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无瞑的夜
    夜深沉。

    夜是柔软的,也是幽静的。

    天上银月大放光芒,把原本璀璨的星辰掩住,以至于它们在高空中,变得隐隐约约,若有若无。

    东市上的青楼酒肆依然灯火明亮,人来人往,但偏居一隅的高官府邸却早已灯火暗淡,静寂下来,某些巷子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万籁俱寂,天地变得空旷而广阔,似乎唯有孤独的月在静静的凝望着这安静的夜瞑。

    “嗖、嗖、嗖”

    忽然间,从一条巷子中窜出一名名黑巾蒙面的黑衣人,他们借着墙角的阴影飞速的往前窜去。

    “噔!...噔!噔!天干物燥,小心火烛;锁好门窗,注意防盗!”

    一名瘸腿的打更人一瘸一瘸的从栾府前经过。蓦然,一道黑影从旁一闪而逝,速度之快,宛如飞梭穿空。打更人以为看花了眼,揉了揉眼睛,再仔细往前望去,却见一只黑猫慢慢的走了出来。

    “喵呜...”

    黑猫看到打更人,停下来叫了一声,就飞快的跑了。

    “原来是这孽畜。”

    打更人喃喃自语一声,继续往前走去。

    “噔!...噔!噔!天干物燥,小心火烛;锁好门窗,注意防盗!”

    打更人远离后,从栾府旁的角落里窜出一群黑衣人,翻墙入内。片刻后,一名道人凝空飞来,明月之下,玉衣飘飞,宛如神仙中人。

    “唔...”

    修炼的公良忽然听到一阵细碎声,警醒过来。

    熟睡的圆滚滚耳朵动了动,猛然惊醒,轻轻走到门前,透过隙缝往外看了下,才悄悄跑到公良身边,小声叫道:“公良,有人进来了。”

    米谷同样醒了过来,手搭凉蓬往外看了一下,悄悄的报告道:“粑粑,外面来了好多人,天上还有一个老头。”

    院中一切,都在公良神识范围之内,所以对进来那些人的情况都了如指掌。虽然不知道这些人想干什么,但深夜前来,肯定没好事。当下,他就把圆滚滚收起来,悄悄的吩咐了米谷几句。

    小家伙最喜欢做这些偷偷摸摸的事情,听到粑粑的话,兴奋的不得了。等粑粑的话讲完,就咻的一下,飞得不见踪影。

    公良继续在窗前装模作样的修炼,吸引那些人的目光。

    黑衣人来到院中,猛然看到在窗前修炼的公良,吓了一跳,迅即缩回院墙阴影角落。

    过了片刻,发现他还是一动不动后,才大着胆子走出去。

    “上。”黑衣人头领比了个手势,后面黑衣人立即往前冲去。

    “咦...”

    就在此时,有人发现坐在窗前的公良不见了。

    黑衣人头领隐隐感觉不对,却不想就此放弃,喝道:“给我找。”

    黑衣人立即四散寻找起来,突然一阵清凉夜雨从天而降。黑衣人头领抬头望了一下,奇怪,月亮明明还在那里,怎么下起雨来了。然后,就噗通倒了下去,整个人动弹不得,只有眼珠子能转。到了此刻,他哪还不知道自己中了人家埋伏。但此时此刻,他身不能动,口不能开,知道又能如何!

    王府供奉邴仙师踏步凝空,一柄雪玉拂尘搭于左肘,仪态逍遥。

    他一点也没把对付公良的事放在心上,有王府精英出手,还对付不了,那简直就是笑话。

    此时,他仰望明空,皓月清辉把周围映成一轮彩色的光圈,有深而浅,若有若无。

    在这深邃的夜里,有了这轮明月的存在,连那漫天星辰都变得暗淡了。多少人都赞美月的美好,而旁边的星辰,却总让人忽视和遗忘。的确,一颗星星的光芒,又怎能比得上皓月银辉?

    由此及彼,相对黯然。

    想当年,他也是宗门的佼佼者,一代风骚人物。

    可如今,却沦落到了成为王朝供奉的地步。

    说是供奉,其实和打手差不多,为了一点修炼资源,不得不卑躬屈膝的和俗人打交道,真是让人无奈啊!

    邴仙师一扫拂尘,摸着下巴羊胡长须,默默无语。

    “唔...”

    倏然,护体法袍明光四射,怎么回事?定眼一看,就见天上落下丝丝黑雨,这些黑雨正在一点一点的侵蚀护体法袍上的阵法光罩。往上望去,就见一名长着双翅,头有黄金竖发,后有九彩尾巴的小家伙往下狂吐口水。

    邴仙师没想到一不小心竟然中招,一时脸色发青,咬牙切齿的喝道:“妖孽怎敢?”

