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胡为蝼蚁(上)
    “杜公子,你抓这些巨人做什么?”衣著暴露的妖娆女子看着杜子春轻声问道。

    “云姬,不要叫我杜公子,这样太生疏了,怎么说你我也有了肌肤之亲,以后切记叫我春哥。”杜子春以柔情万丈的眼神看着云姬。

    “春...春...春哥。”

    不知怎么回事,云姬都快起鸡皮疙瘩了。

    “我的小美人真乖,哈哈哈哈...”

    杜子春笑完,抓着云姬胸前那对雪白,狠狠的亲了一口。

    一时,眉飞色舞,神采飞扬。

    云姬不敢动,任他摆弄完后,才又开口问道:“杜...春哥,你抓这些巨人干嘛?这么大的个子养起来,怕是太耗粮食了。”

    “这可不是什么巨人,是龙伯国人。”杜子春解释道。

    “龙伯国人?”

    “嗯,”

    杜子春应了一声,开始卖弄他的学问,“龙伯国人乃是神人之后,上古遗族之一。原本也是声明显赫,天下敬服。只是后来获罪上苍,才沦落到这般地步。据说当年神庭还在之时,天地神主之子玄玄喜爱渊海景色,天地神主就命龙鳌一族负三座神山漂于渊海之上,让其子与天上众神游玩。

    那三座神山名为岱舆、员峤、方壶,每座神山皆由三头龙鳌负托。

    其山高下周旋三万里,山顶平坦处最少也有九千里。

    山与山之间相去七万里,却以为邻。

    神山上台观皆金玉砌成,飞禽走兽纯白无暇。珠玕之树丛生,华实皆有滋味,食之不老不死。

    那时龙伯国人尚未获罪神主,巨大无比,抬脚行走几步,就到神山所在之处,一钩钓起六头负山龙鳌归家。

    两座神山失去龙鳌依托,遂沉入海中,山上众神因此迁徙者不胜其数。

    天地神主得知此事后大怒,令海神淹去龙伯国大片土地,并降下刑罚,使龙伯国人再无神力,年年变小。只是到了如今,龙伯国长大者仍有十几丈高。”

    “啊...”

    云姬听得惊叫起来,察觉到失态后,连忙捂住樱桃小口,难以置信的看着旁边被捆得结结实实的龙伯国人。

    “春...春哥,他们真的有十几丈高吗?”

    云姬惊讶的向杜子春问道。

    “不知道,我也没见过,但恐怕是有。你看这些稚嫩的龙伯国人就有两丈多高,长大后估计不会太小。”

    “那你抓他们做什么?这么高可费粮食了。云姬就曾见过一荒人,足足吃了八桶饭还停不下来。那荒人才八尺左右,这些龙伯国人这么高,吃起来更是不得了。”

    杜子春看着云姬娇俏的模样,忍不住抱住她亲了一下,才说道:“那是因为他们吃的是凡物,若是饱含气血灵气之物,饭量就会下降。我发鸠山别的没有,就是肉食多,够他们吃了。这些人这么大,刚好带回去挖矿,省得我宗门子弟像奴仆般,每年都要去挖灵矿供养宗门。我要是带他们回去,估计是件大功,宗门怎么说也要赐下一件灵器才行。”

    想到得意处,杜子春忍不住大笑起来。

    “春...春哥,这龙伯国人好像不是我和神国人,云姬从来没见过,他们怎么会在葱岭呢?”

    “也是奇怪?”

    杜子春皱眉道:“龙伯国在碧落海入海处的一座大岛上,乘坐浮空飞槎过去最少也要半月左右,怎么跑到这来了,难道是有人带他们过来,这些人还是别人的奴隶不成?”

    杜子春不由往龙伯国人身上探去,却没发现他们身上有奴印存在。

    可又怎么会来到葱岭,想了半天,不得其解,干脆不想。

    “哼,即使是他人奴隶又怎样,到了我手中,不是我的也是我的,难道我发鸠山还会怕这些吗?”杜子春傲气的想道。

    龙伯国人一脸沮丧的坐在树林中,他们好好的在林中打猎,谁知道突然跑出来一个小子,说了几句不知道是什么的鸟语就动起手来,然后就取出几条绳索扔来。那绳索也怪,竟然自动飞过来将他们绑上。

    附近的同族听到声音,赶过来营救,也被他给绑住了。

    这绳索非常结实,怎么弄也弄不掉。

    忽然,醒着的龙伯国人好像感应到什么,抬头往天上望去,眼中精光大闪,继而大声叫道:“主人。”

    “主人。”

    “主人。”

    果然是他人奴隶,那又如何?杜子春眯眼往天上望去。

    公良腾云而来,落在林中,看到龙伯国人或坐、或卧、或躺、或趴在地上,有的身上伤痕累累,有的鲜血满面,显然经过一翻争战。

    不由皱眉向杜子春望去,问道:“朋友,为何抓我手下?”

