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其实我不喜欢打打杀杀
    公良没经历过,不知道米谷的毒有多厉害。

    在她还小小的时候,她的口水已经能让人一动不动。

    圆滚滚就是在那时候中了一次不能动的口水,才深知那种口水的恐怖,在心中留下阴影。

    若是死去,也不过是一瞬间而已,但躺在地上,不能动,不能说,但偏偏还能听,还能看,还能想。在那一刻,无数的杂念在脑中缠绕,在脑中回响,在脑**鸣,无边的恐怖被扩大无数倍释放出来,在那一刻不停侵蚀你的心。

    那种感觉,比关进小黑屋还可怕,比经历生死还可怕。

    到了大一点点,小家伙又创造出这种既让人不能动,又让人身体一阵阵抽痛,比百爪挠心还可怖的口水。

    这种口水,让人欲生不可,欲死不能。

    那种感觉,不曾经历,永远无法体会。

    黑衣人就是因为体会到,才会这样。对他们而言,这种口水比酷刑还酷刑。

    公良也不管这人怎么会这样,问道:“是谁派你们来杀我的?”

    “荒爷,是嵇王。嵇王因为荒爷救了国师长孙女,破坏他的计划,所以派我们来杀荒爷。荒爷饶命啊!我等真的不是有意要害荒爷性命,荒爷...”黑衣人痛哭流涕,好像死了爹妈一样。

    公良冷冷的看着他表演,若是自己被杀,估计这家伙已经躺在青楼女子怀中,惬意的喝奶了。

    “那人是谁?”公良向黑衣人示意了一下躺在地上的邴仙师尸体。

    黑衣人连忙回道:“这是邴仙师,嵇王府供奉。”

    “王府中像这样的供奉多吗?”公良再问道。

    “不多,只有两人。一个是邴仙师,另外一个是都烈仙师。”

    “另外一人现在也在王府吗?”

    “不知道,邴仙师平时还会出来走动,都烈仙师整天呆在房中修炼,又深处内宅之中,我们根本看不到。”

    黑衣人已经被吓破胆,只是稍微一问,他就全部交代出来。

    公良听了,心中沉思起来。

    他这人一向不喜欢打打杀杀,这世界,你好我好大家好,不好吗?何必要你杀我我杀你,杀来杀去。

    可这,并不代表什么人都可以在他头上拉屎撒尿。

    我不犯人,但人若犯我,唯有一字“杀、杀、杀”。

    公良想了下,向米谷叮嘱两句,就抓起黑衣人离开空间。空间的人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看着剩下的黑衣人面面相觑。孪生双芝兄妹倒是跑到米谷面前,“咿呀呀、咿呀呀”的欢快的蹦着跳着,看到好朋友,两人好不高兴。

    同样高兴的还有看到主人的独角仙角角。

    只见它飞到主人身边,轻轻的用双叉大角讨好的蹭着。

    可惜米谷一点也不领情,一把抓住它的角,用力的扔了出去。

    独角仙角角以为主人在和它玩,被扔出去后,屁颠屁颠的扇着翅膀快速的飞了回来。

    米谷还有事要办,哪有空和它玩,顿时吐了一口不能动的定时口水过去。独角仙角角立即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只余一对眼睛焦急的四处乱转,看起来非常好笑。

    忽然之间从空间转移到房间,黑衣人微微一愣,心思飞转。

    突然脖子被一只大手抓住,只听公良在耳边说道:“带我去嵇王府,若敢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你的脖子掐断。”

    听到他的话,黑衣人感觉下面凉凉的,想尿尿。

    公良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打开门离开栾府,也没御空飞行,而是学着黑衣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快速的往嵇王府窜去。

    躲过几波在街上巡逻的甲士和打更人,来到嵇王府。

    此时已经深夜,四周寂静无声,公良也不知嵇王身在何处,就向黑衣人问道:“嵇王在哪里?”

    “小人也不清楚,内宅那边小人进不去。”黑衣人哭丧着脸说道。

    公良眉头皱了起来,眼神微冷。

    黑衣人赶紧说道:“但他一般很晚才睡,现在说不定还在中殿喝酒,荒爷您可以过去看看。”

    “最好如此。”

    公良瞄了他一眼,招出米谷。本来只想杀了嵇王了事,但途中若是出现意外,说不得只能横推过去。

    中殿前的广场上,一队甲士持戈守卫,周边还有甲士来回巡逻,几名太监宫女候在门前,似乎太晚,有的耷头耷脑,昏昏欲睡。而殿内,一片灯火通明。嵇王高坐大殿之上,品尝着美酒佳肴。

    突然,嵇王将手中青铜酒爵狠狠仍在地上,破口大骂道:“混账,明明是一母同胞,凭什么你是王我是臣,凭什么我见你要大礼参拜,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门外候着听命的太监宫女听到里面传来的吼声,回头看了一眼,又重新站好,好像司空见惯一般。

