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渡劫
    “哞...”

    身体的变化给双头龙蝰带来的巨大痛苦,使它终于忍不住在山谷中翻滚起来。

    公良见它皮甲裂开,喷出一道道鲜血,不由担心起来。也不知道这家伙身上发生什么事,竟然发生这么大的变化。难道是那颗肉球的原因?

    “主人,你们快离开,我快忍不住了。”

    忽然,一道稚嫩的童音在脑中想起。

    “嗯...”

    这声音公良从来没有听过,但叫他主人,难道是...

    公良看着满地翻滚的双头龙蝰,问道:“你是双头龙蝰?”

    “是的,主人。你们快走,要不然我快忍不住了?”

    他以前和双头龙蝰只是以心念沟通,从来没听过双头龙蝰说话,所以才会这么惊讶。

    “你这是怎么回事?”公良疑问道。

    “我吃了蛟龙血丹,可能要渡劫了。主人你们快离开这里,要不然劫雷到来,就走不了了。”双头龙蝰说道。

    公良听到它的话,不觉抬头望天,发现天色不知什么时候已然变了。湛蓝的天空中慢慢被云层笼罩,开始变黑下来。

    妖兽渡劫可是大事,就像人蜕去凡身,从此超凡入圣一般。

    不过妖兽渡劫并不容易,其中艰险重重,何况双头龙蝰是从蛇身化为龙体。这可是一道坎,若是度过,从此天地宽广,宛若道家所说“一粒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一般。

    如是渡不过,恐怕就要灰飞烟灭了。

    公良看着痛苦得四处翻滚摩擦的双头龙蝰,不由得担心起来。

    只是现在最要紧的是离开此地,要不然等会儿劫雷一起,连他们也罩住,不仅会加重双头龙蝰的渡劫难度,恐怕连他们都要遭殃。

    当下,公良连忙让龙伯国人先离开,然后就把独角蛟龙尸体收进果子空间,再去把那个被独角蛟龙扫到一边的大瓠收起来。

    他本来还想把那棵长出大瓠的瓠藤挖到空间里面种,可惜刚才已经被独角蛟龙毁了。

    收拾好东西,公良就抱起圆滚滚,带着米谷飞到旁边高山上。

    等他们离开,双头龙蝰终于不再翻滚,开始狂躁的摇头摆尾,在谷中发泄起来。

    不过片刻,已经被独角蛟龙折腾得乱七八糟的山谷,就被双头龙蝰弄得一片浑沦,再也看不到半点绿意,到处都是翻起的泥土。

    “哞...”

    也不知道是瘙痒还是巨疼,双头龙蝰忍不住贴在山谷边上的石壁上摩擦起来。

    一块块石头被它坚韧的皮甲磨得脱落下来,它身上裂开的皮更是被磨得血肉模糊。

    公良在山上看得眉头直皱。

    天色倏忽变幻,从最早的湛蓝无垠到云层盖住,再到现在被层层乌云笼罩。

    乌云越来越浓,天地变得一片墨黑,好像到了晚上,也好像末日来临。

    片刻后,乌云中出现一道道微细的劫雷光影。

    开始时,这些劫雷只混迹在乌云中闪闪烁烁。但过一会儿,似乎适应了环境,这些劫雷变得大胆起来,开始突破云层,往下射去,越来越长,越来越远。

    脩然,一道巨大的劫雷乍然出现,像离弦之箭般直射山谷。

    劫雷在墨黑天色中勾画出一道美丽的折线后,转瞬消失,天地又陷入一片黑暗。

    双头龙蝰好像感应到什么,停止痛苦的摩擦,抬头紧紧盯着天上的乌云。

    但,天空除了密布乌云,和不时闪烁的劫雷外,再无其它。

    豁然间,一条宛如蛟龙般的劫雷突破重重云层,横跨天际,又像一把锋利的巨剑般,往山谷刺落。

    “轰隆...”

    伴随着一声巨响,劫雷狠狠的劈在双头龙蝰身上。

    劫雷劈在身上,麻麻酥酥的,双头龙蝰竟然没有感觉到疼痛,反而发现这劫雷消去了身体变化带来的痛苦,让它感觉十分舒服。

    这道劫雷好像信号一般,一道道劫雷随之从空中往双头龙蝰劈来。

    劫雷劈在身上,透入血肉骨髓之中,麻麻痒痒,使骨肉变得更加坚韧,也让身体胀大的痛苦消去了几分。

    随着一道道劫雷劈下,双头龙蝰舒服得闭眼享受起来。

    过一会儿,它身上因为身体变大而裂开伤口逐渐结痂,身体也变得凝实起来。

    此时,劈在身上的劫雷慢慢散去,但天上的乌云却还是不散,天地依旧一片漆黑。

    倏然,乌云变化,云中出现一道漩涡,一记比先前更加庞大的劫雷从中往下劈去。

    “轰隆...”

    一声巨响,劫雷劈在双头龙蝰身上。

    双头龙蝰原以为这次的劫雷和先前一样舒服,没想到却巨痛无比,坚韧的鳞甲上被劈出一道狰狞伤口,但却没有血迹冒出,隐隐间,露出里面一片稚嫩新皮。

    双头龙蝰对此却全不知情。

    它仰头望天,对劈在身上的劫雷非常不满。

    “轰隆...”

    又一道劫雷轰在身上,巨大的疼痛让它的身子忍不住一阵抽搐。

    双头龙蝰怒了,仰头冲着空中漩涡咆哮起来。

    “哞...哞...哞...”

    “轰隆”

    再一道劫雷劈来,让它忍不住打了个踉跄,扑倒在地。

    公良看得心都提了起来,这家伙该不会被劈死吧!但他又对天上不停劈下的劫雷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提心吊胆的担心着。

    双头龙蝰重新站好,对不停往下劈来的劫雷恼怒不已。

    猛然巨吼一声,冲天而起,它要撕开那层乌云,让它知道厉害。

    “轰隆”

    又是一道劫雷轰在身上,双头龙蝰往上飞的身子倏然一滞,随即继续往上冲去。

    过了一阵,它就在重重劫雷的轰击下飞到乌云之中,摇头摆尾,使尽浑身解数,想要轰开乌云。潜藏在云中的劫雷一下子往它身上倾泻而去,轰在它身上。

    双头龙蝰身上的老皮一下被全部轰开,露出里面的稚嫩新皮。

    这些新皮,在劫雷的轰击下裂开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

    双头龙蝰哪受得了如此多劫雷的狂轰滥炸,一下从空中跌下来,掉在山谷中,砸出一个深坑。

    公良看得心中一跳,该不会摔死吧!

    米谷好像听到粑粑心声,手搭凉蓬往下看了会,说道:“粑粑,两头虫子没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