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孑古遗种
    公良和米谷在拉虫子的片刻功夫,诸稽和孪生双芝兄妹遁了过来。

    已经很没存在感的独角仙角角也屁颠屁颠的从远处飞来,还有那绿树小呆也在慢慢赶来的途中。

    诸稽来到他们身边,看到公良一手拉着虫子,不觉奇道:“公子,你这是在作什么?”

    “这虫子咬在圆滚滚屁股,我想把它拉出来,却怎么也拉不出来。稽伯见多识广,不知道有什么好的办法。”公良问道。怎么说诸稽也是从上古时期活下来的人,知识广博,阅历丰富,应该知道一些事情才对。

    果然。

    诸稽上前看了看虫子,就伸出一根手指点在植物般的虫子身上。

    刹时,一道白光从他指尖透入虫子身体里面,原本任公良和米谷怎么拉也拉不出来的虫子竟然自己乖乖的离开圆滚滚的肥臀,翻了个身子死了。

    公良目瞪口呆。

    诸稽上前抓起虫子,放在手心看了看,道:“果然是孑古遗种。没想到我们这些先天神灵已经消失在这片天地,它们这些虫蟊却依然长存,真是令人赞叹。”

    公良听得奇怪,问道:“稽伯,什么是孑古遗种?”

    “孑古?”

    稽伯仰头望天,感慨的说道:“那是一个非常久远的年代。天地尚是一片浑朦的时候,我们先天神灵就已经诞生。之后天地分开,日月分明,山川河流出现,天地蕴育生机,开始出现无数用肉眼都看不到的有灵之物。这些东西生命十分顽强,即使经历重重劫难,却依然活了下来。

    天地亘古,岁月沧桑。

    经过无数年演化,这些肉眼看不到的东西逐渐成长起来,变成虫蟊,然后再经过无数年演化,有些衍化成了飞禽走兽等等物种。但有些虫蟊没有演化,依然保持着以前模样。这些东西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超凡本事,但生命力却极其顽强,以至于另外衍化的一支有的已经灭绝,它们却依然顽强的存活下来。一般,我们将这种肉眼都看不到的有灵之物演化而成的虫蟊,称之为‘孑古遗种’,意思是古老的微小存在。”

    “稽伯,照你这么说,我们人也是由虫子演化而来的喽?”公良听得瞪大了眼睛。

    “哈哈哈哈,我可没这么说。”

    诸稽摸着胡子大笑起来。

    公良见他不想回答,也没再问。

    看到圆滚滚被虫子咬到的伤口还在流血,连忙给它消毒一下,敷上从神庙带来的金冰如意膏。这东西治疗伤口神效,一敷下去就好,而且不会留疤。

    敷完药,或许是刚才被折腾累了,圆滚滚趴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公良想到刚刚看到的那眼酒泉,终究有点不甘心,连忙向诸稽问道:“稽伯,有办法对付这种虫子吗?”

    “当然有。”

    稽伯说道:“这东西虽然生命力顽强,但终日呆在阴暗处,最是畏惧强光,你可以用本名真火试试,说不定会有收获。”

    公良听到他的话,就让圆滚滚和米谷呆在空间里,然后唤出隐藏在丹田的灵纹宝铠,放出玄莲圣光,遁出空间。

    外面洞窟之中,骚动的虫群已经回到原来位置。

    刚刚不知道洞壁上植物是虫子的时候,公良还可能欣赏一下,但现在知道这些东西是虫子后,心里就莫名的感觉一阵恶寒。

    那些植物般的虫子看到公良出现,纷纷汇聚过来。

    公良哪会这么轻易让它们汇聚,立即唤出本名真火。

    一股火焰凭空出现,漂浮在洞壁前。

    在他意动下,真火猛然飞涨起来,刹时成就一片火海,以焚天灭地之势往旁边洞壁的虫子扑去。

    那些虫子身上好像有油,一被真火罩住,就疯狂的燃烧起来。

    不一会儿,就化成一片灰烬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火从公良眼前洞壁往前烧去,起先还要他控制。但随着虫子被烧起来,就不用他再关心,那些真火自动循着虫子的足迹往前烧去。刹那间,洞中陷入一片火海,火势熊熊,哔剥作响,不时爆出火花,在漆黑的洞中看起来煞是壮观。

