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蹄蝠
    “哗哗、哗哗...”

    一阵潺潺的流水声,透过刚竹传入耳中。

    那声音是如此的恬静,仿佛在演绎一曲生命的静美,又犹如一名古琴大家在弹奏高山流水般,让人闻之,顿觉人我俱忘,天地不存,这世间唯有那堪称惊世绝伦的旷古清音。

    米谷看到粑粑将耳朵贴在刚竹上,听了好一会儿也没离开,心下好奇,也凑着耳朵贴在刚竹上倾听起来。

    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圆滚滚。

    这憨货看到公良和米谷都在听,也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将熊猫耳朵贴在上面仔细听了起来。

    米谷心中还对它刚刚偷吃红松子很不满,看到它过来,连忙抱住刚竹,用小脚丫儿狠狠的踩着圆滚滚的圆大脑袋,想要把它踢开。

    圆滚滚倒也坚强,不管她怎么踩,反正就是把耳朵紧紧贴在刚竹上,一点也没跟米谷小屁孩计较。

    米谷见没法把圆滚滚踢开,顿时不满的飞过去坐在它脖子上,抓着它毛绒绒的小短耳朵。

    耳朵是圆滚滚身上最薄弱的部位,被米谷抓得大叫起来,“啊...好疼,米谷,你快放开我耳朵。”

    “偶不放。偶刚刚采松塔的时候,你偷吃了很多松子,偶就不放你。”

    米谷抓着圆滚滚的耳朵,坐在它毛绒绒厚实的肩膀上,屁股不停的扭来扭去,好像在开车一样,看起来非常搞怪。

    “米谷,你再不放开,我咬你了喔。”圆滚滚见她不放开,就开口威胁道。

    “你敢咬偶,偶就吐你水水,让你一动不动躺在地上抽抽。”小家伙一点也没把它的威胁放在心上。

    此时,圆滚滚的心是无奈的,无助的,无语的。对这小屁孩,它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威胁没用,讲感情不理,不得已,它只好向公良求救。

    “公良,米谷又抓我耳朵了。”

    听到它的叫声,公良才从地底清泉的美妙声音中清醒过来。

    转头看,就见米谷坐在圆滚滚脖子上,两手揪着它的小熊猫耳朵,小屁股一扭一扭的,玩得好不欢快。而那被玩得好不欢快的对象圆滚滚,却是一脸的挫败,无可奈何。

    这两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一转眼时间就闹开了。

    圆滚滚见他不说话,又要叫。

    公良连忙对小家伙说道:“好了,米谷,不要再欺负圆滚滚了,我们去找东西。”

    “粑粑,滚滚偷吃了很多很多很多的松子。”米谷瞪着大眼说道。

    她这话说得牛头不对马面,但其实向表达的意思是,圆滚滚偷吃了松子,所以她才会欺负它。也就是说小家伙并不是平白无故欺负人,她是有原因的。

    好吧!公良被她强大的理由弄得无语了。

    “公良,米谷她老是抓我耳朵,我快疼死啦!”

    圆滚滚又在旁边嗷嗷叫了起来。

    公良只好向米谷小家伙说道:“圆滚滚吃一点东西不要紧,我们还有很多很多很多的松子,晚上粑粑掰很多给你吃。”

    “偶要吃好多好多好多。”米谷很正经的说着,还夸张的比了个手势。

    公良当然只能应好,要不然小家伙又不知道会找出什么名目来折腾圆滚滚。这家伙遇到米谷也是没谁了。

    米谷听到粑粑的话,这才松开圆滚滚的耳朵,飞到粑粑怀里,抱着他的脖子,亲腻的蹭着他的脸脸。粑粑对她最好了,滚滚就只会偷吃她的东西。

    圆滚滚甩了甩被抓得有点疼的耳朵,似乎想要把刚才那段痛苦忘去。

    不过,它并没有。

    只见它人立起来,按着公良的身子凑在他耳边嗷嗷叫道:“公良,米谷老是抓我耳朵。”

    “知道了,谁让你偷吃松子被她看到的。”公良乜了它一眼道。

    “我没有偷吃,我是在试味道。”圆滚滚很有理由的辩解道。

    好吧!这些家伙一个个都非常有理由,只有他没理由行吧!。

    当下,也不管这两个家伙,公良就循着刚才听到的流水声音往前走去。

    走了一会儿,来到一座高山脚下。但奇怪的是,那高山上并没有任何泉水流出的痕迹,难道是地下水?公良疑惑着,再次将刚竹插入地下,倾听流水的声音,辨别方向。

    听了一阵,流水声音传来的方向确实是高山所在。

    只是高山却又偏偏找不到有任何水流的痕迹。

    心中怪异,公良继续往山上走去。

    不过片刻,他就来到高山山坡上。

    倏然,他发现山坡前有一处幽深洞穴,洞口散发出一股刺骨寒气。他站在洞口前往里面听了一下,一阵阵水流的哗哗声若有若无的从里面传了出来。

    难道从这里进去,可以找到泉水?

    虽然不知道行不行,但既然来了,怎么也要进去看看。

    于是,他就从空间取出火珠照明,往里面走去。

    洞穴幽深,越往里走,越是阴冷,而水流声也愈发大了起来。离目的地越发近了,公良连忙加快脚步往前走去。

    “吱吱、吱吱...”

    忽然,公良听到上面传来一阵叫声,不由拿火珠往上一照。

    豁然发现洞顶挂满了密密麻麻的蹄蝠。这些蹄蝠看起来非常奇怪,双手是爪子,双脚却呈蹄形。它们不像寻常蝠类一般,是倒挂在洞顶,而是双爪抓在上面。透过火珠幽光,可以看到一些小蹄蝠悄悄从父母的双翼旁边偷偷探出头来,好奇的往下望来。但迅即又被父母给按了回去。

    公良并不是个喜欢平白制造杀戮的人,见蹄蝠与他秋毫无犯,就打算放过他们。

    米谷却很不喜欢这些丑丑的虫子,立即飞出去,神气的叉腰,张开小嘴儿,就要吐出口水,公良连忙把她叫了回去。

    这小家伙最是记仇,她还记得上次有一群蝠类差点咬到她的事,所以她打算报仇。

    那些蹄蝠要是知道,也不知道会不会哭出来。虽然它们同是蝠类,但它们不是一国的呀!

    “粑粑,这些丑东西好讨厌的。”米谷被粑粑叫回来,顿时很认真的对粑粑说道。

    “管它的,只要它们不害我们就没事。要是这些东西敢欺负我们,你就把它们通通吐死。”

    “嗯嗯,”米谷听到粑粑的话猛点着头。

    等公良带着她和圆滚滚继续往前走的时候,他就一眨不眨的盯着洞顶,打算等它们过来的时候,吐死它们。只是这些蹄蝠也不知道是不是得到来了个不好惹祖宗的消息,一只只双爪紧紧的抓在洞顶上一动不动。有些小家伙倒是无所畏惧的好奇的偷偷的往下看来,但无一不被米谷小家伙给狠狠的瞪了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