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这批灵石来得真及时
    以力证道之艰难,世所共知。

    大荒如此,东土如此,天下如此。

    但一旦修炼有成,武修足以碾压同等境界的修行者,甚至可以和高出一个境界的炼气士一争高下。

    这,或许就是寻常人所说的,上苍给你关上一道门,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吧!

    三脚鼎炉里面老者的境界,充其量不过才筑基有成,远未到凝煞炼罡的地步,自然是任由公良揉捏。也只有像这种还未凝煞炼罡的人才会愿意成为王朝供奉,要是到了炼罡或者炼罡后期,甚至是金丹境界,无不四处奔波,寻找修炼资源,或者是祭炼法宝,哪有空闲窝在这小国之中。

    要知道修炼一道,不进则退。

    很多人都羡慕高来高往,腾云驾雾,一日飞行千万里的神仙。

    殊不知,踏上修真路,很多人宛如上了绞头架,没有回头路可言。

    因为一旦心有退意,道心不坚,就可能被心魔所乘,要嘛身死道消,要嘛修为尽去,沦为凡人。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驱除心魔,修为更上层楼。

    有些人会问,既然修行有种种弊端,不修也罢!

    但你想想,这些人习惯了修行带来的种种好处,可会轻易放弃。你让一名家中妻妾成群,出入车轿,有一大堆仆人伺候,腰缠万贯的富贵人,沦为穷光蛋,过着一无所有,平淡如水的生活,他会愿意吗?结果,是显然的。

    静默片刻,老者在三脚鼎炉中说道。

    “荒人,老朽不过是拿一点灵石的王府供奉,你我并无过节,何必打个你死我活,就此作罢如何?”

    天真。

    公良在心底冷哼一声。

    看来他应该就是王府的第二个供奉都烈仙师了。

    到了这地步,竟然想要求和。他放心自己,自己可不放心他。出来后,他要是把自己偷了嵇王府宝库,杀了嵇王的事捅出去那还得了,岂不是要害了在大虞国生活的荒人?

    不过罩着都烈仙师的三脚鼎炉如同乌龟壳般,十分硬实,竟然让他无处下手。

    想了想,公良再次取出通天神锤,狠狠往三脚鼎炉砸去。

    “咚”的一声巨响,三脚鼎炉安然无恙,但里面的都烈仙师却被三脚鼎炉传来的洪大声音震得头晕脑胀,鼻中流血。

    “咚咚咚咚”

    公良看三脚鼎炉无事,再次用力敲了几下,见还是安然无恙,只好放下神锤。

    藏在三脚鼎炉里面的都烈仙师却不像三脚鼎炉那般硬,他的口鼻耳朵,此时都被神锤敲打鼎炉发出的巨大声响震得流血,眼冒金星,脸色苍白,好像快死了一般,但就是硬挺着。

    公良摸着下巴,难道真的没法对付这老头。

    忽然,灵机一动,连忙上前抱住三脚鼎炉,用神识罩住,瞬间斗转星移,进入果子空间。

    然后,他就抱着三脚鼎炉来到小黑水池边,用力往里面一扔。

    黑色池水立即将三脚鼎炉团团包住,不停的腐蚀着三脚鼎炉。

    都烈仙师感觉不妙,连忙叫道:“荒人,你想干什么,你我远日无怨近日无愁,何必自相残杀。”

    叫了半天,见公良没有反映,他赶紧说道:“荒人,你到东土游历,想必是为了寻求晋级法门。刚好我知道一处前辈高人的修行洞府,只要你放了我,我立马带你去找,到时候在里面得到的的东西你我一分为二,决不食言。”

    看公良还是没有反映,他慌忙又补充道:“要不然四六也成,你总不能让老朽徒劳无功,要不三七、二八也行,荒人,荒人,你还在吗?”

