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其实他也不是很帅
    吃完东西的神虫继续趴在灯笼中,发出荧荧光亮。

    刚刚看了一下,公良发现它吃的也是青泥,只是颜色有点差异,显然要比他吃的好得多。

    这神虫在大荒和东土的典籍之中都没有记载,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公良也没了去抓的心思,要不然有一条虫子当灯照明也挺有趣。

    阿罕把灯笼盖上。

    公良也从神虫身上收回目光,转而看着阿罕和阿奴儿,心中有个疑问不吐不快,不由对阿奴儿娘亲说道:“夫人,小子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有甚不好问的,讲。”阿奴儿娘亲大方的说道。

    “听说贵国不产男子,纯女无男,怎的...”

    公良往阿罕望去,意思是她家怎么会有男孩呢?

    阿奴儿娘亲听后,说道:“若是进入神池,自然是产女,但阿罕并不是我进神池向月母祈告所得,而是与一名修行者所生。只是生下阿罕后,那膨肚短命的夭寿肮脏货,竟然离我们母子而去,去追求什么更高境界,再也没有回来。后来我见他孤身一人太过寂寞,这才去神池向月母求了一女,生下阿奴儿。

    十一郎,你要是喜欢我家阿奴儿,我就把她给你,但你不能像那膨肚短命的夭寿肮脏货一样,抛弃阿奴儿离去,那我可不依。”

    阿奴儿听到娘亲的话,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公良,一点也没有方才娘亲调戏公良时的娇羞模样。

    公良哪曾感受过如此**裸的炙热眼神,一时竟然被看得坐立不安。

    不过,他并没有回头去看,假作不知道。

    “夫人说笑了,小子年岁尚浅,还不到娶妻的时候。”

    “什么年岁尚浅?”

    阿奴儿娘亲拍着桌子说道:“不要以为我月母女国处在深山之中,与世隔绝,就不知世事。我可知道,你们荒人早早就成亲了。不说你们荒人,我东土人家十四岁娶妻的也是很多。离我家不远的塔拉尔十三岁就已经成亲了,如今都有两个孩子了。你是不是看不上我们家阿奴儿?”

    这话就严重了。

    公良连忙说道:“没有,没有。夫人有所不知,我自大荒而来,乃是到东土游历,此行是往大夏而去。到了大夏,说不定还会进入宗门修行。这修行无岁月,一晃十年、百年、千年,我怎能让阿奴儿在这里苦等?”

    阿奴儿娘亲想想,感觉也是,但迅即想出了个法子。

    “那你可以先和阿奴儿生下孩子,以后若有时间就回来,没时间就算了。你看我那没良心的跑了,我一个人还不是过得好好的。”

    公良听到阿奴儿娘亲的话,简直无语了。

    难道自己拒绝的话说得太委婉,不够明显,听不懂吗?

    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多人想把女儿嫁给他,女雀部的人如此,她也是如此。他虽然自忖长得可以,但也没到那种帅得惊天动地,让人掷果盈车的地步,顶多也就是长得有性格,魁梧粗壮,雄浑有力罢了。

    见阿奴儿娘亲还是打定主意要把女儿嫁给他,没奈何,公良只好说道:“夫人有所不知,像我等这般人,一入修行之门,便不能随心所欲,肆意妄为。尤其是成亲,一旦泄了纯阳元气,若再想有所进境,就极其艰难。有时到了白发苍苍,也不见得能突破如今境界,所以只能抱歉了。”

    公良一脸懊悔,痛心疾首,好像没娶阿奴儿是千古罪人一样。

    此时,他感觉自己的演技简直是炸了,若在前世,怎么也能得一个影帝。

    阿奴儿娘亲听到他的话,怒喝道:“你们这些人,修行都修傻了,不能成亲修那玩意儿有什么用,还不如回家种田。”

    公良被阿奴儿娘亲训斥哑口无言。

    她说的没错,有的人确实是修行修傻了,只是为了修行而修行,殊不知修行是为了享受生活。若只是为了晋升境界,那样的修行其实没什么必要。

    阿奴儿娘亲似乎对公良不能娶她女儿十分不满意,看了他一眼,就要开口说话。

    公良连忙向旁边的阿罕问道:“阿罕兄弟,你这边有没有清静一点的地方?”

