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黑水立功
    公良望着青铜巨门久久,实在是无法相信凭他们几人的力量,竟然不能给巨门造成伤害的事实。走上去检查了一下,事实如此,徒叹奈何!

    毋梁等人也上前察看了下,发现门上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到此时,若他们还不知道这巨门有古怪,就是傻子了。

    一时,众人皱起眉来。

    原本以为可以凭借蛮力将巨门破开,如今看来,是不行了。

    秘藏在前,却无门而入,实在是让人蛋疼、无奈、揪心。

    这就好像在七夕这个传统的美好日子里,特地在家里为女友准备了一桌丰盛的烛光晚餐,吃过后,在酒意微醺之下,你鼓起勇气表白,想要为所欲为之时,却听她说姨妈来了。

    这种感觉是不是有一种撕心裂肺,想要撞墙跳河的冲动。

    可你又不得不强颜欢笑的安慰女友说,没事。

    但其实心里已经在滴血了。

    公良看了一下门,又低头往下望去。

    此时,他才发现地面都是坚硬的钟乳石。

    思考片刻,他就手持神犀宝骨往下砸去。破开一米坚硬地面后,青铜巨门竟然还深深的插在其中。他本来还想看能不能从下面挖出一条通道,如今看来,青铜巨门已经和山体浇铸在一起,这个想法根本不可行。

    公良皱了皱眉,转头往毋梁等人望去,道:“要不然我们再试一下,这次大家不要留力,都用力往中间轰去,看看能不能在上面轰出一个口子。”

    毋梁等人对视一眼,感觉这想法可行,就点了点头。

    公良见他们应下,就收起神犀宝骨,取出莫桑石斧,飞身而上,运转真气。

    一时间,无数真气往莫桑石斧冲去,随着真气越聚越多,暗沉的石斧荡漾起一道明明玉光。

    毋梁等人此次没有合作,而是各自拿着兵器,将真气输入其中。

    霎时间,一道道光芒四射,闪耀幽暗洞间。

    “出手。”

    公良大喝一声,突然再次往莫桑石斧中输入真气,石斧变得炽热无比,发出一道焰红耀光,就在此时,他手持石斧从下往上,划出一道玄奥的弧形轨迹,一股澎湃的艳丽斧芒随之从石斧中冲出,往青铜巨门射去。

    毋梁、忻越峰、席豫、公琰、夫蒙子等人手中的兵器也纷纷吐出一道璀璨光芒,射向青铜巨门中间的那个点。

    转眼间,六力交杂,轰在其中。

    “嘭隆”一声巨响,一片粉尘弥漫。

    洞中山下四方震动不已,宛如地牛翻身,连站都有点站不稳。洞顶落石缤纷,若非是坚硬的钟乳石质,估计洞都要塌了。

    过了片刻,粉尘散去,公良就见毋梁等人手中各自拿着一块灵石在恢复真气,看来这次他们真是出了力气。

    公良拿出一个酒囊喝了点灵酒,并吃了点妖兽肉。无须自己炼化,果子空间就会将妖兽肉和灵酒的灵气吸收转化成精纯的真气。毋梁等人看到他的样子,诧异不已。

    吃过东西,公良上前察看青铜巨门。

    这次他们终于在青铜巨门上留下了点痕迹,中间那点的位置微微往里凹了一点,但也就如此而已,想要对青铜巨门造成更大的伤害根本不可能。

    米谷坐在粑粑肩上,见这臭门门老是挡在前面,让粑粑进不去,生气的往上面吐了几口口水。

    她现在的口水很厉害的,一时间,竟然在青铜巨门上腐蚀出了一个个小小的窟窿。

    公良心中微动,既然小家伙的口水能在上面留下痕迹,那是不是可以让她在门上吐个洞出来。

    想了下,他迅即将这个想法打消。因为小家伙吐的口水太小,而且量也不是很多,要在青铜巨门上吐出一个让他们通过的洞口,都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

    忽然,他想到了果子空间小黑水池的黑水。

    那东西什么东西都可以分解,估计能在青铜巨门上腐蚀出一个容人通过的通道来。

    想了下,公良就对毋梁等人说道:“诸位,看来我们要用蛮力将这青铜巨门破开是不成了。”

    毋梁等人神色黯然,没想到筹划这么久,还是没能把门打开。

    “不过...”公良又说道。

    毋梁见公良似乎有办法,连忙问道:“不过什么?”

    “我在大荒的时候,意外得到了一种毒液,其巨毒无比,可腐蚀万物。或许能在门上腐蚀出一个洞口。只是这种东西得来不易,用在这里可惜了。”公良皱着眉头,犹豫是不是该拿出来。

    毋梁听到他的话,赶紧说道:“小友差矣,怎能说可惜呢?这云中秘藏中的诸多宝物,又岂是区区一种毒液可比?小友放心,只要能将洞门打开,找到云中秘藏,届时肯定会给你补偿。”

    “毋梁兄说的是。”席豫也点头说道。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应是。

    到了此时,众人毫无办法,只能寄希望公良手中的毒液打开青铜巨门,要不然他们就要打道回府。怎么说也要试看看,众人又怎么会说不行?

    公良要的就是这个,要不然岂不是白费力气了。

    见众人没有意见,就说道:“那你们退后一点,这毒邪性,一沾在身,立即化为虚无,连骨头渣都不剩。”

    毋梁等人听到他话,吓得立即往后退去。

    公良看他们离开,这才沟通空间,取出小黑色池中的黑水捧在手心,以意御动,让黑水排成一条直线冲向青铜巨门。果然如他所料,以黑水无物不蚀的禀性,立即在青铜巨门上穿出一丝小洞。

    看到这个方法可行,他就御使排成直线的黑水,如同激光一般,在青铜巨门上切割出一个两米高、一米宽的小门。

    如此御使黑水,十分消耗体力神识,等将小门开,他身子就忍不住一软,跌坐在地上。

    “小友,你没事吧?”毋梁看了,连忙过来问道。

    “消耗有点大,休息一下就好。”

    公良摆了摆手,喝了点灵酒,吃了点妖兽肉,又取出一块灵石放在手心,闭目调息起来。

    睚眦兽魂出现在旁边地面,以无形无影的样子守护在他身旁。

    魁龙也在公良的手腕上,盯着毋梁等人。若他们有什么动静,就会立即出现护持。

    米谷更是扇着小翅膀飞在粑粑头上,手持两柄金瓜小锤锤,凶凶的看着毋梁等人。黑猛犸多吉直接将整个身子挡在公良身前,眼望着毋梁几人。圆滚滚最是没用,趴在公良身边,迷糊的睡着。小香香悄悄的从它毛绒绒的黑白毛中探出头来看了一眼,迅即缩了回去。

    毋梁等人看到这些小东西护主的样子,倒是没说什么。反而往后退了一些,生怕这些家伙一不小心将他们当成心怀叵测的不轨之徒。

    看着它们,毋梁等人都又有点眼热,为什么自己就遇不到这么有灵性的灵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