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祭炼葫芦
    转了一圈,公良来到种植异种灵株一角。

    这里种植着一些数量较少的异种灵株,比如青金橘、妖芋、妖葵、龙耳李、葫芦枣、小金瓜、葫芦等等。

    其中青金橘、妖葵和妖芋在诸稽和孪生双芝的精心照料下,已经长出一大片,不日就要搬离此地,种到其它地方。另外一些还未培育出来,只能先种着。

    果子空间现在五行具备,五行相生就能衍化灵气。

    只是由于空间不大,这种自行衍化出来的灵气少得可怜,所以空间现在还不能大量种植灵物,免得种得太多,品级下降,那就得不偿失了。

    公良看了一下,发现种在边上的葫芦已经成熟。

    这葫芦是他在大荒得到的异种灵株,上面结了三个青翠欲滴的葫芦,但种了这么久,葫芦上的青翠已经消失,转而变成一种内敛的淡黄色泽。

    葫芦质地古朴,看起来十分平凡。

    若非那偶然闪过的精光,公良都差点以为这东西只是普通的葫芦。

    诸稽看他在观察葫芦,摸着胡子说道:“公子从外面带进来的这颗葫芦藤不错,尤其是上面那几个葫芦,品相不凡,稍微炼制一下,就能装东西。以前神庭一些人最喜欢用葫芦装酒,我这里就有那葫芦的炼制方法,你拿去试看看。”

    诸稽手指轻点公良额头。

    一枚枚玄奥高古的神文进入他眉心之中。

    说也奇怪,那些神文公良是一个也不认识,但却懂得它的意思。

    公良看了一下,不由向诸稽古怪的问道:“稽伯,上次我问你有没有修炼功法,你不是说没有吗?怎么现在又冒出一个祭炼葫芦的法门来了。”

    诸稽听到他的话,吹胡子瞪眼的说道:“当然没有修炼功法了,我等先天神灵乃是天地蕴育而生,天生不凡,腾云驾雾、叱喝风雷,不过是自家本事,哪需要什么功法。至于祭炼法门,这是功法吗?不过是炼制器物的一些粗浅技巧罢了。”

    公良感觉好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

    他仔细的看了一下祭炼葫芦的法门,越看越觉得高深。

    单单祭炼葫芦的手法还罢,这祭炼的法门竟然还能把葫芦祭炼成前后两重,隔开分装东西,简直是比储物袋还好用。起码储物袋装液体的东西还要装在坛子里,但这葫芦根本不用。

    公良看得兴奋不已,当下就摘下一个葫芦在空间祭炼起来。

    刹那间,只见一颗淡黄皮色的葫芦漂浮在他面前,一丛真火在下炙烤,而葫芦也在不停的翻转着。

    公良手中指决飞动,宛如蜂蝶狂舞,看得人眼花缭乱。

    在他的指决飞动下,一道道莫名的力量被印入葫芦中,葫芦上不时浮现一道玄奥纹路,迅即隐没,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葫芦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

    祭炼葫芦的真气消耗巨大,起初公良还能勉强应付,最后只能唤出洞天。

    瞬间,无数真气从洞天喷薄而出,注入身体,真火猛然旺盛起来,祭炼的速度也在加快。

    唤出洞天,其实有几个好处。

    那就是洞天可以直接吸收外面的灵气进来,无须再经过公良的身体,再者洞天里面的真气直接随心而动,不需要再经过身体这个容器,非常方便。

    淡黄葫芦在真气的祭炼下,颜色慢慢发生变化,从最早的淡黄变成中黄,再变成金黄。

    但最后,这金黄之色沉淀下来,回归到最为质朴的大地苍黄之色,看起来平凡至极。

    若非那不小心闪过的一道暗芒,公良还差点以为自己炼废了。

    炼制好的葫芦有巴掌大小,携带方便,还能收取很多的东西。

    公良爱不释手的拿在手中,忽而抬头向诸稽说道:“稽伯,以后要是还有这种好技巧千万要跟我说一下。”

    “这么久远的东西小老儿哪能都记得住,也是看你要祭炼东西才想起来,要不然早就忘了。”

    唉!

    公良暗暗叹了一声,年纪大就有这点不好,老是忘东忘西的。

    不过经此一事,他发现诸稽大有潜力可挖,到时候一定要多多进来请教。怎么说他也是先天神灵,自上古时期存留下来的神人。不客气的说,他老人家吃过的盐比他喝过的水还多,阅历丰富,经验大把,不请教白不请教。

    看了看手中葫芦,公良估计外面虫子已经被烧光,就离开空间。

    到了外面,忽然看到一对幽冷绿光飘荡在洞穴中,不觉吓了一跳,就要取出通天神锤砸去。

    忽然听到那东西“啾啾啾啾”的叫了起来,定眼一看,才发现是小鸡。

    公良不觉诧异道:“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在外面吗?”

    “啾啾啾啾...”小鸡解释着叫了起来。

    原来,刚刚它在天上飞,忽然感觉不到公良的存在,按理说它应该和公良心灵相通的,发现他不见,心中一时慌乱,就赶紧飞下来,随公良它们的气息走进洞穴。可惜就是不见公良它们,只好在这边等着。

    公良四处看了一下,发现虫子已经全部被烧死,就把圆滚滚和米谷招了出来。

    小鸡跟米谷和圆滚滚打了个招呼后,就“啾啾啾啾”的扒拉着虫子被烧死后留下的灰烬,啄了起来。

    公良发现,那下面竟然有一颗颗椭圆形的红色珠子。

    唔...

    那不是虫子头吗?怎么没被烧毁,留下来了。

    公良从前面灰烬中扒拉出一颗看了看,只见珠身圆润,宛如石榴石般,带着一股妖异的色泽。

    小鸡一边扒拉着灰烬从里面捡东西吃,一边往米谷和圆滚滚看去,好像是在防备它们偷吃一样,神情十分紧张。公良也是看得无语,怎么自己养的这些家伙一个个看起来就像饿死鬼投胎一般,这么护食。

    小鸡扒拉了一会儿,忽然从灰烬中扒拉出一颗鸵鸟蛋大的珠子。

    看到珠子,小鸡眼中精光四闪,一把张开大口,将珠子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但下一刻直接仰头,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公良以为小鸡被噎死,连忙跑过去查看。才发现小鸡一点事情也没有,只是睡了过去。他将手按在小鸡身上,观察了一下,感觉有一股澎湃的力量在它体内不断的冲击,然后被慢慢炼化。

    公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但看到小鸡只是睡过去,没什么事情后,就放下心来。生怕它在外面出事,就把它收入空间里面,顺便让稽伯看看怎么回事,而他则在洞穴中收集起了虫子死后留下的红珠子。

    现在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好处,但既然被小鸡看上,那肯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非凡功效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