    右手剑指刺出,一道剑光破空而去。

    米谷小家伙好鬼,一看被他发现,咻的一下,飞得不见踪影,哪会在那边让他攻击。

    “妖孽,妖孽...”

    邴仙师气得大叫起来,但终究不敢太大声,怕惊醒栾府众人,只是把声音缩在一定范围了。

    左右搜寻了一下,却怎么找不到那小家伙。忽然感觉不对,低头往下望去,发现王府精英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连窗前的公良也不见了。这时,他才感觉不妙,想到刚才那小家伙的诡异手段,心中暗道不好,立即往后飞退。却又忽然感觉如芒在背,顿时如受惊的兔子般,猛然往前一跃,再转身去看,就见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名魁伟男子。

    “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

    公良心中一动,位于丹田的白豪针透体而出,往前疾速飞去。

    邴仙师见他身前暗芒微闪,来不及思索,立即取出一枚圆形小盾挡在身前。

    白豪针疾速飞至,狠狠刺在小盾上。

    那小盾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看起来朴实无华,却挡住了白豪针的犀利攻击。

    “嗯...”

    公良原本想快速解决眼前这人,没想到他还有这等宝物,看来少不得要费点手脚。

    当下,他就取出通天神锤,从左而右往下,以一种无比玄奥的方式挥舞着通天神锤,宛如一条真龙在长空腾云驾雾般,带出一股无匹威势,这正是通天神锤上的招式“天龙横空”。

    邴仙师看到他取出那布满狰狞利刺的通天神锤,差点直接跪了。

    但此时逃无可逃,只好硬着头皮拿圆盾护在身前,疯狂的将真气输入其中。

    瞬息间,通天神锤挥舞而下,那涵盖无双威势的锤体还未落下,就已经震得邴仙师口鼻喷血,摇摇欲坠。

    却不想公良根本没有将通天神锤砸下的打算,而是一心二用,御使白豪针从他脑后穿入,刹那间从额头透出。邴仙师都来不及反应,就往下掉去。公良立即上前将他收入空间,然后把下面的黑衣人一一收了起来。

    一阵夜风吹过,把这些人的气息全部吹走。

    客房所在的后院恢复如初,刚刚那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仿佛从未发生一般。

    果子空间中,邴仙师的魂体从头顶缓缓飘出,懵懂的看着周围环境,也不知身在何处。忽然发现下面躺着一堆黑衣人,不由恼怒的扑了过去,都是这群混账,要不然他哪会沦落到这地步。

    可惜魂体对人身攻击无用,他的动作看起来是那么搞笑。

    “魂体!”

    诸稽和孪生双芝兄妹遁了过来,绿树小呆也慢慢吞吞的从远处赶来。

    早已经被米谷忘得一干二净的独角仙角角也扑扇着翅膀飞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活太好,它的身体又大了一圈。

    而这时,圆滚滚正靠在空间最大的青桑树上摘青桑果,一边摘,还一边抓着一颗超大的紫黑青桑果“嗷嗷嗷嗷”的吃着,别提有多快意了。

    “通灵宝药。”

    邴仙师看到孪生双芝兄妹,眼睛都快凸了出来。

    不一会儿,高大魁梧的龙伯国人也跑了过来,四处打量了一下,奇怪道:“主人好像没来?”

    公良回到房间,把门窗关好,进入空间之中。一进来,就看到黑衣人身边围了一堆人,邴仙师的魂体飘在上空。黑衣人只是被米谷口水毒得不能动,是最好的问话人选。这邴仙师没什么用,公良沟通眉心焱火,让它处理了。

    刹那间,从眉心中飞射出一道火链,将邴仙师魂体团团缠住,往眉心空间拉去。

    诸稽虽是先天神灵,但现在却是魂体,看到从公良眉心飞出的火链,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邴仙师魂体吓得大叫道:“荒爷,你不能杀我,我是金光宗弟子,你不能杀我,荒爷,荒爷,我有大秘密...”

    可惜,公良对他的所有事情都不敢兴趣。

    不一会儿,焱火炼化邴仙师魂体,传来一幅画面,好像是一处宗门所在。

    公良看了一下,那宗门弟子不过是小猫几十只,和大焱部一代精英差不多,竟然也敢叫嚣,真是找死。

    处理完邴仙师,公良就往躺在地上的黑衣人望去。

    黑衣人只是身体不能动,但耳朵还能听,眼睛还能动,见他望过来,一时心神慌乱,眼睛急的四处乱转。

    “米谷,给他解毒。”公良随意的指着一名黑衣人说道。

    “嗯嗯,”小家伙立即飞上去吐了一口口水。

    “荒爷,荒爷,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小的什么都说,什么都说,呜呜呜呜...”

    黑衣人解完毒,立即翻身而去,跪在公良面前嚎啕大哭起来。公良被他哭得莫名其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