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胡为蝼蚁(下)
    “嗬,蝼蚁!”

    公良望了中年男子一眼,低头看着地面,眼中却无丝毫焦距。

    他知道人生来就不平等。

    只是来到这个世界,身处焱部之中,即使是遇到身为部落话语人高高在上的巫,也没让他感到不平等。

    到了大荒,路过诸部,即使是遇到他们部落高高在上的掌管者、一国之主,也没让他感到不平等。

    到了大焱,虽身为陌生人,但在部落里看到的只是一片和睦,即使是那些高高在上的长老,也没让他感到不平等。

    到了神庙,遇到的人,见过的事,虽有莽野、暴躁、骄横之辈,但也没让他感到不平等。

    可今天,此地、此时、此刻,看着潇洒伫立在空中的中年男子,却让他深深感到了不平等。

    从他眼中,他看到了蔑视、鄙视、藐视,甚至连这些都没有。因为,他只把他当成蝼蚁,一点也不曾挂怀。是呀!一介蝼蚁,又何须挂在心中。

    公良盯着地面,两眼血红,心中愤怒直欲冲破云天,嘴中牙根因为咬得太紧,一丝血流渗出,从嘴角往下流去。

    单膝跪地,死死撑在地上的右拳皮肉绷得笔直,直欲裂开。

    “蝼蚁!”

    公良低头喃喃自语,猛然抬头,怒吼道:“我去你妈的蝼蚁!”

    刹那间,勾动空间,所有灵石出现在身边,紧跟着运转古炼气法,山林之中,无数灵气蜂涌而至。

    中年男子看到他如此作态,并没有动,而是抱着一种猫戏老鼠的心思继续看着。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努力,都是徒劳。

    “啊...”

    公良强顶着无穷压力,站立起来,全身上下无数青筋浮现,让他看起来无比狰狞。

    一时间,无数灵石、灵气,疯狂注入体内,被空间吸收转化。渊深洞天再现脑后,宛如一轮空明皓月,涤荡乾坤。

    “有请荒神降临。”公良对着大荒方向,虔诚拜道。

    心中意动,沟通在镇海城大庙观想荒神得到的神念种子。

    刹那间,神念种子炸开,辉耀出一片璀璨明光,照亮整个眉心空间。

    冥冥之中,似有一股巨力欲要撕开虚空,降临此方天地。

    公良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心中欢喜不已,连忙强撑着身子,恭敬站好。即使是身子被无穷的压力压得颤抖不已,随时都要倒下。

    “嗯...”

    中年男子也察觉到了那股伟力,不由微皱眉头,往下望去。

    这时,他才发现公良是一名荒人。

    猛然想起那传说中的伟岸存在,连忙抓起儿子,往远处飞去,几个身影闪烁,就到了天际。

    眼见就要消失,脩然从虚空中射出一道朴实无华的光,以无可言说的速度追了上去。

    公良抬头,只见那道光追上中年男子和杜子春的身影,然后碰在一起,就消失了,什么也没有了。天依然是湛蓝天,好像什么也没出现过,还是原来样子。

    “噗...”

    发鸠山姑鸣洞中,一名中年男子忽然吐出一口心头热血。

    “老爷,您怎么了?”在旁侍奉的两名道童慌忙上前问候。

    中年男子挥手将两人拍飞出去,目眦欲裂的吼道:“是谁,是谁杀了吾儿。吾在此立誓,不管你是何人,不管你在天涯海角,吾誓将你以及所有亲人斩尽杀绝,永沉渊海之中。”

    “嗯...”

    虚空中的存在好像感应到了什么,刹时,一道光冲入远处昊空之中。

    发鸠山姑鸣洞中的中年男子发完誓,盘在座榻之上,手掐法决,御动神念,就要追查杀死儿子的凶手。蓦然间,一道光突兀的从远处昊空中跳出,疾射而来。

    尚未来及反应,就被迎面击中。

    瞬间,光消逝。人,也不见,连一点灰烬也没留下。

    中年男子离开后,公良身上的压力就没了。只是他依然不停的吸收灵石,运转古炼气法吸收灵气。

    这些灵气经过空间转化,源源不断的进入洞天之中,但却没能留驻,反而漂没,连洞天里面的凝结真气,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蝼蚁。”

    虚空中的存在看了一下远处,收回目光。

    他的话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无波无澜,不带任何感情。

    往下望了公良一眼,道:“以后未到蜕凡境,不得请吾降临。”

