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云中秘藏
    米谷又喝了一口灵果汁,感觉不解饿,就拿出一颗灵果吃了起来。

    小香香看了,蹦蹦跳跳的跑到米谷身边嗷嗷嗷的叫道:“谷谷,偶也要吃果果。”

    米谷豪爽的从小袋袋中拿出一颗大大的天香灵果给它吃,她可不像滚滚那么小气,每次都拿最小的给它。

    小香香拿到果果,就坐在米谷身边“沙沙沙”的吃着。

    圆滚滚也不管它,眼睛一直盯着篝火上的烤肉,口水已经流了一地。

    “嗤...”

    一滴滴兽油不断的滴在柴火上,发出嗤嗤声响,肉香越来越浓。公良见兽肉差不多熟了,就拿出调料均匀的撒在上面,一股股香味更是不可抑止的飘散出来。

    米谷看到肉肉熟了,三口两口的把手中灵果吃完,然后从小袋袋中取出一条围兜围在胸前,准备吃饭。

    这是粑粑专门给她做的,可以不让肉油汤汁滴在身上,还可以擦手手,粑粑对她最好了,她最喜欢粑粑了。

    圆滚滚看到米谷的围兜,也拿出一条围在胸前。

    本来它是没有的,不过在它强有力的抗议,威胁要咬死公良的情况下,公良只好给它做了一个。用公良的话说,这小屁熊猫就是见不得别人有东西而它没有,什么都要和人别个苗头。

    小香香就没有围兜,谁让它是新来的,还那么小。

    况且圆滚滚只争取了自己的福利,却没有管它,看来小香香这个好朋友的份量在它心里也不是那么重要。

    兽肉烤好,公良就切下来一一分给米谷、圆滚滚和小香香,又给它们盛了汤和饭,就不再管它们,自己从架上切下一大块肉咬了起来。

    小鸡厌倦烤肉,喜欢上了新鲜血食,已经不跟公良它们一起吃饭了,现在正站在旁边一个高大的树上打盹休息。

    黑猛犸多吉出去觅食还未回来,不过公良给它留了一份尝香。

    精精是一种食草类动物,肉中蕴含着青草的芳香和灵草的药香,吃起来肉质香嫩,十分美味。

    公良吃东西飞速,没一会儿就吃完一大块肉,然后又切下一大块,片成一片片薄片,配着兽骨菌汤吃起五色稻米饭来。

    “咔嚓”

    “嗯...”

    前面林中忽然传来动静,公良放下碗筷往前望去。

    米谷警觉的看了一下,悄悄的对粑粑说道:“粑粑,林林里面有五个人。”

    公良点头表示明白,让小家伙继续吃饭,自己则取出通天神锤放在右手边,以防意外发生。

    等了一会儿,也没见林中人出来,他就继续埋头吃饭,但心神却无时不刻的注意着四周情况,一有动静,就会马上出手。

    休息的小鸡猛然睁开眼来,盯着不断往公良靠近的人影,身子往前微俯。若有个不对,它就会立即飞下去,给那几人一个狠狠的教训。

    林中人影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几人已被发现,依然往公良所在的方向走去。

    过了片刻,当快到火光照射的范围时,几人停了下来。

    当先一人走出林子,来到公良面前,恭敬的施礼道:“散人毋梁,冒昧来访,还请勿怪。”

    来人四十左右,一身道衣,风姿不俗,看起来并非宵小之辈。

    不过公良不敢大意,仍然小心戒备,还暗暗吩咐米谷,这人要是有什么动作,就立即吐他口水。此时,后面传来一阵些微声响,是多吉回来了,有米谷、多吉、小鸡和自己在,即使有千军万马也不足为惧,何况是几只跳蚤。

    公良打量了来人一下,问道:“阁下来此,有何贵干?”

    毋梁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不知如何称呼?”

    公良正襟危坐的说道:“大荒人称‘金甲战神’,正是不才在下公良。”

    毋梁听到他的话,脸皮微微抽搐,但迅即恢复正常,“不知小友欲往何处去?”

