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青萝
    “小郎君饶命小郎君饶命啊”

    宛然若仙的女子在焱火中狼突豕窜,连连开口求饶。

    可惜焱火燃烧速度太快,瞬间就将她烧成一堆灰烬,只剩下一团纯白气团。随后被焱火夹带着收入眉心空间,一分三份,自己一份,另外两份投入冰晶玉露盏和更深处的凝实人影中。

    无夜神树上,寄生在树枝,往下垂悬,宛如翠玉丝帘的青萝忽然化为灰烬,消失在天地间。

    两名老者突然出现在神树粗壮的枝桠上。

    一身白服的骨老摸了摸颔下白须,叹道:“早就跟青萝说过,我等能寄生神树之上,已是无上福分,千万不要起贪心妄念。可她偏偏不听,也不知道从哪学来那采阳补阴的邪门功法,大肆采伐。靠那东西修炼起来虽然进境很快,但终究落了下乘,早晚要出事。如今看来,果不其然。”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她若是执迷不悟,我等又能奈何?”一身青衣,手拄拐杖的台仙人感慨的说道。

    一股清凉从灵魂灌入体内,公良只觉全身舒爽无比,放眼望去,发现目力大进,竟然能看到极远处的东西。

    这时,焱火中传来一副画面,断断续续的记载着青萝的一些印记。

    虽只是断续残篇,但也足够让他了解青萝是如何从一颗种子寄生在树上,慢慢长大,变成精怪,再蜕变到如今模样的经历。

    看完后,公良感慨不已,暗道造化弄人。

    最初青萝也是一名天真纯洁的女孩,无奈遇到负心人,才使得性情大变,中途又遇到一名邪道中人送了她一本秘诀,采阳补阴之术,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那名道人公良也认识,正是他在珠崖郡杀掉的那名尖嘴猴腮的道人。也幸好是杀了他,要不然都不知道还会多少人会坏在他手里。

    明月从山边慢慢升起,逐渐来到半空之中。

    悬挂苍穹之上,看起来宛如一轮玉盘般。

    一道道莹白的月光从明月上面洒落,被无夜树上的无夜花吸收掉,有些无夜花逐渐饱满起来,乍然开放,一滴滴无夜花露随即从盛开的花朵上往下落去。

    无夜国中,早已经等候多时的人纷纷拿出器物来收取,有的更是直接张嘴去接。

    公良站在无夜神树下,自然也看到了不断从树上飘下来的无夜花露。

    那滴滴晶莹剔透的无夜花露,从空中纷纷扬扬飘洒下来,在无夜花光的映照下,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动人。

    米谷小家伙看到天上飘下来的花露,似乎知道是宝贝,连忙扇着翅膀飞到粑粑头上坐着,然后拿下腰间的小葫芦,举在头顶。

    刹那间,无夜神树上滴下来的无夜花露纷纷往小葫芦飞去,钻入其中不见。

    过一会儿,无夜花露就全被吸光。

    小家伙摇了摇小葫芦,将里面的无夜花露和兑了毒液的果汁混匀,然后喝了一口。

    一时,眼儿美得都眯成了弯弯的月芽。

    “这小家伙倒是不错,罢了,既然遇见便是有缘,就送她一点东西。”

    骨老随手取出一滴金液,旁边的台仙人见了,也拿出一滴。两人将金液合成一滴后,就往公良扔去。

    小家伙看了,迅即飞过去,抱住那团金液三两口吃掉,然后飞到粑粑怀中,眨巴着美丽的大眼说道:“粑粑,偶想睡觉觉。”

    “那就睡吧!”公良爱怜的说道。

    “嗯”小家伙在粑粑的臂弯里动了动,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睡了起来,不一会儿就陷入梦中。

    公良看得连连摇头,这小屁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简直是头猪。

    不过,猪好像没她这么可爱。

    公良点了一下小家伙的娇俏琼鼻,心中充满无限的爱意。

    抬起头来,他忽然发现无夜神树上站着两名老人,正在向他点头微笑。只是速度很快,转瞬不见,让他都以为是错觉。

    无夜花只在月上中天才会开放,一年只在这个时候有,一天只有一次,所以今天接取花露的活动可以算是结束了。接完无夜花露的人纷纷离去,不再占着无夜树。公良也不例外,感觉没什么事,就打算离开。

    忽然想起方才看到的那些年轻人,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心中好奇,不由往前走去。

    走了一会儿,来到无夜神树后面,就见一名名男子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只是片刻不见,这些人就形销骨立,宛如没肉的骷髅一般,看起来非常吓人。

    观察了一会儿,见他们只是精元大失,并无大碍后就转身离去。一边走,心中不无感慨道:看来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他也不想想,刚才若非冰晶玉露盏和焱火,他早就已经中招了。

    往回走去,只见大部分无夜树下的人都走得一干二净,但也有的就盘膝坐在无夜树下,似乎打着长期作战的准备。来到先前女雀部女娘占据的无夜树位置,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如此也好,省得自己和她打交道。

    虽然无夜花已经开过,但无夜花已经散发出一道道明光,把无夜国照得如同没有夜晚一般,俨然就是一座无夜之城。

    城中的声音也在无夜花开后达到了顶峰,一些人趁着有时间,纷纷跑去吃饭喝酒,尤其是花楼,更是热闹。

    一些人拿着接来的无夜花露跑去讨好喜欢的女娘,那些女娘看到心爱之物,难免会高兴的抛个媚眼儿,兴奋得那些人如同发情的猴子,嗷嗷直叫。

    今晚的夜色不错,所以公良也随着人流,找了一家可以看到无夜国景色的酒楼走了进去。

    因为大家刚刚接取完无夜花露,纷纷过来吃夜宵,所以在酒楼大堂吃饭的人很多。

    公良扫了一下,就往楼上走去。可惜上面每一层人都很多,毕竟大家都想看看无夜国的美景。

    来到最上面,公良也没看到有位置,就像离开。

    忽然看到酒楼一脚,女雀部的女娘正在津津有味的享受美食。她那一桌只有一个人,想过去的人被她一瞪,顿时没有勇气在说话。

    公良看一下,就走了过去。

    “楼上没位置,我们能不能拼一下,这顿算我请。”

    女雀部女娘瞄了他一眼,道:“要坐就坐,谁耐烦拿你酒钱。”

    公良没想到她这么直接,就坐了下来,马上有小二过来点错,公良让他们直接上了几道拿手好菜。为了避免重蹈东林酒肆的覆辙,他还特地问了下菜肴的价钱和大小,免得等会儿再出笑话。

    看到东西都不贵后,他就大手一挥,多要了几道。

    女雀部女娘只顾自己吃着,连瞄也没瞄他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