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钦原
    明空之上,一梭浮空飞槎疾逝。

    公良和季无用喝酒喝得尽兴,就斜靠在圆滚滚毛绒绒的肚皮,仰头上望。

    辽阔的蓝天,渺无边际,连丝毫的杂质都没有,只有纯粹的蓝,这在他前世,简直是不可想象。

    看了一会儿,酒意上涌,他就闭眼休息起来。米谷小家伙已经躺在粑粑怀里,呼呼的睡着。

    圆滚滚很不满公良靠在它肚子上,只是它逆来顺受惯了,也不敢反抗,只是拼命的鼓动肚子,打算让公良知难而退。可惜这一上一下,宛如海中波浪翻涌,又如摇篮晃动一般,竟然加速了公良的睡意。

    不一会儿,竟然陷入沉睡之中。

    圆滚滚那个气呀!

    它又不敢咬他,只能用小短尾巴挠着公良耳朵,想让他起来,但又不敢太大力。怕真的把他吵醒,到时公良会打它的,一定会打,肯定会打。它圆滚滚可没那么傻。

    挠了一会儿,见公良没有反映,它也没了再挠他的心思,继续趴在兽皮上睡了起来。

    不知睡了多久,公良醒来,就见米谷小家伙趴在他胸口,眼中神采飞扬,两只小翅膀不停扇着,九彩尾巴更是摇得都快断了。

    一看这情况,他就知道小家伙又有什么高兴事,打算和他分享了。

    果不其然。

    小家伙看到粑粑醒来,就一屁股坐在粑粑肚子上,手舞足蹈的说道:“粑粑,粑粑,偶跟你说,偶又变厉害了。”

    公良翻了个白眼,隔一段时间你就觉得自己好厉害,你咋不上天呢?

    虽然在心里吐槽,但他嘴里却没说,免得说了小家伙不高兴闹脾气。

    于是,他就坐起来抓着小家伙的身子摇了摇,夸奖道:“我们家米谷最厉害了。”

    “嗯嗯,”米谷用力的点着头,开心得眼睛都弯成了小月芽儿。

    享受完粑粑的夸奖,小家伙飞到船边上,一手挥出去。煞时,一片黑水滴出现在天空中往下落去。如此还没完,只见她左右开弓,两手挥舞,一片片黑水滴在她手中出现,宛如箭矢般往远处飞射而去;又或者两掌往前推动,一滴滴黑水滴瞬间从掌中飞出,往前疾射。

    公良看得奇怪不已,这小屁孩以前都是用嘴吐毒口水,怎么现在开始用手了,难道学会了什么功法?

    也不可能,这小家伙整天和自己在一起,她学功法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

    莫非,是前几天在无夜神树下得到的那滴金液?估计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他不知道,那金液虽然是骨老和台仙人所出,但并非两人之物,乃是他们从无夜神树上花费无数力气汲取的精华,其中蕴含神树一丝飞花坠叶神力的气息,没想到竟然被小家伙给领悟了。

    小家伙跟粑粑展示完自己变厉害后的手段,就飞到粑粑面前,双手叉腰,傲娇的抬头挺胸,想让粑粑夸奖她。

    这小东西唯恐公良不夸奖她,还不时往他看去,眨巴的小眼睛好像在说:“快来夸我吧!快来夸我吧!”

    公良能不夸奖她吗?

    要是不夸奖她,这小家伙肯定又要闹情绪,又会有一阵不理他了。

    公良很识相的抱起小家伙,狠狠的在她额头亲了一下,夸奖道:“我们家米谷最棒了。”

    米谷被粑粑夸奖得开心极了,扇着小翅膀在船上“呼呜、呼呜”的飞舞起来,还情不自禁唱起了自创的莫知名歌谣。稚嫩的声音,清脆的语调,让人听得不觉沉醉。

    东土,远比大荒要来得宽广辽阔。

    很多大荒的人都知道东土,也把东土称之为东土,但却罕有人知道,东土全称为“东土神洲”

    大夏,乃是东土神洲上最大的一个国度,其土地之广,渺远不可记。

    而在大荒边上,在荒人眼中还算繁华的大虞,在大夏人眼里,却只不过是一片荒僻之地。

    在东土之中,国与国之间很多都不接壤,就像大虞到无夜国,坐飞槎就要三天三夜,而走路或者坐车,往往需要数月之久。

    而从无夜国到浮空飞槎的第二处停留点和神国,更是需要四天四夜之久,之所以多了一天一夜,是因为浮空飞槎要飞渡绵延无尽的葱岭山脉。

    葱岭谓之葱葱郁郁,说的是山脉中的树木很多,连绵不绝。

    公良从飞槎探头下望,只见那山岭宛如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威武不凡,奔腾入海。米谷和圆滚滚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纷纷挤在旁边探头往下望去。但下面除了山就是树,都没什么东西,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唔...”

    公良若有所感,往飞槎前面望去。

    米谷感应到粑粑的心思,连忙手搭凉蓬往前看去。过了一会儿,就向粑粑报告道:“粑粑,前面有好多好多的小小鸟喔!”

    听到小家伙的话,公良莫名的想起了前世飞机撞鸟引起的空难,也不知道遇到浮空飞槎会发生什么事。

    那些鸟飞得很快,不过片刻,就飞到浮空飞槎前面。黑压压一片,犹如虫蟊,数之不尽。

    瞬息间,浮空飞槎上飘起一层透明光罩,罩在飞槎上。

    只听一人大叫道:“这是钦原鸟,奇毒无比,蜇木即枯,蜇鸟兽即死,人也不例外。飞槎上的阵法挡不住这种毒鸟,大家快到下面船舱躲一下。”

    这是飞槎上的船员,上下飞槎都是他在通知。

    大家都是惜命之人,不管是修行者还是普通人,听到他的话立即顺着飞槎中间一处舱口往下走去。不过片刻,飞槎上的人就一走而空。钦原随即飞至,一只只飞到浮空飞槎前,不停的吐出口水腐蚀飞槎上的阵法光罩。

    在钦原毒口水的攻击下,只不过片刻,光罩就如波纹般涤荡起来,隐隐有破碎的风险。

    浮空飞槎的掌舵者一看不妙,连忙驾驶飞槎飞速往前而去。

    钦原紧追不舍,不过一会儿,阵法光罩破开,一只只钦原飞到船上,肆虐起来。

    摆在船上的货物无不被钦原撕开,吃的全被吃光,不能吃的扔得到处都是。一时间,槎板上一片狼藉。

    浮空飞槎在掌舵者的操控下,很快就穿越葱岭山脉。

    兽禽都有领地观念,钦原也不例外,眼见出了葱岭,一只只振翅而起,往葱岭方向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