够胜任,让他意外的是,炼制好的幡面竟然闪烁出道道灵纹,看起来品质不凡。

    最后,就是将幡杆和幡面炼制在一起,让它们合二为一,浑然一体。

    这就艰难了。要知道不死树枝根本无法炼化,更别说让它们合二为一。一时间,公良一筹莫展。正当他要就此放弃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从焦侥部挖来的灵珀。这灵珀不仅有很好的粘性,还有很好的导灵效果。用它粘合的器物虽然没有炼制的功能那么强大,但也是稍弱两三成而已。

    想了想,公良就取出灵珀,打算用灵珀炼化的液体把幡杆和幡面粘合在一起。

    最后试了下,效果不错,就是无法收入体内。

    这是给米谷用的,小家伙表示没关系,还威风凛凛的拿着百毒幡四处挥舞炫耀,臭屁得不得了。

    因为没有骑黑猛犸走路,公良身上又有灵纹宝铠的重力存在,所以走路的速度很慢,几天下来,才堪堪到达穹隆郡最后一座县城。过了这座县城,就进入大虞国第三个郡,魏安郡了。

    大虞国属于山地丘陵地貌,山多地少,道路崎岖坎坷。

    公良走的路大多是狭窄山路,路面坑洼不平,蜿蜒起伏。用脚走路还好,若是坐在车里,估计人得散架。

    最主要的是一路行来,差不多天天都在下雨雨,也不知道什么鬼天气,晴几天就下,晴几天就下,没完没了。

    有时候感觉天晴了,但下午偏偏下雨;有时候以为是下雨,但它就是阴沉着天不下,让人完全看不懂天气变化,非常无奈。

    在县城休息一晚,公良就继续赶路。

    前天刚刚下了一阵暴雨,一路泥泞。

    好在他聪明,用龙蝰皮做了一件人家抓鱼的那种下水裤,什么都不怕。

    县城附近道路还算宽敞,到离开县城一段距离,就又开始进入崎岖山道。山道右边上是一条落差二三十米的汹涌河流,左边是陡峭的悬崖峭壁,抬头往上看去,山头迷雾缭绕。风一吹,云雾翻卷,别有一番风景。

    “啾啾啾啾”

    忽然,在天上飞的小鸡传来一阵提醒叫声。

    公良连忙凝神,透过小鸡的眼睛往下望去,只见前面不远的狭窄山道处,一群黑衣人从山林中窜出,围着一队人厮杀起来。

    若没看错,那队人应该是他在庄院遇到的那队甲士。

    只是此时,那队甲士人数变少了许多,只剩下十来个人。四名围着犀车的甲士身上露出一条条幽深伤痕,有的还断了一臂。而前面拉车的甲犀身上也是布满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伤口。即使受伤如此严重,这四人一犀依然直挺挺的站着,宛若傀儡一般。

    公良在上面看得怪怪的,难道这些甲士和甲犀并非活人。

    再往下看去,其他甲士已经和黑衣人拼杀在一起。那名将领奋勇杀敌,无奈敌势太大,逐渐不支。

    “小娘子,快走。”将领回头对着犀车大叫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车中小娘子听到他的话,犀车开始动了起来,往前走去。

    “往哪走。”

    一声大喝,黑衣人队伍中顿时分出几人,往犀车冲去。到了近前,几人取出背后几把强弩,射出带着绳子的勾箭勾在车厢上,然后飞窜到旁边林中,把绳子紧紧绑在树上,让拉车甲犀一点也无法前进分毫。

    那将领一看,连忙转身,想去砍断绳索,无奈后面黑衣人紧追不舍,难以分身。

    一时间,两方胶着在一起,竟然谁也奈何不了谁。

    “一群废物,竟然连这么点人都拿不下。”

    不知何时,旁边树上出现一名白衣男子,其人手持折扇,微微扇着,看起来风度翩翩。

    “修士?”

    将领看到白衣男子,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前面那几波刺杀的人中都没有修士,今天在这波人中出现,看来是抱着把他们全部拿下的打算。不行,就算死也不能让小娘子被他们带走,要不然主公就危险了。

    将领想着,与对面黑衣人硬拼一招后,双脚在地一踏,身子顿时冲天而起。

    待到和白衣男子差不多的位置,手中长刀豁然划出一道冷芒,仿佛要劈破时空般,往白衣男子斩去。

    “武修?倒是小看你了,怪不得前面那几波人都被你们杀了。但今天有钮某在,绝无侥幸。”

    白衣男子说着,猛然用力将手中折扇挥出,平静空中蓦然一道狂风肆卷。

    风声猛烈,刮得人脸皮生疼。

    将领衣袂狂舞,眼睛都被吹得眼睁不开。如此情形,已经无法对白衣男子造成伤害。将领当机立断,一个鹞子翻身,猛然往下坠去。黑衣人立即往前杀来,将领连忙迎上。

    一边打,将领一边看着白衣男子,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来人修为很高,自己根本不是对手,看来今日凶多吉少。但不管如何,都不能负主公所托。

    白衣男子缓缓从树上飞下,往车厢落去。

    足尖刚刚点在车上,车厢中立即射出一支支锋利短箭。

    白衣男子不慌不忙,将折扇往下一压,那些利箭纷纷往旁射去。

    护送在车厢两旁的甲士看到有人靠近,立即持矛上前攻击。白衣男子腾空而起,躲过甲士攻击,随后折扇用力一扫,几道气芒从扇中飞出,刺在几名甲士头部,立即四碎开来。

    不见鲜血,不见脑髓,有的只是一堆机关,显然非人。

    就在此时,将领看到机会,和交手的黑衣人拼了一招后,猛然飞身跃起,持刀往白衣男子刺来。

    速度之快,宛如骤雨狂涛。

    一道刀芒在刀尖明灭不定,射出冰冽寒芒。

    “早知道你会如此。”

    白衣男子冷笑一声,右掌往前一推。一股真气迎面冲来,将领如受锤击,往后飞去,落在地上,“呃”的一声,喷出一口心头热血。

    后面黑衣人持刀砍来,将领就地翻滚躲过袭击,手中刀随即飞转,化出片片刀光,左右来袭的黑衣人双脚纷纷被斩,倒地哀嚎不止。

    “没用的东西。”白衣男人怒骂一声,倏然飞掷出折扇。

    折扇飞旋而去,如蝶舞翩翩,如飞花乱坠,美丽中暗藏杀机。

    将领起身,和黑衣人拼杀在一起,忽然感觉脖子一冷。瞬间人头落地,一道热血从喉腔中喷涌而出。将领死去,剩下的几名甲士再难挡住黑衣人的攻击,不过片刻,就纷纷被杀。

    白衣男子收起飞回来的折扇,甩去上面血迹,潇洒的跳下车厢,走到一边恭敬的说道:“小娘子,随我等走一趟吧!放心,我等绝无伤害之意。”

    话音刚落,白衣男子就里面听到一道声响,暗觉不对,连忙往后飞去。

    刹时一阵利箭从车厢四周射出,白衣男子后面的黑衣人没有防备,一下被利箭射中,口吐白沫死去。

    看着死去的黑衣人,白衣男子冷冷的说道:“不愧是墨门嫡传,竟然连车身都布满机关弩。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莫怪钮某无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