    ?然后,虚空中的存在就消失在这片天地中。那片被撕开的虚空也慢慢恢复,好像从来不曾有人在此出现过。

    “这是被鄙视了吗?”公良听到荒神的话,苦笑道。

    眉心之中,那枚炸开的神念种子化成一小朵炽白火焰,往冰晶玉露盏飞去。原本站在盏上的焱火连忙让出位置,炽白火焰当仁不让的坐在中间,而焱火则恭立一旁。

    它那么大的身躯畏畏缩缩的呆在旁边,看起来实在好笑。

    荒神离去,带走了公良身上所有的真气和差不多全部的气血。

    地上一堆灵石灵气消失,化为灰烬,公良体内的气血损耗过度,无力的瘫倒在地上。

    警告解除,米谷和小鸡从远处飞来。

    看到公良的样子,米谷上前抱着粑粑的脖子焦急的叫道:“粑粑,粑粑,粑粑...”眼中一颗颗如珍珠般的晶莹泪水扑扑往下掉去。

    小鸡也在旁边“啾啾啾啾”的关心叫着。

    中年男子离开后,压力一去,公良绷紧的神经一下垮了下来,刚才被重力压下的后遗症呈现出来,全身皮肤血肉筋骨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般的酸痛。

    这股酸痛他还可以承受,却无法忍受米谷流下的泪水。

    这让他无比心疼。

    若是可以,他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也不愿意看到她哪怕落下一滴泪水。

    看到她哭,没来由公良也想哭了起来。

    前世今生,加起来都几十岁的人了,竟然还这么感性。

    全身的酸痛,让他不想说,不想动,不想想,但看到小家伙泪流满面的样子,只好强颜欢笑的说道:“好啦!爸爸没事,别哭了。爸爸肚子饿了,拿点果果给爸爸吃。”

    “嗯嗯,”

    听到粑粑的话,米谷连眼泪都没擦,就从小袋袋中取出一颗自己最喜欢吃的紫黑色青桑果果给粑粑。

    可又发现果果太大了,粑粑吃不了。

    她就乖巧的从青桑果果上掰下一颗颗小果果给粑粑吃。

    这青桑果是青桑部祖神枝桠所结出的果实,是空间中灵果中灵气最充沛的果物,也是小家伙它们最喜欢吃的灵果之一。

    公良吃了一些,恢复一点灵气,就盘腿了坐起来。

    小鸡和小家伙依然关心的呆在旁边看着,公良怕它们没事做太无聊,就吩咐道:“小鸡你到上面去,要是发现有人过来就通知我。”

    小鸡听到他的话,立即振翅而起,飞向高空。

    “米谷,粑粑要休息一会儿,你要守在粑粑身边,不要让任何东西靠近粑粑,知道吗?”公良又向米谷说道。

    “嗯嗯,粑粑,偶一定不会让任何东西靠近粑粑。”米谷用力的点头保证道。

    云姬并没有被杜子春和中年男子带走,她一介凡人,看到修真者大战,吓得手脚无力瘫倒在地。

    公良往她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让米谷过去把它毒晕,等会儿醒来再处理她和龙伯国人的事。

    对了,还有魁龙。

    公良看了被五花大绑委屈的趴在地上的魁龙一眼,现在他全身都没有力气,也没办法帮他解开身绳子,等力气恢复再说。

    处理完事情,他就运转古炼气法,修炼起来。

    这次为了请大荒祖神降临,身上所有灵石和真气,以及体内的气血都差点消耗殆尽,可谓是一朝回到解放前,他原本以为自己是有钱人来着,现在一下成了穷光蛋。

    看来以后请祖神要注意了。

    不过好在有祖神,要不然这次真的要完蛋了。

    终究还是自己的实力不够,要是自己实力够强,那需要受这种侮辱,一巴掌就能将那中年男子拍死。

    公良一边转运功法,一边想着此次得失,然后就专心修炼起来。

    山林之中,无数灵气纷纷涌来,汇聚在他身边,渐渐越聚越多,形成一片白雾把他笼罩起来。

    米谷听了粑粑的话,乖巧的守护在他身边。一会儿飞到他头上,一会儿飞到他左边,一会儿飞到他右边,瞪着大眼,不让任何东西吵到粑粑。忽然,她看到一只大头黑蚁鬼鬼祟祟的爬过来,立即取出小长矛飞掷过去。

    “噗”

    小长矛一下插在大头黑蚁脑袋上。

    小家伙飞过去,举起小长矛,对挂在上面的大头黑蚁说道:“哼,偶粑粑在这里休息,你也敢过来?”

    忽然,她发现粑粑身边的林子里好像有好多虫虫。

    为避免那些虫虫吵到粑粑,她灵机一动,在粑粑身边吐上一层毒雾,那些虫虫一靠近,立即被毒雾毒死。

    小家伙好骄傲的叉腰想道:“偶好聪明的,粑粑醒来肯定会夸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