    可惜公良已经离开空间,开始从嵇王府的地下宝库中往里面搬东西。

    公良打开地下宝库中的一个箱子,发现里面竟然放着一块块切割得十分标准的灵石,再打开另外一箱,也是。

    他数了一下,灵石一共五十八箱,少的有一千颗,多的两千颗,中品灵石比较少,多是下品灵石,散碎的灵石也有。

    公良把装着灵石的箱子全部收起来,心中不无感慨:这批灵石真是来得太及时了!

    这阵子为了晋级铭纹境,他已经把空间里的灵石消耗一空,要不然上次去吃东西也不会因为付一百块中品灵石而心疼好久,因为那已经是他所剩不多的灵石了,这次从嵇王府得到这么多,总算缓解了他的灵石危机。

    地下宝库除了灵石,还有各类药草,主要是各种大药。

    在观察药草的时候,公良诧异的在一个石盒中发现了一枝宝药残肢。

    药草到了宝药境界,就是孪生双芝兄妹这样的通灵之物,已经有了一点智慧,会辨别人心,会遁来遁去,极其难找。公良没想到竟然能在嵇王府中发现一棵,即使是一枝残肢,其所蕴含的药力也是无法估量。

    公良连忙把宝药残肢收入空间,让孪生双芝兄妹看能不能抢救一下。

    这里不愧是一国王府宝库,东西非常多。除了灵石、药草、丹丸、金银财物等东西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物品。

    公良来者不惧,全部收入果子空间中。

    将宝库的东西全部搬完后,公良又说道:“米谷,你看看四周还有没有东西?”

    米谷看了下,摇摇头道:“粑粑,没有了。”

    公良还怕遗漏了东西,就放出圆滚滚,让它看看里面有没有宝贝。

    米谷看到粑粑不相信自己,顿时噘起了小嘴,很不开森。

    公良连忙抱着小家伙亲热的安慰一下,小家伙才又高兴起来。

    圆滚滚在空荡荡的宝库走了一走,看了下,忽然跑到青铜巨门边,指着方才都烈仙师坐的地方嗷嗷叫道:“公良,这下面有宝贝。”

    公良也不过是随意试一下,没想到里面还真的有宝贝。

    当下,他连忙拿出神犀宝骨,轻轻的敲去都烈仙师所坐的位置。位置外面是一块普通石头,敲碎后露出包裹在里面的一根一抱大小的透明水晶柱。公良立即上前,抱住透明水晶柱用力往上一拉。

    刹那间,透明水晶柱被他拉了起来,看起来大约有三米,中间包裹着一块碎片。

    碎片好像是兽骨,上面布满无上玄奥的纹路,纹路间还天生着一道道宛如文字的印记,非常奇妙。

    这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兽骨的碎片,不仅蕴含有澎湃的气血精华,还散发出一股无上威压。

    圆滚滚吓得紧紧躲在公良后面,米谷也是,连公良自己看了那兽骨碎片也有一种悸怕的感觉。

    当下,他连忙把包裹着碎骨的水晶扔静果子空间封存起来。

    事情处理好,他就收起米谷和圆滚滚离开嵇王府,原本他还想去探访一下王府明面上的库房,但怕被人发现就算了。回去时候,他也和来时一样,没有御气飞行,而是从下面街道,顺着阴影角落往前飞窜。

    虽然他不知道大虞国都是否有修为高的人会察觉到御气飞行之人,但凡事小心一点总是没错。

    回到栾府没多久,嵇王府就传出嵇王消失的消息,刹时震惊大虞国都。

    大虞国主得知消息,立即下令封锁全城,派出甲士挨家挨户寻找嵇王。

    但这些和公良没多大关系,翌日一早,他就在栾府下人的带领下,往外走去。

    来到街上,公良发现气氛十分紧张,一点也没有昨日的轻松氛围。放眼望去,一队队持戈甲士在街上来回行走,不时有甲士进入旁边商铺之中,然后出来再往下一家走去。

    栾府下人看公良好像对街上多出来的甲士感到奇怪,就上前悄声说道:“听说昨夜嵇王消失了,王上正派人全程大索。”

    说完,生怕公良不明白,又补充道:“嵇王就是王上的同胞弟弟。”

    “喔”

    公良也不好说自己知道,就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应付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