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无夜国中无夜花
    既然宗门存在,当然要招收弟子传承下去。

    所以,每年东土宗门都会找日子招收门人子弟。

    只是这些人中多是王孙贵胄、富家子弟,寻常人等占了不足一层。

    这些人从小泡在蜜罐里面长大,让他们飞鹰走狗、勾心斗角说不定还行,让他们辛苦修道,却很是艰难。所以招进去的人,真正能够加入宗门的往往十不存一。

    于是,各大宗门就派出外门弟子,到各地去寻找一些心性、根骨上佳的弟子。

    这些人想尽办法,或化为游方道人,或化为落魄丐者,或化为游商走贩,或化为一方大家,每每找到后,就会教他们一些粗浅的入门心法。将来若是修炼有成,自然会有人将他们接引入门。若是不行,也只能庸庸碌碌的过一生。

    墨门,其实是魁礨宗在外招收弟子设立的耳目。

    门中心性根骨好的大多会被授以心法,只是大多数人不知道而已。

    墨嗣音自小被阿爷教授心法,直到最近才有成就。

    恰好遇到墨门这事,墨如就将计就计让墨嗣音离开,也是为了磨练她。

    訾氏给她的袋子里有魁礨宗令牌,无论走到哪里,都能被同宗之人察觉到,身为宗门接引人雍子周才会得到信息后追过来。

    “你说自己是魁礨宗弟子,我该如何信你?”飞龙问道。

    虽然他心中已经信了他是魁礨宗弟子,但还要有东西证明才行。狡猾的东土人太多,以前他也不是没被冒充各大宗门子弟的人骗过。

    雍子周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乌黑令牌,递了过去,道:“兄台请看。”

    飞龙接过去看了一下,上面确实留有魁礨宗的独门印记和他的气息。这种令牌都是各大宗门独家秘制,其中不仅有宗门印记,还留有一丝神魂和宗门魂牌相连。一旦弟子出事,宗门立即得知,所谓“人在牌在,人亡牌碎”,外人很难仿冒。

    飞龙检查过后,将令牌还给他,对墨嗣音说道:“他确实是魁礨宗弟子。”

    雍子周诚恳的说道:“三娘,我已经见过你家人,你若还不放心,我可以陪你一起回去看看。”

    墨嗣音终究有点不放心他,向飞龙说道:“飞龙大哥能陪我一起过去看看吗?”

    “也好。”

    翌日,墨嗣音就在飞龙的陪伴下追上阿耶奶奶和父亲所乘坐的兽车。

    等向他们了解事情的经过后,就毅然决定到魁礨宗修行。不为其它,只为了再次见到十一郎哥哥的时候,能够和他在一起。

    要不然,难道再相见时,十一郎哥哥已是个腾云驾雾的仙人,而自己依然是个娇弱的小小女娘。

    这是断断不行的

    浮空飞槎披星戴月,一路往前。

    公良在飞槎上,不是和新结识的季无用喝酒,就是看季无用带来的闲书,要不然就是逗逗米谷、圆滚滚和睡觉,偷得浮生半日闲,倒也逍遥。

    “十一郎,十一郎,快醒醒,快醒醒。”

    公良抱着米谷小家伙正在睡觉,忽然听到旁边传来季无用的声音,不由睁开眼来。

    “怎么了?”

    “你还睡?无夜国就要到了。”

    这几日,在和季无用聊天的时候,公良了解到浮空飞槎会在无夜国停留几天维修、补给,顺便卸下从大虞国带来的东西,运走当地的特产。浮空飞槎载人赚钱其实只是小利,大头还是货运,以及在一国一国之间停留,从诸国间倒腾货物的暴利。

    “你怎么知道?”公良问道。

    从天上往下看,地面的一切事物看起来比蚂蚁还小,公良不以为他的眼神比他还好。

    “你没闻到吗?”季无用深深的呼吸一下,陶醉的说道。

    “闻到什么?”公良奇怪道。

    “花香,无夜花的清香。”

    季无用说完,就闭起眼睛呼吸起来,一脸的迷醉,那神情看起来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公良看到他的样子,也试着闻了下,发现空气中果然飘散着一股淡雅的清香。不觉奇怪不已,他们现在可是漂浮在高空之上,竟然有花的香味飘过来,简直是太神奇了。

    “粑粑,偶也闻到香香了。”米谷在粑粑怀中说道。

    “公良,我也闻到了。”圆滚滚也嗷嗷叫道。

    “嗯”

    公良应着,站在飞槎边上往下望去,下面一片绿意盎然,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只是随着飞槎越往前飞,那股香味也越来越是浓烈。

    或许是真的快到了地方,浮空飞槎慢慢往下降落,地面的景物越来越大。

    忽然间,公良看到一座城池耸立在一大片平原中,周边高山环绕。

    那雄城之中和平原之上,种着一棵棵高大树木,上面结着一个个花蕾,有的已经开花,宛如圣洁的玉兰。

    只不过一个个花朵奇大,宛如木棉花一般。

    浮空飞槎越往下落,无夜花香越浓。

    细细品了一下,公良感觉这花香不像玫瑰那样香得让人难以接受,更不像百合那样香得刺鼻,这是一种自然、亲切、清新的香。

    往下望去,无夜国中的无夜花形态各异,有的是花骨朵儿,像是还没睡醒的小娃娃;有的是半开半合,宛如欲拒还迎的女娘;有的已经开得十分娇艳,那矫柔的花瓣,优美的花形,嫩黄的花蕊,看起来如同一名娇俏女郎般,在向你遥遥招手。

    公良站在飞槎边上往下欣赏着无夜国中的美景,忽然见季无用走在他身边,看着外面虚空,摇头晃脑的吟起诗来。

    “无夜国中无夜树,无夜树上无夜花。

    无夜花下无夜夜,多情再来难相逢。”

    公良没想到眼前这肥得像猪一样的家伙,竟然也会作诗,不觉讶异道:“季兄真是好文采啊!”

    季无用连忙摆手道:“不敢不敢,这诗可不是我做的,而是当年一名青阳学宫大儒还是儒生的时候路过无夜国有感而发。”

    公良眉毛一挑,感觉这样才对。

    要是这家伙也会作诗,那不是显得他很没水平。

    浮空飞槎往下落去,离无夜国越来越近,逐渐看得到路上的行人。眼看就要到了,前面忽然有人叫道:“无夜国到了,飞槎会在此地停留三日,大家可以到无夜国走走,三日后辰时准点离开,过时不候。”

    “唝”

    浮空飞槎缓缓降落在无夜国一角的空旷场地,舱门徐徐打开,上面的人这几日也在里面带得厌了,纷纷走下船去。

    公良也对此地十分好奇,就带着米谷和圆滚滚走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