    “轰”

    “吤吤吤吤”

    真火烧到前面,也不知道烧到什么,倏然火势暴涨,冲天而起,轰然作响。

    接着,就见一只比先前植物般的虫子大了无数倍的虫子飞快的从前面跑来,身上还带着熊熊火焰。

    来势汹汹,公良眼见不妙,立即遁入果子空间之中。

    在这一点,他和米谷很像,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不愧是他带出来的孩子。

    果子空间之中,米谷坐在小灵湖边给孪生双芝兄妹讲故事。很不受待见的独角仙角角乖巧的趴在她身边,一动不动,就怕主人生气把它赶走。只是那对小眼睛却四处转着,也不知在干什么。

    说真的,做宠物做到它这份上,也是够悲哀了。

    圆滚滚也趴在旁边,却没听米谷讲故事,而是继续呼呼睡着大觉。

    绿树小呆也坐在旁边,连诸稽也饶有兴趣的在旁听着。

    她那些老掉牙的故事公良都会背了,偶尔有些新的段子,也是她同粑粑一路上行走的见闻。

    这些对公良没什么,但呆在空间里面的孪生双芝兄妹却感觉非常新奇。

    可惜这两个小家伙不能出去,一出去那身上的气息估计立马就能把附近的兽禽和人类吸引过来,到时候免不了一阵风波。所以,它们也只能呆在空间里。尚好两个小家伙乐天知命,也喜欢空间的一切,日子过得倒是有滋有味。

    公良一进空间,米谷立马感应到了,一下飞过去,抱住粑粑的脖子问道:“粑粑,那些虫虫死了没有?”

    “还没有。”公良回答道。

    不过他感觉应该也差不多了,刚才那只应该是虫王,要不然也不会被真火烧着还能跑。但以真火无物不焚的特性,那虫王也撑不了多久。现在那虫王估计在上演最后的疯狂,还是先在里面躲一下为妙。

    “那偶们什么能出去呀!粑粑。”小家伙歪着小脑袋问道。

    “等一会儿就能出去,来,粑粑带你去走走。”

    “嗯”

    米谷就坐在粑粑脖子上,用白嫩的小腿夹着他的脖子,高兴的挥着手,随粑粑往前走去。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小家伙只要和粑粑在一起,就感觉好开心好开心。

    独角仙角角见主人走了,连忙飞过去,贴在身边伺候。

    米谷却被它扇着翅膀的凉风吹得烦了,一把抓住它的独角扔了出去。

    独角仙角角以为主人在和它玩,飞快的扇着翅膀从远处屁颠屁颠的飞了回来。

    米谷看到它又过来,不满的“哼”了一声,猛然吐出一口口水。

    独角仙一下中招,从空中掉下去,四脚朝天,躺在地上动也不动。看到主人远去,两只眼睛顿时焦急的动了起来。可惜眼睛是动了,但身体却依然一动不动。无奈,它只能依依不舍的看着主人慢慢离去。

    此时此刻,若独角仙有点思想,有点感慨,有点文青,估计会说:我的生涯一片无悔,我想起那天下午在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哪!

    公良带着米谷在空间绕了一圈,感觉里面变化好大,他都有点不认识了。

    在诸稽和孪生双芝兄妹的打理下,空间布置显得更加合理,不像他以前随便种,乱糟糟的。

    走着走着,来到药圃。药圃中的灵药多了不少,里面药气弥漫,灵气充沛,呼吸一下,都能让人感觉气血充沛。

    四处看了一下,他发现以前从玉珀中开出来的种子长出来的东西更大了,那如同含苞荷花的花苞又冒出了一些,此时已经有一个大概样子,看起来有一人合抱大小,真是让人惊讶。

    此时,公良倒有点期待这花苞能长出什么东西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