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大瓠
    和神国,位于葱岭与大虫山脉之间。

    因处于两山交界地带,是以国内地势平坦,又因高山阻挡了南来的热气和北来冰霜,是以国中一年四季如春。

    公良踏上和神国的土地,就感觉一股凉意扑面而来,扫去了炎炎夏日的燥热。

    和神国,不管是在大荒的东土物产和东土典籍的边域诸国志中都有记载。

    据说此国地产大瓠,瓠中盛五谷,不种而实。水泉如美酒,饮多致醉。气候常如深春。树叶皆彩丝,可为衣,宛若仙境一般。可谓不耕而食,不织而衣,不酿而饮。

    讲真,当公良读到有关和神国的记载时,态度是质疑的,不信的。

    因为它的记载太过玄幻,什么谷不种而实,什么泉如美酒,什么叶丝可衣,都什么鬼?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不过,当他踏上这块土地时,却觉得有关和神国气候的记载颇为可信。

    “十一郎,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去买东西?”季无用再次问道。

    ?他感激公良帮忙,所以打算在倒腾东西的利润中给他算上一份。可想了想后,感觉很是不妥,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所以打算拉他一起做倒爷,多赚点钱。可惜被公良拒绝了。

    公良身上有太多秘密,比如果子空间,比如大量黄金,比如龙伯国人。

    所以他不想和季无用走得太近。

    况且季无用这种买次等货物到诸国间货卖的生意他也不喜欢做,感觉倒腾来倒腾去麻烦,还不如直接买下顶级货物,到大夏再出手,那时还不是大赚特赚。

    他也是有钱任性,像季无用这种已经可以说是破产的人,当然不可能和他这样玩。

    问了一下,见公良还是不和自己去后,季无用才一个人孤单的往前走去。

    他现在没有玩乐的心思,只想着找家出产和神国特产的商铺,从中买到比市面上顶级物品稍差一点的货物到飞槎经过的国家货卖。

    之所以不买那些和市面上一样的顶级物品,是因为那些东西太贵,买那些东西的钱可以买很多次等商品。

    再者说,次等物品也不过只比顶级之物稍差一点点而已,其中大有文章可做,获得的利润远远比买顶级物品要来得高。

    公良看着季无用远去,才带上米谷和圆滚滚走向和神国中。

    和神国远比无夜国要来得大,不像无夜国只有一座城,而是有四座城。

    因为有葱岭和大虫山脉将其与诸国隔开,所以和神国并没有国与国之间尔虞我诈的争斗。在加上国中四季如春,盛产丰富,寻常人只要勤劳肯做,就能丰衣足食,是以和神国中罕有穷苦之人。

    走进城里,公良发现和神国的百姓安居乐业,一个个姿态惬意,无忧无愁。

    放眼望去,他发现和神国中的建筑别具一格,不类东土、大荒和他前世记忆中的建筑,全部以巨木筑成。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

    最重要的是这些用巨木筑成的建筑竟然还散发出一股勃勃生机,有的巨木长出枝桠,笼罩在建筑上空,飘荡出一片清翠绿意。

    公良看得诧异不已,真不知道和神国人是怎么盖的房子,竟然盖起来的树还能活。

    他不知道,和神国盖房子的时候,往往会先从附近林中移来巨木种在地基上作为基柱,然后再依照尺寸,在巨木上凿出孔洞和其它部位铆接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和神国的地理原因,这些树虽然被移过来凿出孔洞,但依然能够成活。

    树是活了,但也很麻烦。

    因为树木是不断生长的,挖来做基柱后,就要时不时修剪巨木长出来的枝桠,免得树叶挡住天空和窗台,没有日照。

    但这些对和神国人来说只是小事。

    他们更喜欢用活树盖屋。因为他们觉得,住在这样的屋子里,能感受到大地母亲的呼吸。

    往前走一会儿,来到一片商铺所在,绿意盎然的商铺中间空档地面,有些小摊摆在那里。

    公良看到这些小摊上大多摆着一个个大瓠,瓠大的有房间大小,小的也有两个巴掌大,瓠中盛载药材、果树、香花等植物。让人惊讶的是,那些大瓠中没有任何培土和水,那些药材、果树和香花就这么根须具现,活生生的长在大瓠之中。

    公良诧异不已,走到一名老者面前蹲下,往摊前的一个大瓠摸去。

    一阵清凉随即从手中遁入体内,但迅即被果子空间吸收精纯转化纳入丹田。

    一时间,公良只觉清爽不已。

    他没想到这大瓠中竟然蕴含着一丝木灵气,怪不得能够让万物生长,看来那典籍中记载的瓠中盛五谷,不种而实的事倒有可能是真的。

    米谷和圆滚滚看到公良用手摸大瓠,也有模有样的伸手摸去。顿时,一股清凉涌入体内,舒服得它们都闭上了眼睛。

    “荒人,是不是喜欢这大瓠。若你真心想要的话,老朽可以少算你一点灵石。”老者看到公良在摊位上停留,就开口说道。

    “灵石?不是金银吗?”公良奇道。

    “金银...倒也可以,不过要很多,你有带那么多在身上吗?”

    公良没说什么,直接取出两块一百斤重的金砖敲了一下。米谷也有金子,看到粑粑的样子,也从储物袋中取出两块比较小的金子敲了起来。圆滚滚没有金子,只是看到他们拿东西在敲,忽然想起自己好久不用的铜钹,就从储物袋中取出来,用力敲着。

    “锵...”

    因为圆滚滚在公良耳边敲,所以巨大的声响敲得他耳朵嗡嗡直响。

    公良顿时恼了,拍了下圆滚滚的熊猫头,喝道:“你傻呀!不会到旁边敲吗?竟然在我耳边敲,信不信我打你。”

    圆滚滚被拍得头痛,嗷嗷怒叫道:“公良,你敢打我,我要咬死你。”

    当下,就见它收起金钹,往公良扑去。

    公良伸手抓住它的肥脸,说道:“自己做错了事,还敢说咬我,是不是太久没收拾你忘记厉害了。”

    圆滚滚被他抓住大脸,胳膊又没有他的手长,不仅没法咬他,连手也没法拍到公良,只能嗷嗷叫道:“公良,你放开我,我要咬死你。你打我,我就要咬死你。”

    公良看它还是死性不改,就伸手揉捏着它的大肥脸。

    一时间,那熊猫脸变幻成各种模样,惨不忍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