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这就是无夜花
    季无用看到浮空飞槎落下,连忙去整理行李,顺便把贵重物品装在一个小包里,背在身上。

    哪知等他弄好,就见公良带着米谷和圆滚滚下了浮空飞槎,连忙快步追上前去,“十一郎,十一郎,等等我。”

    公良听到他的声音回头,“你下来了?”

    季无用瞪道:“不下来在上面作甚?”

    “我还以为你要在上面呆着,那就一起去城里逛逛。”

    “无夜国我可比你熟多了,以前我也来过。你不知道,无夜国有三好:‘无夜花香,无夜酒浓,无夜国的小娘美娇容。’”

    季无用小声的说道:“等一会儿我带你到无夜国的花楼去见识一下,那里面的无夜女娘个个人比花娇,嫩得都能滴出水来。到时候我们两个去,叫几个小娘,要几壶美酒,慢慢品尝,欣赏无夜花色,闻着那若有若无的香味,那简直是神仙一般的日子。”

    公良看到季无用兴奋得都充血的脸,感觉真是太猥琐了。

    不过他必须承认,这家伙的提议很让他心动。

    只是米谷和圆滚滚两个家伙在身旁,去那种地方未免带坏小孩,想了想,他只能残忍的拒绝了。

    “不用了,我想在城里走走。”

    “真的不去?”

    季无用疑惑的看着公良,这种美事哪有人会拒绝?

    “嗯...”

    公良点了点头,心里在淌血。话说到了东土这么久,他好像都没有去此地的青楼粉院见识一下,真是失败啊!

    季无用以为他害羞,所以再次邀请了一下,见他还是不去,就背着东西自己上路了。

    公良看着他风骚离去的背影,黯然神伤的叹了一口气,往另外一条路走去。

    此时正是无夜花开时节,无夜国中处处弥漫着无夜花的清香,闻的让人迷醉沉沦。公良从浮空飞槎降落的地方往无夜国中走去,只见无夜国的街道两旁和其它地方都种着无夜花,此时花开灿烂,美不胜收。

    无夜国,说是一个国家,其实就是一座大城。

    城即是国,国即是城。

    在东土,有很多这种一城一国的地方,就好像大荒,有的地方,一个部落直接是一个国家了。

    天色不早,公良就带着米谷和圆滚滚走进一家酒肆吃饭。吃完后出来,已是红霞漫天。

    残阳似血,浑圆落日如镶了金边般,金光四射,吞天沃日,刺人眼膜,看起来如梦似幻,好不真实。落日慢慢下沉,当最后一丝残红从无夜国的街道上穿过,恰似一把血刀般,将街道劈为两半。

    一时,无夜国中的无夜花被染得血红,却愈发妖艳,宛如一名魅惑女郎般,伸出粉舌轻舔着嫣红嘴唇,勾人心魂。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无夜国似乎也陷入一片静寂当中。

    蓦然,公良发现一件奇事,无夜花竟然慢慢亮了起来,随着天色越来越暗,花色越加清亮,宛如一盏盏明灯般伫立在无夜树上。

    这时,他才算真正知晓无夜花这名字的由来,原来这才是无夜花。

    无夜花发出的光亮,将无夜国的每个角落照得一片通亮,将无夜国变成了真正的无夜国。

    往前走去,公良看到三五人坐在无夜树下喝酒聊天,那些人看到有人靠过去,就将人瞪走;也有人站在无夜树下,抬头死死的盯着无夜花;还有人干脆拿着东西把整棵无夜树围起来,免得有人过来。

    公良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问了几人才知道。

    当无夜花开的时候,会滴下一滴蕴育了一整年的无夜花精华,也称无夜花露。

    这无夜花露很是神奇,只要饮下一滴,就会口齿生香,十滴则会遍体生香,若是百滴则会驱除体内一些污垢,起到部分洗毛伐髓的功效,对身体不无助益,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趋之若鹜。

