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彩丝
    公良自然不可能阻止米谷去找蛋蛋,要是他敢,小家伙就敢哭给他看。虽然她从没哭过,最多只是撅着小嘴,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于是,他和圆滚滚就在小家伙一脸兴奋的带领下,往前面走去。

    不过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一处阴暗洞中,洞内泥土松软,微微潮湿,一条条千足天龙卷曲着身子,躺在松软的泥土中。

    公良举着火珠照去,只见它们卷曲的身子下,竟怀抱着一枚枚白色的卵。

    看了一会儿,他发现每一条千足天龙都是抱着卵在孵化,不像鸟或者其它东西一样,都是下了一窝趴在上面孵。

    这怎么拿?

    “粑粑,粑粑,偶要蛋蛋,偶要蛋蛋。”小家伙欢快的飞舞着。

    那些在孵卵的千足天龙看到有人进来,并没有立即扑过去,而是开始吃掉自己抱着的卵。是的,公良确定自己没看错,那些千足天龙确实是在吃自己的卵。

    一时,公良和米谷看得傻眼。

    这怎么搞?

    公良看得皱起眉来,他已经杀了那么多的成年千足天龙,若是再把这些千足天龙卵祸害掉,那葱岭中的千足天龙不就因他而绝种了吗?

    万事万物,自有规律。

    毒蛇虽毒,却能吃毒蛇害鼠虫蟊鸟雀,避免其壮大。

    蟑螂虽是大害,却能吃掉很多寻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也是诸多物种的食物。

    春夏时节的潮湿天气,虽然让人厌恶,但其滋生的霉菌却能霉化种种东西,让其化为一堆粉末。

    所以说,世间没有一样东西是多余的,若是因为千足天龙有害就除去,说不定会出现什么事情。

    当然,这些并不是公良所需要考虑的,他只是不忍心看到这些千足天龙把自己所产的卵吃点,也不想让千足天龙自此绝种。所以,他就带着米谷和圆滚滚离开山洞。

    “粑粑,偶要吃蛋蛋,偶要吃蛋蛋。”

    米谷撅着小嘴儿,都快哭了。

    她已经好久好久好久没吃过蛋蛋了,她想吃蛋蛋。

    公良看到小家伙的样子,连忙把她抱在怀中安慰道:“我们不吃那些臭虫虫的蛋蛋,等会儿爸爸去给你找小鸟蛋吃,小鸟蛋甜甜的,比那些臭虫虫的蛋蛋好吃多了。”

    米谷听到粑粑的话,心情好了一点,不过又比着手指说道:“那偶要吃好多好多好多的蛋蛋。”

    “好。”公良肯定的点头道。

    “咯咯咯咯”

    米谷又开心的笑了起来,抱着粑粑的脖子用粉嫩的脸脸蹭着脸脸,粑粑对她最好了。

    离开山谷,进入山林,公良没急着去寻找大瓠、酒泉,而是先给小家伙找她喜欢吃的蛋蛋。要不然她不高兴起来,又要不理他了。

    但小家伙可不是什么蛋都吃。

    她吃蛋,一来是喜欢蛋的味道,二来是吸取蛋里的气血精华和灵气为己用。

    要不然她怎么可能老是嚷嚷着要吃蛋蛋,而且最喜欢吃灵蛇蛋蛋。

    虽然有一部分是天性使然,但灵蛇胎确实是非常好的东西。

    这样一来,公良所要找的蛋就不能是山中那些寻常鸟雀的蛋了,必须是猛禽级别,要不然就是妖禽的蛋才行。

    让小鸡帮忙找了半天后,他才在附近一座怪石嶙峋的高崖上找到目标。

    那是一群罗罗,罗罗看起来和秃鹫很像,应该是秃鹫一类,不是什么好鸟,喜欢吃死物,会主动攻击比它小的动物,甚至还会攻击人,是一种相当凶悍的猛禽。

    但即使是这般凶猛的猛禽,遇到公良和米谷这两个偷蛋贼也是相当无奈。

    找到目标,公良就把圆滚滚收起来,带着米谷往罗罗所在的高崖飞去。

    罗罗发现人来,立即振翅飞起,凶猛的扑了过去。

    米谷早有准备,看到这些臭鸟,立即张嘴喷出一大口口水雨,口水落在罗罗身上,随毛孔渗入体内。罗罗立即中毒,往下掉去。

    不过片刻,高崖上的罗罗就被他们全部解决。

    米谷高兴的飞到高崖上,开心的在树枝鸟毛搭成的鸟窝中捡着蛋蛋。

    只见她雀跃着抓起这颗看看,拿起那颗看看,还煞有其事的评论道:“这颗蛋蛋好吃,这颗蛋蛋不好吃。”

    她在捡蛋,公良则是在捡被米谷毒杀的罗罗,随手扔进空间里面的小黑水池,分解化成空间成长所需的养份。

    山谷那些千足天龙收进去分解后,让空间足足扩展到了两万八千亩左右,可谓是进度惊人。看来,以后这种买卖还可以做几次。

    捡完罗罗尸体,米谷也挑完她要的蛋蛋,把自己的储物袋装得满满的。

    剩下的蛋,公良就帮她收起来存好,等她要的时候再给她。

    今天这些蛋,够她吃一阵了。

    收好东西,公良就带着米谷离开山崖,往下飞去,准备在葱岭山脉中继续寻找大瓠和酒泉。

    其实,他也可以在天上飞行寻找,但在上面或许能找到大瓠,酒泉却是找不到。因为山间普通的溪流中决然没有酒泉,只有在葱岭里面的淙淙细流或者是不可见的暗泉之中,才最有可能存在酒泉。

    即使是大瓠,在天上也很难寻找。

    因为大瓠有青、黄两种,青的和绿草无异,在上面如何能分得清?而色黄的大瓠和土质没什么区别,藏在众绿丛中,山岭河谷之地,从高空下望,黄黄绿绿各种颜色充斥眼底,看得人眼花撩乱,怎么可能分清哪一个是大瓠,哪一个又不是呢?

    况且,在空中寻找又耗费真气。

    所以,公良一直坚持在山林中脚踏实地的寻找。

    飞在空中,往下望去,苍翠树木一片连着一连,美不胜收。山岭连绵起伏,远近不同,别有一翻风景。

    片刻后,找了处地方,公良就要往林中遁去,忽然看到前面山岭中长着一片叶如彩丝的大树,连忙飞了过去。

    不一会儿,来到山岭脚下,就见一片大树上彩丝飘扬。

    这些树大者一抱左右,小者腰围粗细,都不是很粗壮,但树皮斑驳苍老,显然已经经历了无数岁月。

    树上的彩丝,宛如菟丝子的细藤,又像是无叶的垂柳新枝,向下些些垂着,好似少女刚刚梳洗过的缕缕青丝。

    微风吹拂,柔嫩纤细的彩丝在轻风中摇曳。霎时间,彩丝上的各种颜色晃动起来,黄的、绿的、白的、红的、紫的,各种颜色掺杂在一起,五颜六色,五彩缤纷,炫目异常。

    大荒和东土的典籍中都有记载:“和神国地产大瓠,瓠中盛五谷,不种而实。水泉如美酒,饮多致醉。气候常如深春。树叶皆彩丝,可为衣,真仙境也。可谓不耕而食,不织而衣,不酿而饮者。”

    其中,和神国的大瓠和酒泉,公良已经见识过,唯独还没见过可谓衣的彩丝叶,今天可算是见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