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耳山
    离开空间,回到外面。

    米谷看到粉红小狐狸,立即飞了过去,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

    圆滚滚护雏般的把粉红小狐狸拨到身后,嗷嗷叫道:“米谷,你不要欺负小香香,它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自己一个人在树林里生活,好可怜的。”

    “偶不欺负它,偶从不欺负人。”米谷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就老是欺负我,吐我口水。”圆滚滚嗷嗷叫道。

    “你再乱说,偶就吐你水水。”米谷威胁道。

    圆滚滚想起被她吐口水无法动弹的可怖情景,顿时不敢再嚷嚷了。

    粉红小狐狸从它身后探出身来,好奇的看着米谷。

    米谷咻的飞过去,来到它面前,左右看了看,问道:“你为什么叫小香香呀?”

    “因为它放的屁是香的。”圆滚滚在旁边替它回答道。

    粉红小狐狸听了,嗷嗷嗷的叫了起来,显然不满意好朋友圆滚滚的答案。

    公良在旁边只能听到它嗷嗷嗷的叫声,都不懂什么意思,这种感觉十分痛苦。所以,他就想着等和小东西熟悉后,就给它画上通灵焱纹,免得像鸭子听雷一般,有听没有懂。就是不知道这小东西会不会走掉。

    “你家在哪里?”米谷又问道。

    “嗷嗷嗷...”粉红小狐狸叫道。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圆滚滚插话道:“上次它被一条毒蛇缠住差点吃掉,是公良救了它,要不然它早就死了。是我把它带回来的,现在我们俩是好朋友。”

    公良只觉一阵黑鸦“呜哇呜哇”的从头上飞过。

    这家伙无时不刻不在声明它们是好朋友,都不知道几个意思。好像只是它有朋友,别人就没朋友似的。

    “你有粑粑吗?”米谷又问道。

    “小香香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好可怜的。我都有妈妈,不过我妈妈不要我,把我赶出来了。”圆滚滚嗷嗷叫道。

    公良无语,都不知道这事有什么好炫耀,每次都听这货拿出来说。

    “偶也没有妈妈,偶只有粑粑,粑粑对偶最好了。小鸡也没有爸爸妈妈,多吉也没有爸爸妈妈,它们都和偶是好朋友。以后要是有谁欺负你,你就跟偶说,偶帮你打它。偶最厉害了,粑粑都这么说。”米谷扇着翅膀得意的说道。

    “嗷嗷嗷...”

    粉红小狐狸听到她的话,轻声的叫着,然后从圆滚滚后面跳出来,跑到米谷身边轻轻蹭了蹭。

    米谷一把将它抱起来,举在空中,“咯咯咯咯”的开心笑了起来。

    粉红小狐狸也不怕她,不断的嗷嗷嗷,似乎很开心。

    玩了一会儿,米谷对粉红小狐狸说道:“那些臭虫虫敢吃你,偶们就吃它们。”

    米谷把粉红小狐狸放下来,转头四处看了一下,咻的飞到旁边树林里。不过片刻,就见她抓了两条手腕处的三角毒蛇出来。这些毒蛇在她手上,软蔫蔫的,好像死了一般。

    米谷抓着三角毒蛇来到公良身边,说道:“粑粑,偶们晚上吃臭虫虫,给小香香报仇。”

    “好。”公良无所谓的说道。

    米谷听得开心的笑了起来,她就知道粑粑会答应,粑粑对她最好了。

    一路前行,皆是莽莽群山,多是无人区域,所以公良有时候会把龙伯国人放出来打猎,猎到的兽肉把空间的仓库堆得满满的,即使是一年不打猎,都不虞无肉可食。

    名叫小香香的粉红小狐狸算是在公良他们中间扎下根来,赶也赶不走。

    想来也是,跟着他们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还不怕有危险,比孤身一兽在丛林中混好多了,即使是傻子也知道怎么选择。

    等和小东西混熟后,公良就在它眉心刻下焱部独有的通灵焱纹,总算能知道这东西在说什么了,免得老是听它嗷嗷嗷的叫,却不知道在说什么。

    大夏在东面,也就是太阳升起的地方。

    公良取直线前行,从月母女国出来,途中又经过厌火国、牛黎国、玄丘国。

    其中牛黎国和玄丘国和一般国度无二,只有厌火国最是怪异。

    此国人不喜焰火之物,所以国中不生火,只吃生食。公良本来还想在这个国家休息几天,体会一下当地的民俗风情,但看到国中破落的样子,和如同吸了鸦片一般的厌火国人,就赶紧离开。

    一路行来,他算是看明白了。

    那些浮空飞槎停落的地方,必是东土繁华之地,有独特物产的所在,其它地方根本不会停留。

    路途之中,他们也不只是经过诸国,还有一些非常原始的莽野部落。

    有些部落不知道是还未开化或怎的,看到他们一行人兽竟然眼冒精光,口水直流,想要吃他们。

    遇到这种部落,公良一向是大开杀戒,将其部落夷平,其余人等放入小黑水池中分解,成了扩展空间的养分。

    一路上,他们或而乘坐金翅大鹏雕小鸡飞行,或而坐在多吉背上前行,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只知日起日落,都忘记了是何年何月。

    这一日,公良骑着多吉钻出茂密丛林,眼前忽然出现一座高山。

    其山险峻挺拔,巍峨耸立,气势磅礴,宛如一朵巨耳匍匐在地。

    他连忙从空间取出一副地图对照起来,没错,前面就是天耳山。过了此处,再往前不远就是大夏境内。一路千辛万苦,跋山涉水,大夏,终于还是到了。

    只是奇怪。

    他根据太阳升起的方向直线前行,到的应该是大夏南方的东山郡。怎么跑到西南的天耳山了?难道是走错方向?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想不清楚就干脆不去想。

    公良把地图收起来,继续坐着黑猛犸多吉往前走去。

    所谓“望山跑死马”,虽然天耳山看起来是在前面,但走起来却是非常远。

    米谷却不管有多远,只是舒服的躺在粑粑身上塌实的睡觉觉。而圆滚滚就不用说了,一路走来,这憨货除了吃就是睡,都没见过它做过什么事。以至于连粉红小狐狸都被它带坏了,整天就知道吃睡。以前初来的时候,这小东西还瘦的要命,现在都不知道胖了凡几,而且还长大了一点点。

    丛林前面,是一片开阔的山中平原。

    平原上有一条发源自天耳山的宽大溪流,两旁长满了巨高的芦苇,但没有任何高大的树木。

    公良骑着多吉往芦苇丛钻去,多吉高大壮实的身子将密密麻麻的超高芦苇一分为二,往身边落去,一点也没碰到公良它们的身子。

    芦苇丛中有的有水,但不多,堪堪到多吉的膝盖。

    好在有水的地方只是少数,片刻后多吉就踏上干硬的地面,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