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废墟
    走过山岭之后,丛林中就不再是一片原始风味,多了一些人类的气息。

    再往前一阵,林中出现一条小路,顺着小路行走片刻,眼前豁然开朗,前方一片不大的平原上一口水色青碧的湖泊,映照万古长空。

    天鼓镇就在这片平原上。

    在茂密丛林中行走这么久,终于看到有人烟的地方,公良莫名的兴奋起来,连忙让多吉加快速度往前走去。

    米谷和圆滚滚、小香香等小家伙似乎也看厌了丛林的风景,都伸长脖子往前望去,一脸期盼。

    只是这些家伙估计不是因为到了有人的地方,而是想吃镇中的美食。因为公良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带它们去吃当地的美食,并且大包小包的买回来。这已经成了他们的惯例。

    走了一阵,逐渐看到一个小镇虚影。

    忽然,公良看到前面一群身着白色劲装的汉子分散四周,手持大刀埋头寻找着什么东西。

    渐渐走近,一名汉子手持长刀指着公良喝道:“哎,你小...唔...”

    汉子刚要说话,旁边一名高大的汉子连忙捂住他的嘴拖到一边,对公良点头哈腰的说道:“抱歉抱歉,这小子得了失心疯,说话有点语无伦次,打扰了。”

    公良瞄了两人一眼,也不说话,继续让多吉往前走去。

    等多吉走开,高大的汉子才放开手。

    “哥,你拉我干什么?香主说了,要仔细盘问每一个人,看看他们有没有带东西。”汉子不服气的说道。

    高大汉子狠狠的往汉子后脑勺拍了一巴掌,怒喝道:“你这不长眼的东西,盘问也得看对象,也不看看那是什么人。那是荒人,一巴掌就能把你拍扁。你要是想死就说,不用别人动手,我来,死在自家人手里总比被别人杀了强。”

    汉子傲气的说道:“荒人?荒人又怎样,教主他老人家会怕吗?”

    “教主是不怕,但我怕。”

    高大汉子说道:“你想想,我们为什么会加入黑莲圣教,还不是为了挣点银子回去找个婆娘盖房子奉养双亲,要是人死了要那么多银子有什么用。别以为加入圣教就牛气哄哄,我们啊,就是那出头鸟,炮灰,指不定什么时候被人推出去送死都不知道,所以给我长点心,能与人为善就不要和人交恶。看看那荒人,没什么事你那么嚣张拿刀指着人家干什么,嫌命太长是不是?不用他出手,就他骑着的那头长毛象就能一腿把你踩成肉渣。”

    汉子听到他哥的话,气势为之一挫。又好奇的问道:“哥,这长毛象是哪来的,怎么我从来没见过?”

    高大汉子没好气的瞪道:“这世间你没见过的东西多着呢?还杵在这里干什么,到那边去找找,不要让人看到我们兄弟在这里偷懒,到时候又不知道要把我们发配到哪个鸟地方去做事。”

    “哦。”

    汉子听到他哥的话,灰溜溜的往边上走去。

    长毛象虽然也是猛犸,但真猛犸从来未曾承认它们为猛犸一族,只认为它们是长着长毛的象而已,是最低劣卑微的血脉。

    即使多吉已经被赶出真猛犸族群当中,但也有自己的骄傲。

    此时被两人说成是长毛象,不由转头看了他们一眼。伟大如它,自然不屑于和两只蝼蚁计较,可也没想放过他们,打算给他们一个教训。

    当下,它就翘起尾巴,放了一个无声臭屁,往两个汉子飘去。

    “哥,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汉子鼻子微动道。

    高大汉子听到弟弟的话,闻了闻,道:“有股青草味。”

    “不是屎味吗?”汉子愕然。

    高大汉子再次闻了闻,猛然“呃”的一声,吐出一口黄水。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臭,快离开这里。”

    “哦”

