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龙伯国人遇险
    公良站在山岭边上,看着被微风吹起的彩丝,心中荡漾。

    一时间,想起了曾经读过的一首诗:

    “梅子欲黄时,霖雨晚来初歇。谁在绿窗深处,把彩丝双结。

    浅斟低唱笑相偎,映一团香雪。翘指墙头榴火,倩玉郎轻折。”

    公良脑中不由出现一副画面,一名娇艳女子穿着身露出两团雪白的宽敞唐装,自彩丝林中袅袅婷婷走来,些些彩丝宛如帘幕,遮遮掩掩,隐隐约约,让人看不分明,臆想连篇。

    他潜意识把诗句里面的“浅斟低唱笑相偎”和“倩玉郎”忽略了,眼里心底只剩下那一团香雪。

    想到深处,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唉,都是火气太大的缘故。

    造孽,若不是为了修炼,他应该是左拥右抱,窝在美人堆里,肆意狂欢才对。

    哪像现在,就像一个苦行僧,什么都沾不得。

    想了一会儿,他就将脑中香艳画面扫去,这些都是龌龊的,猥琐的,不健康的,老师网上早已经讲过。

    香艳画面一去,大树下只剩彩丝飘扬。公良走上去,折了一根彩丝仔细看着。

    彩丝纤细,用力拉了拉,竟然很有韧性。看了看断口,发现里面并没有枝骨,也就是彩丝浑然一体,怪不得能当线做衣物穿。

    在树下观察了一会儿,他才发现自己错了。

    他以为彩丝就像柳枝一样,是大树的枝条。

    其实不是,彩丝是大树的叶子。大树的枝条还在上面,很粗,这些叶子不过是从那枝条旁生出来而已。

    难得在这里遇到一片彩丝树,公良就将它们挖到空间里面种,以后说不定有用。

    最后算了一下,这一片彩丝树大大小小近百株,也算收获不潜。

    挖完彩丝树,公良就随意找了个方向,往前走去。

    和神国三宝,大瓠、酒泉和彩丝都有了。他也不想再靠骨卜获得酒泉或者大瓠,打算碰碰运气,等龙伯国的家伙打猎归来,就离开葱岭,继续赶路。

    这次,他不想继续乘坐浮空飞槎,打算从地面走,一路欣赏各国风情,一路前行。

    乘坐浮空飞槎,若非停靠诸国,根本没法下来,闷在里面那么久他实在受不了,还不如在地面逍遥。

    最主要的是坐浮空飞槎时间久了,无法获得肉食。要是空间里面储存的兽肉耗尽,龙伯国人就只能吃五色稻和菜,那估计比杀了他们还要命。

    走了一会儿,公良就把圆滚滚放出来,这家伙有时还是瞒有用的。

    圆滚滚一出来,就看到米谷美滋美味的抱着一颗鸟蛋吸着,口水顿时哗啦啦直流。

    “公良,我也要吃蛋。”

    “那是米谷自己找来的,要吃你得找她。”公良瞄了它一眼说道。

    圆滚滚就屁颠屁颠的跑到米谷旁边,嗷嗷叫道:“米谷,我也要吃蛋。”

    米谷不理她,吸着蛋液的声音反而更加大了起来。以前滚滚有灵蛇蛋蛋都不给她吃,她也不给它吃蛋蛋。

    圆滚滚也很喜欢吃蛋,以前它还曾冒着生命危险和公良一起去偷金翅大鹏雕蛋,小鸡就是这样子来的。此时看到米谷不给它蛋吃,顿时不高兴的在旁边走来走去,馋得口水都流了下来,可又对它毫无办法。

    最后忍不住,它就人立起来对公良嗷嗷叫道:“公良,我要吃蛋。”

    “蛋是米谷找的,你要吃就去向她要,你找我干嘛?”公良很无良的说道。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吃蛋,我就要吃蛋。”圆滚滚不管他怎么说,就是按在他身上,嗷嗷叫道。

    这是要耍流氓的节奏啊!

    很显然,若是不给它蛋吃,这家伙绝不会善罢甘休。

    不得已,公良只得向米谷说道:“米谷,拿一颗蛋蛋给圆滚滚吃,你们是朋友,平时要友爱、互助,不能自己吃独食,知道吗?”

    “滚滚有好多灵蛇蛋蛋都不给偶吃,偶和它才不是朋友呢?”米谷叽里呱啦的说道。

    “我没有灵蛇蛋,早已经吃完了。”圆滚滚解释道。

    这倒是真话。

    它怕米谷找她要灵蛇蛋,就找了个没人看得到的角落,一口气全部吃完。不只是灵蛇蛋,还有一些早前存的黄猄蚁卵,反正只要是蛋类,全部被它给吃光了。

    它这样做,就是怕被米谷发现找它要。为了一口吃的,它也是煞费苦心了。

    公良在旁边帮忙劝道:“好啦好啦,拿一颗蛋蛋给滚滚吃,以后滚滚有好东西肯定也会给你吃的。是吧!滚滚。”

    “嗯嗯,米谷,以后有好东西我肯定给你吃。”圆滚滚卖力的保证道。

    有什么事等吃的到手再说。

    一瞬间,圆滚滚感觉自己智力大进,都快冲破宇宙了。

    米谷在粑粑的劝说和圆滚滚的保证下,才慢慢吞吞的从储物袋中找出一颗最小的蛋蛋给圆滚滚。

    圆滚滚一接过蛋,熟练的在一边树上敲破,然后坐在树下美美的享用起来。

    这吃货,公良看得连连摇头。

    圆滚滚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让它做事,连让它动一下都不可能。除非是像以前在神庙做撒尿荒牛肉丸那样,偷偷摸摸的吃,才会变得手脚勤快。

    没奈何,公良只能停下来,等它吃完东西再走。

    他也顺便透过小鸡的视野下望,看看所处的位置,还有什么地方最有可能出现大瓠、酒泉。

    过一会儿,圆滚滚吃完东西,他带着它们继续上路。

    “嘤啊...”

    倏然,小鸡从空中传来一声唳鸣。

    “妈妈,龙伯国人出事了。”

    小鸡的声音在脑中响起,公良听得眉头一皱,连忙通过心灵感应,透过它的视野望去,只见一处山林之中,两批龙伯国人都被绳子捆子,有的满身鲜血,有的萎靡不振,有的伤痕累累。

    公良看得勃然大怒,但却又将怒意压下,继续往下看去。

    只见一名穿着玉丝道袍的宗门子弟搂着一名衣著暴露的妖娆女子在他们面前叽叽歪歪,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小鸡在天空盘旋唳鸣,欲要往下扑去,搭救龙伯国人。

    忽然,杜子春抬起头来,手一指,一道剑气冲天。

    小鸡连忙振翅往远处飞去。

    “这孽畜老是在上面飞来飞去做什么?难道是他人灵兽?”杜子春皱眉说道。

    衣著暴露的妖娆女子只是普通人,看着杜子春唯唯诺诺,不敢说话。

    公良看得狂怒,立即收起圆滚滚,腾空而起,带着米谷,疾速往龙伯国人被抓的方向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