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十一郎哥哥
    两人来到犀车边上,公良看着被砍得满是刀剑伤痕的车厢和遍体鳞伤的拉车甲犀,皱眉问道:“接下来你想怎么办?”

    墨嗣音偷偷的望了公良一眼,柔弱的说道:“父亲让许头领护送嗣音到国都去,如今许头领他们不再,嗣音只好一个人上路了。”

    “你一个女孩子家自己赶路可不大安全。”

    公良想了想,道:“我正好要去大虞国都,你若不嫌弃,可以和我们一起走。”

    “好呀好呀,嗣音多谢恩人。”墨嗣音本来对自己一个人赶路心情忐忑,现在听到公良愿意带她一起上路,顿时放松下来。

    “以后不要叫我恩人,我名公良,大荒人称‘金甲战神’,你就叫我十一郎吧!”

    “恩人竟然能让人叫你金甲战神,一定很厉害。”墨嗣音好奇道。

    “那是当然。”公良傲气的说道。

    “恩人家中有十一个兄弟姐妹吗?”

    “没有,不过是个称呼而已,不必在意那么多。对了,我不是让你不要叫我恩人吗?怎么又叫?”

    墨嗣音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道:“是,十一郎哥哥。”

    公良翻了翻眼,这什么鬼称呼,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啾啾啾啾”

    忽然,上空小鸡传来提醒,附近有人过来了。

    公良看了看宽大的车厢和庞大的拉车甲犀,对墨嗣音说道:“你这犀车太过显眼,就别带了。还有你这身宽大华服,也脱了,换一身普通衣物,免得被人认出来。”

    “嗯,嗣音都听十一郎哥哥的。”

    墨嗣音走进车厢,拉上车帘,再过一会儿出来,就见她穿着一身齐胸襦裙,随意的梳了一头双丫髻,看起来清秀俏丽,与先前穿着的那套华丽服饰一比,恍若两人。

    墨嗣音走出车厢,就把犀车收了起来。

    “这甲犀是机关兽吗?”公良问道。

    “嗯,父亲给嗣音机关车和机关兽,还有一些机关甲士,就是怕路上遇到危险,没想到还真遇上了,还损失了这么多甲士,到了国都嗣音都不知道该怎么向父亲交代。”墨嗣音愁道。

    “不要想那么多,人安全最重要。我们走吧!要不然等会儿有人过来了。”

    “嗯...”

    两人随即上路,不过公良高看了娇生惯养的墨嗣音。

    只不过走出几百米距离,就见她气喘咻咻,头冒热汗。但她倒也坚强,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埋头前行。

    公良看得连连摇头,就招出黑猛犸多吉,让它载着上路,顺便还把圆滚滚放了出来。

    唉,现在他都不知道这好吃懒睡的家伙有什么用。

    当然啦!他也不能否定这憨货的功绩,人家还是时不时能找到宝贝的,就像这一次在古井。若非它提醒,他都不知道井底还有灵石,就此一项,就够它混吃混喝一辈子了。

    墨嗣音新来,米谷和圆滚滚对她都很陌生,两个家伙凑在公良身边,睁着大眼望着她。

    墨嗣音也非常好奇的看着米谷和圆滚滚。

    “十一郎哥哥,它们都是你的灵宠吗?”墨嗣音问道。

    “不是。”

    公良摇了摇头,摸着圆滚滚的憨厚的熊猫大脑袋说道:“这憨货叫圆滚滚,是我从树林中捡来的,算是我的朋友。小家伙叫米谷,是我的心肝宝贝。”

    公良抱着米谷在她额头吻了一下,然后抱在怀里,用下巴亲腻的蹭着。他就喜欢这样抱着胖嘟嘟、粉嫩嫩、可爱的小家伙。米谷也喜欢粑粑这样抱她,开心得眼睛都眯成了小月芽儿。

    小家伙的可爱没人能够抵挡,尤其是像墨嗣音这样的少女。

    她看着米谷,两只眼睛都快冒星星了。

    “十一郎哥哥,我能抱抱她吗?”

    “这得问她。”

    公良问道:“米谷,嗣音姐姐要抱你,你让不让她抱?”

    “偶只让粑粑抱抱。”小家伙抱着粑粑的脖子,亲腻的蹭着粑粑脸脸傲娇的说道。

    小家伙越是这样,墨嗣音越是喜欢,想了想,从身上取出一枚玲珑玉佩,道:“姐姐送你一个礼物。”

    玉佩雕琢得十分漂亮,本身材质又如同羊脂一般,柔润、细腻,在阳光下透出莹莹亮光。小家伙却没接,往粑粑看去。公良点了点头,小家伙这才接过玉佩,然后扇着翅膀,在圆滚滚面前炫耀起来。

    “滚滚,偶有一枚玉佩,好漂亮的玉佩,你都没有。”

    那玉佩都快贴到圆滚滚鼻子前面了,圆滚滚懒得理她,趴下去睡了起来。

    米谷显摆了一下,又飞回粑粑身边,坐在他的肩膀上,踢踏着小脚,甩着玉佩玩。

    也不是说她有多喜欢玉佩,只是小孩子得到新的东西,难免要炫耀一下。

    这玉佩样式古朴,雕工精湛,估计价值颇高,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公良也不想平白要人东西,想了想,就从空间取出一根紫黑的嗜血藤根茎。

    嗜血藤被他保存在天香木盒中,里面连忙放了一些灵石。虽然离开地面许久,外表看起来有点干,但内里生机不绝,灵气充沛。

    “嗣音,把手伸出来一下。”公良对墨嗣音说道。

    “嗯...”