    但很无奈,这股臭味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管他们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以至于其它教众都不敢和他们呆在一起,怕被两人身上的臭味传染。这臭味整整折磨了他们一天才散去,害得他们连前几天吃下的饭菜都吐了出来,最后瘫软在地,如同烂泥一般,起也起不来。

    离开两人不久,公良就来到天鼓镇,只是到达地方一看,不觉傻了。

    放眼望去,镇中尽是一堆堆瓦砾组成的废墟,乱七八糟的不成模样。

    走在镇中,看着纵横交错的街道巷弄,依稀可以看出以前的繁华,可惜已然消失不见。

    有些人匆匆的从远处跑回来,看着废墟,失声痛哭起来;有的回到他们记忆中的所在,不停的在瓦砾堆中刨着,期盼还能找到点有用的东西。

    公良想起刚才惊天动地的动静,难道是有人在这边施法打斗。

    估计也是这样,要不然无法解释天鼓镇为什么会变化成一片废墟。

    只是人力竟然能将一个地方破坏成这般模样,真是不可思议。

    他本来想在天鼓镇吃点东西,休息几天,顺便欣赏一下本地美景再走。现在看来是不行了,他也不想呆在这里听那些失去亲人的人哀嚎的哭声,只好让多吉继续往前走去。

    天鼓镇过去就是大夏鼎鼎有名的云中郡。

    但要去云中郡,却必须走过一条狭窄的飞鸟道。

    飞鸟道顾名思义,就是飞鸟可过,人难渡,十分凶险。

    也是如此,才造成了天鼓镇异样的繁华。

    因为处于边地,又有凶险的飞鸟道阻隔,所以天鼓镇中一向没有官府机构,不用交税。正是这般,让天鼓镇成了最佳的避难场所,宛如世外桃源般的所在,可惜现在全毁了。

    多吉一步一个脚印的穿过小镇,走出平原,来到边上山岭,往飞鸟道走去。

    飞鸟道确实十分陡峭难行,路只有半米来宽,下面是云雾笼罩的深渊,上面是斜直的陡峭山壁。

    到了这里,黑猛犸多吉已经不能再走,公良就把它收进空间里面。

    圆滚滚往飞鸟道下的万丈深渊望了一眼,吓得紧紧的抱住公良,生怕掉下去,死熊猫了。

    公良本来还想走过去,但看到这个情况,没奈何,只好抱着圆滚滚飞了过去。

    到达对面的飞鸟道口,他就把圆滚滚放下,顺便把黑猛犸多吉放了出来。

    天色已晚,他就在飞鸟道口边上的山中找了个地方歇脚,并让天上的小鸡去抓只肥大的猛兽来吃,而黑猛犸多吉,则让它自己去猎食了。没法子,就它那块头,公良炒饭煮饭给它吃得累死,所以最佳的选择是让它自己去觅食。

    夜暮降临,林中一堆篝火熊熊。

    公良用水晶灵盐腌制的兽排骨和香蕈、野菜炖了一锅汤,还煮了五色稻米饭,另外把小鸡抓回来的猛兽烤了。

    它抓回来的是一头牛身马尾的精精,肉质鲜嫩,可惜块头太大,一顿根本吃不完,所以公良只切了一半来烤。

    在熊熊火焰的炙烤下,精精肉上很快就飘出一股香味,既有肉香,还带着一股青草的味道,十分好闻。

    “咕噜”

    米谷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感觉小肚肚好饿。可是肉肉还没熟,她只好取出小葫芦,喝了一口掺杂了毒液的灵果汁解解馋。

    圆滚滚看了,也拿出一个小葫芦喝了起来,小鸡也有。

    公良在神庙得了一株长着三个葫芦的葫芦藤,上次他炼制了一个用来收取酒泉,剩下两个后来有空也炼制了下,分别给圆滚滚和小鸡装水或者果汁,省得它们老是来烦自己。

    米谷的葫芦乃是从灵明山神手中得来的小灵葫芦,里面空间宽广,可以装很多东西,而不用担心掺杂在一起。

    公良自己炼制的东西就不行了,只能装一样东西,不过里面空间倒是蛮大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