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小心眼的米谷
    葱岭之上,林木葱葱,放眼望去,万木皆绿,深的、浅的、明的、暗的,种种不一,让人难以形容。 .

    虽然公良在大荒已经见过无数绿色丛林,但此时再见到,依然感慨不已。

    或许是在山林呆久了的缘故,来到葱岭之中,公良竟然有股莫名的熟悉感。人也随意起来,放飞自我,没了在俗世的种种拘束。

    山岭上,初初还很好走,但越往里面,山壁越是陡峭,山道越是难走。

    狭窄的山道,弯弯曲曲,在高大的林木遮掩下,看起来阴森可怖。山岭里最多的是古木红松。仔细看去,那一棵棵红松就像一名威严的甲士般,屹立在悬崖峭壁上,观察敌情。

    忽然,公良看到红松树上已经结了松塔,有的更是已经成熟。

    他连忙让米谷去摘一个下来,掰开一看,里面都是松子,尝了一口,味道虽然没有果子空间里面古松所产的松子味道好,但也不错了。

    于是,他就让米谷飞去摘松塔,自己和圆滚滚在下面接,空闲的时候顺便掰些松子。

    米谷听到粑粑的话,原本是很勤快的,如同小蜜蜂般,拿着粑粑给她的小狗腿在红松上“咻、咻”的砍着松塔。没过片刻,就砍了一大堆。

    小家伙看着自己的战果,高兴极了,就把小刀收回去,然后飞到粑粑身边,想让他好好夸夸它。

    等飞到粑粑身边,眼尖的小家伙看到圆滚滚在偷偷的吃掰好的一大堆松子。

    好吧!其实也就三四颗而已。

    米谷顿时不乐意了,噘着小嘴儿飞到粑粑的身边坐下,敲着小胳膊小腿,跟粑粑说她已经好累好累了,反正就是不想再去砍松塔。

    她在上面累死累活的摘果果,滚滚却在下面吃松子。她可没那么傻。

    公良见她不想去,也没办法,总不能自己上去,那得多耗力气。

    幸好已经掰了一些松子,够吃几次,就先这样了。

    于是,他就收拾东西,带着米谷和圆滚滚继续往葱岭中走出。

    如今公良所走的地方还是葱岭外围,外面的泉眼已经被探明,要想找到酒泉,就必须到没人去过的里面。

    但这也意味着风险增加。

    不管哪个世界,都没有从天上掉馅饼这种好事。

    想平白让地上冒出一个泉眼来,估计公良还没这个本事。

    穿越在山高林密的葱岭中,即使公良已经见过大荒丛林的浩瀚和树木的粗大,但还是忍不住被葱岭中与众不同的植被所吸引。

    又往前走了一会儿,山间小路逐渐消失,只剩下一条曾经有人行走过的路。

    其实,这也称不上路。因为实在是没有路的样子,只是有前人行走,砍折树枝,踩乱杂草的印记。

    到了此处,公良才想起空间里面的小鸡,连忙把它放出来。

    小鸡来到外面,闻到空气的气息,就忍不住振翅飞起,片刻就不见踪影。

    公良能够感觉到它的存在,就不去管他,继续顺着商老地图的指引,往前走去。

    再走了一会儿,前面彻底没了路,甚至连一丁点有人行走的痕迹也没有。一棵棵三抱左右的大树参差错落在林中,遮掩住了天空,连一丝阳光都投不进来,看起来非常的阴暗。

    走了这么久,除了前面零零散散见过的一些人以外,之后公良就再也没有见过一个活人,没遇到任何泉水,他都开始怀疑商老给他的地图是不是对的了。

    见商老的地图无法参考,公良就随便找了个地方,往前走去。

    他还特地吩咐圆滚滚和米谷,让它们留意有泉水的地方。

    米谷小家伙最听粑粑的话了,连炼点头。

    找到东西有奖励,所以圆滚滚也不含糊,可惜一路过来,它也没找到任何酒泉。

    “嗯”

    忽然,公良发现旁边十五米前的巨树上盘着一个大家伙,连忙取出长矛往前掷去。长矛疾飞,瞬间就到巨树旁,只听“”的一声,也不知道长矛刺中什么。迸发出一股红白交杂的东西。

    待仔细一看,才发现树上盘着一头绿蚺。

    绿蚺全身青绿,身具纹路,奇大无比,长约四五十米,盘缠百米左右的巨树上,若不仔细看,还不一定能看得出来。

    米谷飞过去看到是一头长虫,顿时生气的吐了几口口水。

    公良看得一头黑线,也不知道这小屁孩在吐什么。他原本还想把绿蚺收起来吃,但被这小屁孩吐了口水,吃还是要慎重的好。不过空间里面的龙伯国人就没有那么忌口了,反正煮好后放一点米谷的口水下去就行。对这些他们已经轻车熟路了。

    想到龙伯国人,公良感觉应该把他们放出来狩猎。

    如今空间的存粮不多,刚好让他们一展身手。

    于是,他就把龙伯国人放了出来。

    龙伯国人被放出来并没有怎么激动,反正是从一个地方换到一个地方而已。对他们来说,他们更喜欢呆在空间里面。不过,但他们听公良说让他们去狩猎的时候,他们欢喜得都跳了起来,好像刚才淡然的反映不是他们似的。

    当下,他们就带着东西,四处去狩猎了。

    为了让那些龙伯国的小屁孩见见世面,公良还将他们放了起来,让他们跟着龙伯前峰他们去见见市面。

    于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龙伯国人带着一干兵器一呼啦往林中钻去,瞬间不见踪影。

    公良已经在他们身上铭刻下通灵焱纹,随时能掌握他们的变化,所以并不担心它们丢了。

    不过,龙伯国人行经路上的兽禽算是遭了,只要是大一点的,无不被龙伯国人一一打杀。不一会儿就收获满满,乐得他们眉开眼笑。

    “哗哗、哗哗”

    他们收获满满,这边厢公良也有所收获,他忽然听到了流水声。

    只不过是否是酒泉还犹未可知,葱岭中的泉脉丰富,特别是下雨过后,更是有无数的泉水中地中涌出来。但这些泉水更多的时普通泉水,酒泉很少。

    也不知这口泉水是否是酒泉。

    公良心中思忖,静静听了一会儿,确定水流传来的位置,就带着米谷和圆滚滚往前走去。

    “唔”

    找了半天,可谓把方圆一厘以内的地方都找遍了,公良却还是没发现泉水。

    那在哪呢?

    公良摸着下巴想了想,心道:难道实在下面。

    想着,他连忙取出一根刚竹,去除里面竹节,然后把刚竹插在地下,仔细听了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