    天上不知何时,从远处飘来几片白云,遮在皓白明月之前。

    一时间,一大块阴影笼罩在王府上空。

    一阵细雨淅淅沥沥落下,淋在脸上,清清凉凉。守卫甲士摸了一下,嗯,雨怎么是黑的。蓦然间,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不过片刻,小家伙就把中殿附近的人全部毒晕,然后飞到粑粑面前,使劲的扇着翅膀,甩着尾巴。一副粑粑快夸我,粑粑快夸我的可爱表情。

    公良摸了摸小家伙的头,说道:“我们家米谷最棒的了”

    “嗯嗯,”小家伙开心得一双眼睛都笑成了小月芽儿。

    黑衣人已经没用,公良就将他打晕,扔进果子空间,然后带着米谷走了进去。

    嵇王并没有喝醉,看到他们进来,厉声喝道:“你等何人,竟敢私闯王府,来人,将他们拿下。”

    公良懒得跟他说话,白豪针透体而出,从他身上穿过,顿时死得不能再死。上前将尸体收到果子空间里面,公良对米谷说道:“看看下面有没有藏东西的地方?”

    在这时代,大部分人都选择把最宝贵的东西藏在地下,这倒是给米谷提供了使用竖眼能力的机会。

    米谷听话的手搭凉蓬,往下望去。

    公良生怕有人发现外面昏迷的人,就出去把人全部收进果子空间里面。

    这时,米谷也找到嵇王府藏东西的地方,连忙对粑粑说道:“粑粑,下面有个好大好大的地方,里面有好多好多的东西,还有一个老头在里面。”

    老头,难道是黑衣人说的都烈仙师?

    公良摸了摸下巴,心中忖道:既然来了,怎么也不能空手而归,所谓“马无夜草不肥”嘛!

    当下,他就让米谷找看看有没有通往地下室的阶梯。

    米谷看了一下,指着嵇王喝酒后面的墙壁说道:“粑粑,那里可以进去。”

    公良听到她的话,走过去敲了敲。墙壁是实心的,看来应该有机关。

    于是,他就将嵇王喝酒地方的东西全部收走,想看看机关按钮在哪。蓦然,他发现旁边一座半米来高的香炉竟然搬不动。仔细看了下,香炉最上面一颗铜珠显得特别光滑,好像是经常被人摸的样子,就试着按了一下。

    香炉立即往下沉去,后面墙壁缓缓往后滑开,露出一条可容两人行走的通道。

    往里望去,通道两壁每隔一段距离都镶嵌着一颗夜明珠,可谓奢侈至极。

    公良也不知道通道里面有没有机关,小心起见,就唤出灵纹宝铠,又从空间取出那邴仙师用的小圆盾给米谷,让它跟在后面,这才小心翼翼的往里面走去。

    走没多远,那门又自己慢慢合拢。

    公良也不管,继续往前走去。米谷拿着小圆盾,开心的比划着飞在粑粑身边,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往下走了大约十几米,通道转左,再走了一会儿,面前出现一座青铜巨门。

    “粑粑,里面有个老头。”米谷在粑粑耳边提醒道。

    “知道了,你躲到后面去。”

    米谷听粑粑的话躲在后面,探出一颗小脑袋,鬼鬼祟祟的往前望去。

    公良取出通天神锤,轻轻在青铜巨门前一撞。巨门上没有任何机关,缓缓往后开去。

    一股灵气随之喷出,一名坐在青铜巨门后面的老者乍然睁开眼睛,射出两道精光。

    公良早有准备,白豪针迅即飞出,往老者刺去。老者身前忽然现出一尊古朴的三脚鼎炉,将白豪针挡在外面。见白豪针偷袭不成,公良抓起神锤用力往前冲去。鼎炉虽强,却敌不过公良彪悍巨力,老者被撞得倒飞出去。

    地下室内,空间太小,无法尽情施展通天神锤。

    公良就将神锤收起,向老者扑去,手脚并用。

    一时间,形意五行拳、大焱火燚拳和散打拳法,如狂风骤雨一般,往老者倾泻而下。

    老者哪挡得住如此狂野的拳法,一时中了几拳,被打得头晕眼花,但旋即清醒过来,一跃而起,离开他拳头的攻击范围。

    公良抓住机会,使出开荒四式之劈天,往上劈去。

    霎那间,一阵如雷轰响,惶惶然,若天顷般,空间跌荡,手未至,一股无形威势就已经压得老者往下趴去。

    老者一阵莫名心悸,连忙回到地面。

    公良大步向前,拳势一变,双手如轮急转,开荒四式之“翻江”,脩然出现。

    刹那间,老者只觉自己好像身在磨盘之中,被两道怪力来回碾压旋磨,让他都快喘不过气来,护体法袍上的光罩只不过被磨了一下,就暗淡下去。再这样下去自己真的会死,老者不敢大意,连忙唤出先前出现的三脚鼎炉变大,翻转着把自己罩在里面。

    如此,刚才那股快喘不过气的感觉才减弱下去。

    公良没想到他来这招,一时有点无从下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