    “有。”

    “那带我过去,趁着时间还早,我把拳法教你。”公良赶紧起身随他离去。

    这下阿奴儿娘亲即使有满腹牢骚,也没处说了。

    阿奴儿家的房子很大,正屋后面还有一片花园,很是清静。公良就在这里将散打基本拳法教他,这也不是很难的东西,不过几个动作而已,阿罕很快就掌握。

    “出拳时候要记住呼吸节奏,出拳呼收拳吸。记住这点,才能把呼吸法门和拳法融为一体,对敌时才能随心所欲。”

    公良在旁边看阿罕打拳,他在旁边纠正。

    圆滚滚看阿罕打得有模有样,也人立起来“嗷嗷”叫着打了起来,看起来架势十足,可惜没个卵用,遇到厉害的还是照样尿遁。

    不过,它这一秀,倒是引起了阿奴儿是兴趣,在边上给它鼓掌加油。

    等它打完拳后,还去屋里拿出阿哥辛辛苦苦摘来的果子给它吃,并且拿出自己的梳子给它梳散乱的毛发,喜爱得不得了。

    圆滚滚倒是很享受的趴在地上让她梳毛,但对果子就无爱了,因为味道不怎么样。

    但它没说出来,只是吃着。即便说了,也不见得阿奴儿能够听懂。

    散打拳法,勾拳、摆拳、直拳、弹拳、鞭拳几种,十分容易掌握。

    公良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见阿罕已经将拳法练得有模有样,就说道:“差不多就这样,剩下的你自己再练习一下,明日我再过来教你组合拳。”

    这世间人情债最难还,若非因为他母亲热情的请他吃饭,他也不用教他拳法。

    不过这拳法属于大路货,教他也无所谓。

    “谢谢。”阿罕感激的说道。

    “不用,也不是什么难得的东西。”公良浑不介意的说道。

    但他不介意,别人却不这么想。

    他之所以不介意,是因为这是他以前从书里学来,在前世属于大路货。但在此地,这种拳法见所未见,如此粗暴、有力、霸道、直接,只是为了进攻而进攻,纯粹为了打倒敌人,有别于其它绵柔拳法的武技,让人耳目一新。

    况且,这拳法在前世也是无数人智慧的结晶,只不过被公布出来,变得普遍,而让人忽视了创造这门拳法的艰辛。

    阿罕用衣袖擦了擦脸,对公良说道:“明日我要去采青泥,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公良意动道:“可以吗?”

    他确实是想去看看这龙食青泥是从何而来。

    阿罕笑道:“自然可以。以前也有很多外来人去挖,但知道青泥离开国境会化石后,就再也没人过去。毕竟自己吃也吃不了多少,还不如拿钱去买。”

    “那好,我明日和你一起去。什么时候走,我提前过来。”

    “不用太早,太阳升起之前到这里就是。”

    “那今天就到这里,我先走了,记得多练习一下,但也不要练得太久,免得伤了筋骨,明天无法做事。”

    “我知道。”阿罕点了点头。

    公良就带着圆滚滚离去,阿罕依旧在花园之中苦练。像他们这种人,或者终其一生都不会有什么奇遇,但当机会来临,他们就会像被水淹时抓到的稻草,紧紧抓住,死也不会松开。

    圆滚滚的毛被阿奴儿梳得柔顺无比,非常蓬松。走在路上,被风一吹,如波浪起伏,十分好看。

    于是,它就在公良面前走了一圈,臭屁的问道:“公良,你看我的毛漂不漂亮?”

    公良翻了个白眼,道:“还不是黑白毛,有什么漂亮的。”

    圆滚滚没得到他的夸奖,不满的“哼”了一声,屁颠屁颠的往前跑去。

    跑的时候,它身子特地一颤一颤,毛跟着上下起伏,确实是很好看。但公良没有夸它的习惯,这家伙就要时不时打击一下,要不然都要爬上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