    “嗬,你的?现在是我的了。”

    杜子春冷然一笑,挺剑刺去。

    “找死。”

    公良取出莫桑石斧,横扫而出。

    刹那间,剑斧相接。

    杜子春被震得手一抖,连忙往后退。公良得势不饶人,挥舞着莫桑石斧大步往前,势若奔雷,宛若石破天惊,以势如破竹,势不可挡,所向披靡之势直接碾压。

    生死时刻,杜子春出奇冷静,连忙御动宗门心法,长剑微转,挥出点点星光。

    那一些星光,恍若雨点纷纷,却是一片直刺人心的冷冽剑气。

    公良内有灵纹宝铠,外有玄莲圣光,不将这点剑气放在眼里,只是挥着莫桑石斧往前劈去。

    杜子春哪见过这么不怕死的人,不由吓了一跳。

    他是宗门真传,性命宝贵的很,可不想拿来和人搏,连忙往后飞去。

    公良飞身追上,唤出洞天,一股股真气不断顺着身体注入莫桑石斧。不过片刻,莫桑石斧就蒙上一层焰红霓光。一切准备好后,他就御使真气再次加速,身子往前飞掠,瞬间追上杜子春。

    脑后的洞天,将公良衬托得宛如远古神人一般威严,凛然不可侵犯。

    杜子春看得惊骇不已,转身飞速离去。

    本来以为遇到一个软脚虾,没想到却是不要命的狠角色,他哪敢再呆在这里。

    但这时想走,却已经晚了。

    “哈啊...”

    公良一声怒喝,石斧飞旋,在空中舞出一轮弯月。弧形的斧刃上,刹时炫出一道炽热白光,以锋不可当,摧枯拉朽,气冲斗牛之势,往杜子春追去。

    杜子春感觉后背微凉,转头就见一道白光疾速射来。

    速度之快,眨眼之间。

    再跑已经来不及,他连忙扯下胸前玉佩,用手抓碎。

    刹那间,身前出现一片透明光罩。

    白光追来,狠狠劈在光罩上,光罩不过是微微晃动而已。

    杜子春看得放声大笑起来。

    “是谁,敢伤吾儿?”

    忽然,空中出现一名颔下微须的中年男子。

    光罩随即散去,杜子春连忙飞到中年男子身后,说道:父亲,杀了他。孩儿抓了一些龙伯国人回去挖矿,您可一定要给我记功啊!”

    中年男子往前扫了一眼,一切事物了然心头,淡淡的说道:“蝼蚁而已,何必挂怀。那些龙伯国人不错,记得带回宗门,父亲给你记一大功,让宗门给你两件灵器护身,免得连跳梁小丑也窜出来伤害吾儿。”

    “多谢父亲。”杜子春闻言大喜。

    中年男子转而往公良望去,喝道:“孽障,还不跪下。”

    一声喝响,宛若天倾,有无穷的压力从上往下压来。

    公良看到中年男子出现,就做出种种打算,却没防备他来这招。

    一时间,竟被重重压力压得从空中往下落去,但却没跪,依然直挺挺的站着。荒人,可以站着死,绝不可以跪着生。只是那股压力不停往下压来,压得他骨头咯吱作响,皮肉绷得紧紧的。

    刹时,汗水如雨般从额头脸颊往下倾泻。

    米谷和小鸡在远处看了,想上来帮忙,却被公良阻止,让它们离开此地躲远一点。

    中年男子的境界远超出于他,不是它们所能抵抗的存在。

    盘在他手腕的魁龙终于忍不住现出身来,虚空中出现一条三百多米长的双头龙,怒吼着,张牙舞爪的向中年男子飞去。还未近前,魁龙双头中就分别吐出一道霹雳和水流。

    中年手中划圈,身前出现一道盾影,将吐来的霹雳和水通通挡在外面。

    “只是一条初劫杂龙,也敢出来受死。不过双头倒是罕见,罢了,抓回去守门好了。”

    中年男子往杜子春望去,问道:“子春,为父给你的缚妖索带来了吗?”

    “带了,带了。”

    杜子春连忙从手中的储物戒中取出一条灵韵非凡的绳索交给父亲。

    中年男子接过手,就往魁龙抛去,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那缚妖索就自动追上魁龙,将它绑得结结实实。

    魁龙被绑,一身本领无法使用,无法飞行,立即从天上掉下去。

    “记得将这条杂龙带回去,为父好让宗门给你记上大功。若是处理得好,说不定为父能为你弄来一件上品灵器。”

    “孩儿多谢父亲。”杜子春兴奋的说道。

    中年男子摸着微须,神色颇为自得。忽然看到下面公良依然直挺挺的站着,连背也没弯,不由哼道:“这混账倒挺有韧性,但吾叫你跪下,你就得跪下。跪”

    中年男子伸手往下微压。

    无穷压力再次从上往下压来,公良再也忍不住,弯下身子,单膝跪地。

    从前世到今生,他何曾跪过一个人,何曾受过这种侮辱。刹那间,一股无名的屈辱涌上心头,刺激得他几欲发狂。

    “啊...”公良终于忍不住抬头望天大吼起来。

    “哼,蝼蚁。”中年冷眼望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