    “自然是你们大夏国都龙城。”

    “那此行应该经过云中郡吧!”

    公良不知道眼前这人东拉西扯的做什么,但还是耐心的应道:“自然。”

    “小友可曾听过云中君?”毋梁再问道。

    公良神色微动,道:“可是那创立云中国的云中君?”

    “正是。”毋梁听公良知道这名字,不觉松了口气。既然知道,那就不用他多费唇舌去解释了。

    云中郡,在久远以前名为云中国,乃是一名修行者所创山国。其人修为不俗,有他在,无人敢犯云中国分毫。可惜云中君最终还是难逃岁月轮回故去,其后代子孙贪图享乐,不知上进,最终被强秦所灭,改名为云中郡。

    据说云中君治理云中国时,国内风调雨顺,五谷丰登,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内外无忧。

    以至于到如今,云中郡人还念念不忘云中君的恩德,有人特地作了一首赋纪念: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

    龙驾兮帝服,聊翱游兮周章。

    灵皇皇兮既降,猋远举兮云中。

    览冀州兮有余,横四海兮焉穷。

    思夫君兮太息,极劳心兮忡忡。”

    说了一会儿话,公良见毋梁并无恶意,就请他坐下,给他倒了一碗酒。

    毋梁端起酒喝了一口,只觉酒味与自己以往所喝过的截然不同,心中微动,眼前一亮,道:“这莫非是和神国的泉酒。”

    “不错,没想到阁下倒是见识不凡。”

    “哪里哪里,不过是多走了一些路,多见识了一点事情而已。”毋梁谦虚道。

    “正所谓‘行千里路,胜读万卷书’,有时路上所见所闻,远远要比从书中得到的东西还多。”

    “确实如此。”毋梁认同的点了点头。

    公良见毋梁东拉西扯,老是不说来意,就直接问道:“不知阁下来此所为何事?”

    毋梁喝了一口酒,把碗放下,才不急不慢的说道:“既然小友知道云中君,那我就不再细说。云中君故去后,给后人留下一份秘藏,只要后人循图找到秘藏洞府,在其中辛苦修炼几十年,就能获得一身惊人修为,庇佑云中国世世代代。可惜那些后人贪图享乐,吃不得苦,虽然找到秘藏,但无人愿意在那毫无人烟,孤苦寂寞冷的地方修行。

    也是如此,等强秦攻来,才无人能够抵挡,使得云中国被灭,那秘藏图也在战乱中消失无踪。

    某在因缘巧合下得到这副秘藏图,并找到了地方,可惜秘藏洞府大门紧闭,无论什么方法也打不开。

    不得已,某只好出来找人合作。

    恰好在镇上看到小友,以小友的坐骑和你们荒人的力气,再加上某和友人,应该就能够打开秘藏大门,得到里面宝物。

    不知小友可愿助我等一臂之力。”

    公良两眼微凝,没想到被人跟踪,自己却毫无所觉,看来还是经验太少,大意了。以后一定要小心,要不然什么时候被人杀了都不知道。

    公良想着心事,没有说话,林中一片静寂,只有篝火被风吹动的呼呼声响。

    片刻后,公良才想起毋梁的话来,不由问道:“若是打开秘藏大门,那里面的东西怎么算?”

    “怎么说?”毋梁脸色微变。

    “阁下不会是想让我免费为你等办事吧?”公良好整以暇的笑道。

    “怎么可能?”毋梁矢口否认道。

    其实他就是这么想的。东土人都知道荒人武勇、巨力、实诚,说起来就是人傻有力气。若是有事请他们帮忙,只要不是什么大事,搬搬东西之类,一向很爽快,根本不用付出什么。因为在东土人眼中的力气活,对荒人来说简直是毛毛雨,不值一提。

    只是他没想到,公良竟然会提酬劳,看来想找个免费劳力是不可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