    墨嗣音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还是乖乖的伸出玉白柔腻的小手。接着,就见他拿着嗜血藤根茎在她手腕量了起来。当他手碰到自己的手腕时,那少女芳心不觉微微触动,“砰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公良切好尺寸,就开始用刀削去嗜血藤上多余的根须。处理完好后,洗干净,感觉嗜血藤根茎放得太久,有点干枯,他就用手使劲摩搓起来。

    不过片刻,嗜血藤根茎干枯的表面就变得光滑,透出一股紫黑光亮,高贵的气息。

    公良看了下,感觉很满意,就从果子空间取出一小块黄金捏成薄片,中间留下一个镶嵌宝石的孔洞,然后拿刀在上面刻下一道道美丽纹路。

    刻好后,就把嗜血藤根茎掰弯,将黄金薄片放在根茎两头捏实,形成一个套在两头的套筒。

    如此,嗜血藤根茎就成了一个圆形藤镯。

    “我要在镯子中间镶嵌一颗宝石,你喜欢什么颜色?”公良又对墨嗣音问道。

    这时候,墨嗣音哪还不知道公良做的镯子是送给她的,不由羞赧的说道:“十一郎哥哥做主好了。”

    公良听她这么说,就从空间取出一截血红珊瑚打磨成珠,镶嵌在嗜血藤手镯上。到了这里,嗜血藤手镯就做成了。公良递给墨嗣音,道:“你身体太弱,平日戴着这枚手镯,可纯化气血、洗伐肉身。但最好不要示人,这手镯虽然不算什么,在一些人眼里却是好东西,难免有人利欲熏心,铤而走险。不要因为我送你东西,反而害你身入险境,那就不好了。”

    “嗣音知道。”

    墨嗣音接过嗜血藤手镯戴在身上,就感到一股气体传入体内。

    这何止是好东西,简直是宝物,怪不得会有人铤而走险。她连忙用衣袖将嗜血藤镯遮挡起来,免得被人看到。

    米谷小屁孩看了,飞到她面前炫耀道:“你看你看,偶的镯镯比你漂亮,偶还有漂亮的彩贝音阶链链,脚脚也有,偶比你多了好多东西。”

    墨嗣音听不懂米谷叽里呱啦的话,好奇的对公良问道:“十一郎哥哥,米谷在说什么?”

    公良瞄了小家伙一眼道:“她在跟你显摆她手上戴的手镯,和彩贝音阶手链、脚链。”

    听到粑粑的话,小家伙更是摇动手腕脚腕,她身上戴着的彩贝音阶手链和脚链顿时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声响。

    墨嗣音赞叹道:“这彩贝真漂亮,发出的声音真好听,嗣音都没有见过。”

    小家伙很是臭屁的比划道:“这是偶粑粑在彩贝滩捡到的,有好多好多好多。”

    “她在说什么?”墨嗣音又向公良问道。

    “她说这是我在彩贝滩捡到的,有很多。”公良乜了米谷一眼,这小屁孩,说这话不是让自己送东西吗?

    “大荒还有这种地方?”墨嗣音奇道。

    “大荒天地广袤,物产丰富,神奇之物层出不穷,不只有满是彩贝的彩贝滩,还有遍地金沙的金沙滩、彩石滩。你无法想象它们的美丽。当亘古不变的晨曦照下,那明艳的金光,衬着彩石滩上彩石发出的五颜六色璀璨光泽,让人忍不住沉迷,让人有一种美得都快窒息的感觉。”

    “没想到大荒还有这么美的地方,嗣音真想去看一看。”

    墨嗣音一脸羡慕,但随即丧气道:“父亲是不会让嗣音出门的。”

    “你还小,长大后总有机会。”

    墨嗣音听到公良的话,挺着身子正色道:“十一郎哥哥,嗣音不小了。”

    公良看了她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墨嗣音羞恼的叫道:“十一郎哥哥...”

    米谷眨巴的大眼睛,不满的噘着小嘴儿,都不知道粑粑在笑什么。

    黑猛犸踏着山道慢慢往前走去,旁边是险峻的山壁和湍急的河流,而背后,则是一地苍凉。

    行了一程,天上忽然阴云密布,电光闪烁。

    公良看了看天色,好像要下雨的样子,附近也没有合适的山洞。没奈何,只得找了处树木粗壮的丛林,盖了一栋木屋住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