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球茧
    不知是一瞬,抑或千年。

    良久后,公良从无夜花浆的香醇中醒转过来,就见肥虫虫趴在装着无夜花浆的小酒坛上,焦急的爬来爬去,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肥虫虫发现公良在看它,回头望了一眼,就继续趴在酒坛上,想要把头钻进去。

    可惜脑袋太过肥大,怎么钻也钻不了。

    一时间,急得“唧唧、唧唧”大叫起来。

    靠在椅子上消食的米谷听到它的叫声,翻译道:“粑粑,肥虫虫想喝酒酒。”

    呃!!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一条虫子竟然想喝酒,真是奇了怪了。

    公良看了下,就拿起小酒坛,示意的朝肥虫虫晃了晃,问道:“你想喝酒?”

    也不知道是看到公良手势,还是听懂了他的话,肥虫虫飞快的点着头。

    公良就取出一个小碗,倒了一点酒下去。

    肥虫虫闻到酒香,立即爬到碗旁喝了起来。不过片刻,碗里的酒就被喝光。肥虫虫抬起头来,朝公良“唧唧”叫着,似乎还想喝。

    这种会喝酒的虫子公良还是第一次遇见,看得有趣,就又倒了一碗给它。

    不一刻,肥虫虫就把碗里的酒喝完,又抬头向公良“唧唧”叫着,似乎意犹未尽,还想喝酒。

    可惜小酒坛的酒很少,刚刚公良喝了一点,它再喝一点,已经没了。

    不过,公良别的没有,酒却是多得要命。看它还想喝,也想知道这虫子到底能喝多少酒,就从空间里面取出一大坛青桑酒来。

    刚刚拍开封口,肥虫虫就迫不及待的钻进酒坛。

    过一会儿出来,也不见它有什么变化,只是一对虫眼好像更亮了,酒坛也空了。

    “唧唧、唧唧”

    肥虫虫竖起上身,在公良面前大叫着。

    “还想喝?”公良不觉愕然。

    这什么玩意儿虫子,竟然这么能喝?

    看到肥虫虫的样子,他就不信这小东西能喝多少酒。于是,他就从空间拿出两坛万果酒来给它喝。但这两坛酒也没抵挡多长时间,就被肥虫虫通通喝光。

    公良就不信邪了,再次取出几坛酒来。

    到最后,林林总总差不多取出百坛,肥虫虫才不再喝了。

    看我还治不了你,公良看着它有点摇晃的身子得意的想道。

    忽然,他想起这些灵酒可都是钱啊!拿到大夏不知能换多少东西,没想到为了和一条肥虫虫斗气,一下消耗这么多。刹那间,公良后悔得五内俱焚,悲伤得逆流成河。

    “嗝...”

    肥虫虫喝饱,打了个嗝,喷出一股浓重酒气。

    公良还从来没见过虫子会打嗝的,今天算是看了个稀奇。

    打完嗝后,肥虫虫就从嘴中吐出一根根晶莹丝线,把自己重重包围起来。没过多久,就形成一团圆球般的茧。

    人家虫子结茧都是结成椭圆形的茧子。它这虫子倒是怪,竟然结出圆球茧来了。公良看得稀奇,伸手往虫茧上戳去,触地柔软,还有弹性,真是奇了怪了。

    他发现他这辈子见过的怪事都没有今天见到的多。

    米谷靠在椅子上一会儿,那圆鼓鼓的小肚肚终于消下去了那么一点点。这时看到肥虫虫结成球茧,顿时扇着小翅膀飞过去,像粑粑那样,好奇的用小手指轻轻的戳了戳。软软的,qq的,感觉好好玩的样子。

    于是,小家伙就把球茧拿起来,一上一下的在空中抛着玩。

    公良不由得为里面肥虫虫的命运感到担心,生怕小家伙把肥虫虫玩死,那他这百坛灵酒可就白白被喝了。

    但他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小家伙将球抛来抛去好久,也没见出什么事。

    小家伙自己玩了一会儿,感觉不过瘾,拿着球茧过来让粑粑陪她一起玩。

    公良闲得蛋疼,就陪着小家伙一起,来回的把球抛来抛去。

    圆滚滚在旁边看了,也嗷嗷叫着要玩。米谷才不给它玩呢,她还在生圆滚滚的气。不过圆滚滚除了武力外,有的是对付米谷的办法,只是平时不喜欢用罢了。

    只听它嗷嗷叫道:“米谷,你把球给我玩,我就给你一颗灵蛇蛋蛋吃。”

    米谷听得眼睛一亮,灵蛇胎现在可是稀奇物。不像在大荒那边,她想要吃多少粑粑就给多少。

    虽然公良在神庙跟操蛇部的人换了一些,但数量也是有限,他还想拿到大夏换些东西。所以除了奖励外,现在已经很少拿出来给米谷吃了。

    米谷考虑了下,可能是一秒,也可能是两秒。

    然后,就见她对圆滚滚说道:“偶要三颗灵蛇蛋蛋。”

    圆滚滚听到她的话,嗷嗷叫道:“没有那么多,只有一颗。”

    米谷也是老实,想了想,就说道:“那好吧!一颗就一颗,不过你要先把蛋蛋给偶。”

    圆滚滚还是很讲信用的,当下就把灵蛇胎给米谷,还是生灵蛇胎。米谷拿到灵蛇胎,开心得眼睛都眯成了小月芽儿,她已经好久好久好久没吃过灵蛇蛋蛋了,粑粑都不给她吃。

    公良不由伸头往圆滚滚的储物袋望去,这家伙的袋子里面究竟存了多少东西,怎么感觉像百宝囊似的。

    他都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给这家伙灵蛇胎吃了,怎么这家伙手里还有,真是会藏东西。

    圆滚滚发现公良在偷看,立马紧张的把储物袋捂住,生怕里面的东西被他偷看走。

    这小屁熊猫。

    公良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有什么宝贝的,他东西多得连空间库房都放不下,也没像它这样紧张。

    收好东西,米谷就把球茧扔给圆滚滚,然后和公良一起,三个人无聊的把球抛来抛去。反正公良是感觉挺无聊的,但米谷和圆滚滚却玩得相当开心。

    公良看它们玩球水平这么差,就把打排球的技巧教给它们。

    米谷和圆滚滚看得眼睛直冒精光。

    公良又在一处空地中间拉了张网,将两人隔开,让它们互打。

    米谷和圆滚滚两个就你来我往的打起球来,战况激烈,打得不亦乐乎。

    这时候,不管是公良,还是米谷、圆滚滚,都忘记那球是肥虫虫结的茧了。

    两个家伙玩得开心不已,直到了天色全黑,才停下来。

    晚上,公良就宿在高山脚下,龙伯国人因为明天还要出去狩猎,所以公良也没把他们收进去,只是把猎物给收了起来。

    米谷和圆滚滚玩球玩得兴奋不已,以至于到睡觉还念念不忘,躺在粑粑怀里说道:“粑粑,明天偶还要玩球球。”

    “嗯,快睡吧!”

    公良爱怜的吻了一下小家伙额头,若是可以,他愿意倾尽所有给她一个快乐的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