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化形神药
    天星铁,乃是天上星辰坠落凡间所化之物,蕴含各种元素,坚毅非常,并非凡俗手段所能融化。

    匠作处的主管想炼化,无疑痴人说梦。

    公良将天星铁收起来,回到栾府,就扔进小黑水池中分解。

    原本以为能分解出一下不凡的炼器宝材,岂料放进去几天,却发现天星铁竟然一点分解的迹象也没有。公良看得奇怪不已,又放了两天,发现还是无法分解后,就转而改用本名真火炼化。这下邪门了,天星铁竟然主动吸收真火,而且越吸越多,天星铁也越来越热。

    公良不知道这东西要出什么幺蛾子,也想看看这东西吸够真火后,会发生什么情况。

    于是,心中微动,洞天在脑后显化,一股股澎湃的真气不停的从洞天中注入公良手中真火之中,宛如火中添油一般,真火逐渐旺盛起来。

    有了洞天里面澎湃的灵气打底,本名真火不停的注入天星铁中,天星铁越来越热,只是表面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过了一会儿,公良体内真气所化的真火全被吸取,但天星铁依然毫无动静,只是变得无比炽热而已。

    公良已经被吸得承受不了,连忙连忙断去真气供应。

    天星铁没有真火吸收,也渐渐冷却下来。

    公良感觉这玩意儿太邪门,就把它收入库房,封禁起来。

    然后,他就在果子空间闲逛起来。

    前天在栾府和嵇王府抓进来的那些人公良原本想杀了,但又有点不忍,刚才就留在空间之中做苦力,填补高大龙伯国人的空白。说实话,龙伯国人虽然身材高大,有一股傻力气,但却做不来精细活。

    即使公良仔仔细细的教过他们几遍,也是一样。

    倒不是说他们那么傻,而是块头在那里,想挖个坑,结果却成了洞;想挖颗草,结果却犁了一片地,让人十分无奈。

    现在有了嵇王府的这些人,总算填补了其中空白。

    不过在里面,公良不可能就这么用他们,所以在他们每个人身上种下奴印,若干反抗,立马魂飞湮灭。但同时他也许诺,若是能做好,就给他们找一些婆娘。看到已经不能离开公良魔掌,这些人也只能如此了。

    公良运气不错,在那名邴仙师身上收获了一个装了很多灵石丹药的储物袋,还在嵇王身上找到了一枚储物戒,空间要比上一次得到的大。

    他就把上次那枚储物戒给小鸡,这枚自己带着。

    嵇王储物戒虽然空间不大,但里面却放了一些俗世宝物,灵石却是没有,因为他没有修炼,甚至连一点武功也没有,就是一个养尊处优的王爷。

    而被公良仍在小黑水池中的都洪仙师,虽然有一口三脚鼎炉护身,但在小黑水池黑水的一点点分解下,最终难逃劫难。

    也不知道那口鼎炉,还是他身上有什么宝贝,竟然让空间扩大到了一万八千亩之多。

    这让公良后悔不已,早知道就先把这人的宝贝取出来了。

    走在空间中,公良只见黑猛犸多吉飞快的用如勾双牙犁地,后面龙伯国人飞快的平整,然后从嵇王府抓来的甲士再平整一遍,后面人就开始播种。如此分工,不仅种东西的速度变快,也种的更加精细了。估计这次的收成不错。

    往前走去,灵果林又扩大了一点,药圃中因为接连得到的诸般药草,又扩大了一些,里面灵气充沛,药气浓郁。

    仔细打量了一下,他发现上次从玉珀种子冒出的芽尖更大了。

    他原本以为只是个如含苞荷花一般的芽尖,谁知原来不是,下面竟然慢慢露出一个一抱大的花苞来,具体也不知道有多大。

    看到公良盯着花苞看,绿树小呆顿时跳到旁边,宛如神巫一般,在旁边跳起了玄奥的舞姿。倏然间,一股澎湃的灵气从四方聚来,灌入花苞之中,那花苞一点一点的露出土面。

    只是片刻后,灵气散尽,花苞就停了下来。

    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孪生双芝兄妹,竟然欢快的在花苞旁边,“咿呀呀、咿呀呀”的蹦蹦跳跳的欢快的叫着。

    公良看得连连摇头,继续往旁边走去。

    来到一个角落,忽然感觉到一股非常庞大的药力从土中冒出,心中诧异不已,不由转头看去。

    “这是你从里面带进来的那截宝药,没想到被两个小家伙种活了。”诸稽在旁边说道。

    “稽伯,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看那气息,应该是一本能够化形神药,只是不知为何竟然落到了这等地步。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啊!”诸稽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叹息道。

    “化形神药,不是通灵宝药吗?”公良诧异道。

    “通灵宝药,是你们的说法吗?不懂。”

    诸稽摇摇头道:“虽然我不知道这东西在你们这时代的说法,但在神庭还在的时候,我们就叫他化形神药。”

    “像孪生双芝兄妹他们就是通灵宝药,次一等的宝药,再次一等大药,还有上中下等三品灵药和普通药草。据说还有无上仙药,可惜没见过。”

    “原来这样。”

    诸稽恍然若悟的点了点头,“那这应该不属于通灵宝药,应该是你们所说的无上仙药,可惜因为不知什么原因遭劫,受了雷火,只剩下这点残肢,即使能够活下来,也不复以前模样,估计会下降好几个品阶,到宝药级别。”

    “那也是不错了?”公良说着,又问道:“稽伯,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感觉好像十分不凡似的。”

    “这种神药在神庭的时候也十分难见,其名白龟,能飞空穿地,来去倏忽,很难见到。我也只是在典籍上见过它的模样,没想到在神庭没见过,到了这里反而见到了。”

    “那这等东西有何用呢?”

    “提升境界寻常事,最重要的是,他能够将死人变成活人。但只是神药才行,现在就不知道了。”

    公良听得目瞪口呆,这世界还有如此逆天的东西吗?

    一时间,公良多看了白龟一眼。

    可惜因为是残肢,所以即使救活,也不过才露出一角,想要能用,都不知道要等到何时。

    在空间转了一圈,看里面的东西长的不错,一切良好,他就离开空间。

    过几日,墨府来报,说国师有请,他就带着米谷和圆滚滚往墨府而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