    再往前走一会儿,公良忽然发现一颗粗大的无夜树下站着一名女雀部女娘。

    只见她手拄长剑,一头巴掌大小的火红鸑鷟在身边飞舞,每当有人过去的时候,就狠狠的瞪人家一眼,吓得人赶紧离去。

    这女娘修为不凡,以他的境界竟然看不清她的深浅。

    其实,看女雀部强大与否,根本不用看她的修为。

    女雀部的血脉传承是火焰之力,所以想要知道她们的修为,只要看她们用火焰化成的东西如何就成了。

    眼前的女雀部女娘,不仅能把火焰化成的鸑鷟压缩成巴掌大小,还能自由飞舞,显然已经有了灵性,再非凡物。最主要的是鸑鷟身上用火焰所化的羽毛栩栩如生,让它看起来宛如一只真正的鸑鷟般,这就更加不得了了。

    以至于公良都不敢想象她的修为有多高。

    和她一比,在神庙遇到的那些女雀部新晋精英,就像只小蚂蚱一般,除了会蹦会跳,全然无用。

    公良见她修为高深,又那些嚣张,连忙躲在一边快速的走了过去,免得被她发现。

    他发现这些女雀部的人也不知道抱什么心态,看到大焱部的人总是想捉弄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觉老实人好欺负。

    但很无奈,人有时候太出色也没办法,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像暗夜中的萤火虫,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不管怎么躲人家也能看到你。

    “那大焱部的憨货给我站住。”女雀部的女娘看到他,打算喝道。

    听到声音,公良不仅没有停留,反而加快脚步往前走出。

    女雀部女娘一看,将手中剑飞掷出去。

    “嘭...”

    公良忽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撞了自己一下,玄莲圣光自动护体,但他还是被撞得差点往前扑去。

    女雀部女娘收回掷出去的剑,怒瞪道:“叫你呢!走什么走。”

    公良连忙辩解道:“我没听到,你叫我干什么?”

    “过来。”女雀部女娘毫不客气的叫道。

    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公良看她修为那么高,又那么霸道,怕惹到她被打一顿,只好乖乖的走了过去。

    “你要去哪里?”女雀部女娘问道。

    “我想去走走看看。”公良老实的回道。

    “那就不用去了,在这里等着,等会儿要是有多余的无夜花露,我送你几滴。”女雀部女娘豪气的说道。

    她也是要回大荒,经过这里恰好看到无夜花开,就想着带点无夜花露回去送给部落的小娘当见面礼,要不然早回去了。

    公良听到她的话,能说什么?他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

    女雀部女娘又问道:“你拿无夜花露干什么,不会是想去取悦东土女娘吧!那些东土女娘娇弱无力,什么事也不会做,有什么好的。要娶就娶我们女雀部女娘,知道吗?”

    “是是是。”公良随口应着。

    他也是无语了,这已经不知第几个女雀部人向她推销女雀部女娘了。

    难道她们部落的女娘就这么缺男人吗?

    他不知道,女雀部根本不缺男人,但缺的是大焱部这样的男人。

    这是历代女雀部人得出的经验之谈,在女雀部中流传着一句话,“要嫁就嫁大焱人。”可以想象大焱人在女雀部有多抢手。

    其实也情有可原,大焱部的人魁伟高大,会杀荒兽,会烤肉,性憨厚,缺心眼,好欺负。

    这些不就是为脾气暴躁的女雀部人而设的吗?最主要的是大焱人也修行火焰之力,两者结合,还可以促进境界提升,多么完美的事情。

    女雀部女娘说了几句,就闭口不言,场面顿时静了下来。

    公良在树下呆了一阵,简直就是折磨,就向女雀部女娘说道:“现在无夜花还没看,我先到附近看看。”

    “嗯,记得不要去神树那边,要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好。”

    公良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还是应了一声,然后就感觉带着米谷和圆滚滚离去。在这里太折磨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